北京私家侦探_唐仁的奠基仪式

南云省省会临海市开发区,一片空旷之地,一大群人围绕在这里,宽阔的公路边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车辆,还有几个警察在路上指挥着后来的车辆停靠。最显眼位置停放的几台车的牌照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当地政府排名在前面的领导用车。空地四周插满了旗帜,各种颜色的彩旗正随着微风飘扬,和上空高挂的十数个大气球交相辉映着,这是北京私家侦探_唐仁的奠基仪式。 
 
        在一阵阵的掌声中,来自北京的私家侦探,金鑫置业集团的董事长金有福陪同着临海市副市长李玉和、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陈珊站在一条长长的,几个年轻美貌、身材高挑的礼仪小姐牵着的扎着三朵大花的红绸面前,随着三人同步剪下,四周的锣鼓声以及鞭炮顿时响彻天空。 
 
        旁边的随员递给三人一人一把铲子,三人微笑着,对着面前选定标记好,也平整好的地上轻轻的铲了一铲,随后退开一旁,周围的各部门领导和金鑫集团的高层人员鼓着掌、陪笑着,前一天就停在周围的两辆卡特彼勒挖掘机“突、突、突”开了过来。 
 
        卡特彼勒的动臂高高扬起,斗杆向下轻柔的挖在几位领导落铲的地方,很精确,看得出挖掘机驾驶员的技术很是不错,应该是金鑫公司专程挑选过的。两台卡特彼勒的斗杆此起彼伏,短短10分钟,地面已经挖出一个3米长宽,2米左右深度的坑了,这就是金鑫电子元件厂的厂房基地的大门位置。 
 
        按照今天的日程安排,挖到这个程度,两台卡特彼勒就应该退出去,然后四周的礼炮开始鸣炮六响,奠基仪式也应该结束,大家转移到事先订好的酒店庆祝了。很意外,两台挖掘机没有向后退,两个驾驶员都从窗口探出头,神色很狰狞,面容扭曲,语无伦次的大喊着:“下面,下面,有人,有头。。。” 
 
        人群顿时哗然,一下围了上来。看着驾驶员惨白的脸,李玉和心里顿时一惊,抢上几步,一眼看去就忍不住“蹬、蹬、蹬”退了回来。金有福站在坑前,脸色瞬间铁青,陈珊只看了一眼,身子一软,晕了过去。这时,周围已经乱成一团,前面的都黑着脸,有些还呕吐着拼命的向后退,后面的没有看见的都用力的向前挤。 
 
        李玉和稳定住心神,指着身边的人大喝道:“全部向后退,不要挤过来了。你,你,还有你们,叫上那几个开发区派出所的维持好秩序,你,照顾好陈主任。小战,通知医院和公安局马上派人过来。”后面这句是对他自己的秘书吩咐的。战红旗赶紧摸出电话打了出去。 
 
        副市长的电话当然比老百姓的报警电话管用得多,不到10分钟,“呜呜”的警车和救护车就迅驰刚来。李玉和已经冷静下来了,安排了战红旗盯着随车的医生和护士把陈珊抬上车,看着救护车又拉响警笛飞驰而去之后,才转过身看向刚下车跑过来的几个警察。 
 
        “报告市长,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重案队队长毛强带队向您报道,请指示。”一个胖胖的警察敬着礼笔直的站在李玉和的面前,有些略微凸起的肚腩把警服绷得紧紧的。 
 
        李玉和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挥挥手:“有什么好报道的,就在坑里,你自己去看吧,随时向我汇报。” 
 
        金有福看李玉和说完话,连忙凑过去,“李市长,您看这里坐的地方都没有,要不还是去酒店休息休息,等着毛队长的汇报吧。” 
 
        李玉和心情很差,要不是金有福,自己今天怎么会碰上这样让人恶心的事情,不过金鑫集团这次的投资临海市排名前列的大项目啊,唉。他隐晦的厌恶的看了一眼金有福,再看看四周,人群在警察的引导了已经散开很多了,几个警察正在绕着大坑拉开一条警戒线。战红旗低声说道:“市长,车开过来。” 
 
        李玉和点点头,迈步走向自己的座驾,“老金,走吧,你也去吧。小战,你去告诉毛队长,我等着他的汇报。”金有福连忙跟了上去。 
 
        毛强带着几个人走到坑边。将近2米的大坑里有一个长条状的蓝色的油布包裹。油布包裹不吓人,问题在于挖掘机已经把包裹挖成一大一小两截,小的包裹已经散开了,一个重度腐烂的人头躺在那里,两只空洞的眼眶茫然的凝视天空,上下颌骨微微张开,一些不明物质挂在脸上、牙齿上。 
 
        “队长,这是一个女性。”旁边的瘦高个刘晓林说道。 
 
        “滚下去”毛强横了刘晓林一眼,率先跳了下去。 
 
        “嘿嘿,马屁拍在马腿上了吧,刘小马”,一身笔挺西装,曲线动人、英气飒爽的李丽调笑了一句,接着跳了下去。 
 
        刘晓林瘪瘪嘴,跳之前转身对拉警戒线的一个警察说了一句:“去找一个梯子来,不然毛队一会儿怎么上来。” 
 
        那警察笑了,让北京调查公司走开找梯子,还嘟囔着:“不愧叫刘小马啊,果然是马屁精。” 
 
        毛强掏了一副一次性手套戴上,捏着鼻子,蹲在人头面前,伸出一只手,先拨开尸体头上的一些黏液和不时在各窍钻进钻出的蛆虫,再拨动了一下那个巨大的人头上面的长发,“猪都知道是女性,不然会有这么长的头发吗!其他的暂时不要动了,李丽,法医来了没有,赶紧叫下来?” 
 
        李丽退到坑边,方才放下一直捂着嘴的手掌,探头大喊:“吴明,吴法医,吴法医。” 
 
        李丽声音未落,一个人头一下子出现在李丽的上方,李丽差点惊叫起来。却不是人头,是一个戴着厚重眼睛的中年男人,李丽拍拍胸口,嗔怒道,“吴明,你搞什么,哪有你这样吓人的?” 
 
        吴明憨笑一声,没有回答,拎着一口合金箱子直接顺着大坑边缘滑了下来。 
 
        “吴明,你来看看吧。”毛强直起身,招呼道。 
 
        “好的”,吴明走到人头旁边,戴好口罩、手套,打开箱子,拿出一个镊子,一把细刷。这时,刘晓林搬了一架梯子,杵到坑底架好,和另一个拿着一部数码相机的年轻警察一起走了下来。 
 
        “马向东,开始拍照吧”,吴明蹲下去,仔细的看着,手里有节奏的轻轻刷起来,嘴里自顾的报告着:“毛队,尸体高度腐烂,软组织已经开始液化。应该埋了很久了,从包裹形式来看,初步估计为他杀。”说着,吴明抓起人头上的头发稍微用力拉扯了一下,头发很轻松的就脱落下来。 
 
        “毛发开始脱落。” 
 
        移动了几步,吴明拿出一把剪刀,剪开大包裹部分:“包裹上捆绑的绳子是尼龙绳,包**事应该是油布,也就是商店屋外搭棚遮雨那种。具体要回实验室做对分析才能确认。” 
 
        随着包裹的打开,一股股刺鼻的味道的黑水从尸体上冒出来,迅速流淌在坑底。 
 
        吴明习惯了这种气味,很是从容的继续做着初步的检查,“尸体着上下装,具体目前无法辨别,腹部膨胀腐烂。”他直接伸手摸进尸体的腹腔到处按压了一下。李丽已经把头偏向了一侧,毛强和刘晓林倒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只有马向东,在到处不停的拍着。 
 
        “腹壁紧张,心肺已腐烂,盆骨巨大,初步判定为死者为女性。” 
 
        “未发现凶器,当然,因为的包裹方式,目测为他杀。毛队,死因现在目测无法判定,只能运回去做尸检。死亡时间暂时无法判定,按理说腐烂到这种巨大化的尸体,应该是死亡一年左右,但是由于包扎紧密,尸体与空气、土壤的接触不多,这会大幅度减缓尸体**程度。”吴明站起来,喊着自己的助手,“马向东,来,把尸体重新包裹起来,我们把她运回去。” 
 
        毛强点点头,“刘晓林,你协助吴法医把尸体运上去,然后安排开发区的同志们走访一下周围的情况,看看能不能了解到一些情况。我和李丽去向李市长汇报,然后其他的回去开会再说。对了,王磊呢?王磊那个混蛋来了没有?” 
 
        刘晓林爬上梯子,看了看,“毛队,他没有来。不过我们接到电话出来的时候我喊了王磊的啊,他那会儿在办公室睡觉吧。” 
 
        毛强请示了局长陆海涛,得到批准之后拨通了战红旗的电话,问到地点,上海私家侦探一边和李丽爬出坑,一边说道,“行了,不管王磊那个混蛋了,回去去收拾他。” 
 
        李玉和在新月酒店的套房冲了澡,金有福和战红旗陪着他喝了好几杯热茶,终于把看见人头的惶恐冲刷走了很多,再听战红旗汇报了陈珊无恙的消息之后心里算是落下了一块石头。 
 
        他看着站在面前的毛强和李丽,点点头,“你们辛苦了,坐吧。” 
 
        毛强的汇报很简短,李丽更是一声没吭。李玉和沉思了几分钟,严肃的说道,“毛队长,我已经给你们陆局长通过电话了,这个案子是你们北京私人侦探目前最重要的工作!今天这件事情,在场的有开发商、有报纸、电视台的记者,也有很多当地的老百姓,这件事情影响很巨大,性质很恶劣。你们想啊,如果金鑫集团换一个地方建厂,死者岂不是很有可能永远都没有办法沉冤昭雪吗?陆局长已经立下军令状了,限期一个星期破案。只有抓住凶手,我们才能够对全市的老百姓有一个交代,才能够对开发商有一个交代,才能够平息由于这个事件所造成的不良影响,维护社会的和谐稳定。。。”

支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