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私家侦探这次选准备建厂选的位置在开发区

        天空的太阳已经不知不觉就移到头顶了,刘晓林首先围着唐仁_上海私家侦探的空地快步走了一圈。 
 
        这一片以前是城郊,大部分是菜地和几个加工作坊。5年前市里成立开发区之后,搞了一个波澜壮阔的规划设计,把菜地全部回填了。 
 
        如果从天空俯视,现在的开发区被四通八达的四车道公路分割成大小不一的方块。上海私人侦探这次选准备建厂选的位置在开发区的中心了,紧邻着开发区管委会,可以说是管委会预留的最好的位置。刘晓林听说过金鑫集团的事情,也听人说金鑫集团在帝都的人脉网络很是不一般,这也是让市里为金鑫集团入驻临海提供了无数优惠政策的原因吧。 
 
        一大圈之后,刘晓林回到金鑫电子元件厂的大门口。驻足,想了想,看了看对面,走了过去。对面厂房修得很现代化,一样可以看出是彩钢结构,门口挂了一个牌子:临海科技。 
 
        临海科技的门卫是一个50多岁的老头,一身皱巴巴的保安服装在他身上很是让人感觉奇特。门卫老头的眼光却很是利索,看见刘晓林走过来直接就迎了上前,挤眉弄眼道,“警官,你是调查那边的强奸案的吧?” 
 
        刘晓林呆了一呆,原本微笑的脸色一下塌了下来,“谁说的强奸案啊?我们都还不知道你就知道了?和你有关吗?还是说你知道是谁干的?嗯?” 
 
        老头被刘晓林这通话吓住了,神色立刻紧张了,“冤枉啊冤枉,警官,你不要乱说啊。我老黄在这里几十年了,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老实人啊。我也是听刚才看热闹的人说的,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啊。” 
 
        “不知道,不知道就不要乱说话。你知道不知道你这个叫传播谣言啊?!传播谣言是要负法律责任的,知不知道啊,老黄?” 
 
        老黄苦着脸,还想辨别几句,刘晓林挥挥手打断了他,“老黄啊,去把你们门口的监控录像调出来我看看?还有啊,你们以前的监控录像保存在哪里?” 
 
        临海市一个普通的居民小区,一个身材纤细的短发美女正追打着前面的一个屁颠屁颠小跑着的胖子,“王磊,王老二,你给我站住,你要死了啊,敢说我笨,你给我站住。。。” 
 
        胖子很胖,虽然是小跑,每一步却都可以感觉到地面传来的轻微的震动。胖子不高,也就170厘米左右。。因为胖,所以眼睛显得不大,胖子头发很短,穿着一件夹克,一只手里拎着一大包东西,正跑的很欢快。 
 
        “死胖子,王磊,你再不站住今天我就不理睬你!”后面传来的咬牙切齿的最后通牒让胖子一下就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王磊愁眉苦脸的举起胳膊,看着越来越近的短发美女,“老婆,老婆,手下留情啊,你的手掐得很痛啊。” 
 
        林珑双手叉在腰上,得意的笑着,“咯咯,咯咯咯。你个死王磊,叫你跑。老娘不就算错帐了,居然敢说我笨。不教训教训你不知道老娘的厉害。手举高一点,听见没有啊?” 
 
        王磊眯着眼,大义凛然的举起胳膊,“老婆,你掐吧,我是久经考验的革命战士。” 
 
        林珑眼珠一转,抿嘴笑道,“怕痛了?不掐也行,你背我上楼,你自己选哦。” 
 
        王磊睁开眼睛,抬头看了6楼的自己的窗户,又看看自己的胳膊。袖子里深藏的昨晚被掐的痕迹还没有消散!一想着自家老婆那九阴白骨爪神功,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老老实实的转身蹲下,“老婆,我还是背吧。” 
 
        王磊气喘吁吁的爬上三楼,背上的林珑一路银铃般的笑声就没有停过。 
 
        “老公,你今天怎么这么早下班了?” 
 
        “嘿,我昨天在局里院子里撞坏了队里的车,毛队不是让我今天写1000字的检查吗?你知道我一写东西就瞌睡嘛。他们好像有一个什么案子,就出去了。刘小马叫了我一身,我装着没有听见,等他们走了就跑去买菜然后接你下班了。嘿嘿嘿嘿” 
 
        林珑很无语盯着自己老公的后脑勺,对王磊的孩子气有些感动,有些温馨。 
 
        “终于四楼了,老婆,我们下来歇口气,好不好?”王磊弯着腰,拉着楼梯扶手,大汗淋漓。 
 
        “胖子,接电话了,有美女找你”,这是林珑亲自给王磊的电话录音做的铃声。王磊大喜,撅起屁股轻轻的把林珑放下来,掏出裤兜里的手机,“老婆,我接个电话,是毛队的。” 
 
        刚划开接听键,电话里面毛强的声音咆哮着蜂拥而出,“王磊,你个混蛋,你跑到那里去了?赶紧给老子回上海调查公司办公室!重大案件!立即!马上!” 
 
        王磊还没有来得及“喂”上一声,对面的电话啪的就挂断了。他为难的看着林珑,林珑笑着接过他手里的东西,“去吧,老公,工作重要,我自己做点吃的就好了。要注意安全,知道吗!”说完,在胖子脸色“啵”的吻了一个。 
 
        临海市公安局办公大楼17层,刑侦大队重案队办公室。 
 
        办公室的桌子和茶几上的烟灰缸已经堵满了烟头,浓浓的烟雾几乎把这20平米的办公室铺满了,毛强黑着脸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刘晓林坐在毛强对面,两个人都在狠狠的吸着手里的香烟,好似那半截香烟就是大家想要寻找的凶手。 
 
        李丽站在窗口,大门外车水马龙,人潮川流不息。门内很宽敞,大门距离大楼至少还有上百米。停车场停了几十台警车,几个稀疏的警察都是步履匆忙。不经意间,李丽突然发现,门内和门外竟成了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远处一个骑着自行车的胖子映入了李丽的眼里。胖子骑得很快,夹克没扣上,被风吹得撒向两边。看着胖子手舞足蹈的冲向公安局的大门,李丽嘴角抿起。胖子是前年公务员考试进来的,最初在档案室,重案队成立的时候因为人力不足正发愁的时候,这个胖子主动找到局领导申请过来。原本毛队不想要他!重案队,毛队就选了四个局里的精英,除了自己和刘小马,袁飞腾和李元这段时间被隔壁市里兄弟单位借过去协助一个连环抢劫案去了。 
 
        大家都以为毛队不可能接受这个局里有名的懒到极点的胖子,结果两人密谈了一个小时后,毛队亲自去找了局长,局长就宣布:随着重案队最后一名人员王磊到位,临海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重案队正式成立。这可是让大家眼球掉落满地。 
 
        门无声无息的被推开了一条缝,王磊蹑手蹑脚的半蹲着挪了进来。突然,一双修长的丝袜美腿杵在胖子面前,一个响亮的声音响彻在办公室,“王胖子,咯咯咯咯,你在躲什么啊?” 
 
        王磊大怒,干脆伸出一只猪爪直接握向丝袜美腿的脚踝,还准备顺着美腿向上发展,以泄心头之愤。李丽早就知道胖子的下一步打算,一个轻盈的跳步,闪开了王磊的咸猪手。 
 
        “啪”的一声,毛强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王老二,你他妈还有心情在那里打情骂俏,上午你给老子跑到哪里去了?” 
 
        王磊赶紧站起身,恬笑道,“毛队,上午你不是让我写检查吗?你们出去又没有叫我,下班我就买菜去了,结果天津私人侦探中午还没有来得及做饭,这不又让你给叫过来了吗?” 
 
        毛强看着王磊满脸的肥肉挤成一团,又好气又好笑。要说呢,不论是局里还是警校,多少高大威猛、能打能跑,枪法入神排着队想要进重案队,怎么也不该轮到这个懒了又懒的胖子。但是还别说,经过这几年,自己才发现,重案队要是离了胖子,不知会有多少案件最后会挂起来做悬案处理,更别说现在的临海市重案队已经在省里是大名鼎鼎,别的兄弟市还经常组团来参观学习或者走关系借调人手过去帮忙破案,搞得整个队里现在都有一种下意识依赖胖子的习惯了。 
 
        刘晓林手里拿着一个饭盒,站起来谄笑着递给王磊,“王哥,来,坐、坐。看,专门给你留的回锅肉炒饭。” 
 
        毛强直接把桌子上的一个文件夹推给胖子,“王磊,你一边吃一边看,今天这个案子搞不好又是一个无头案。不要今年的开始我们重案队就放一个哑炮,那这个脸就丢大发了。” 
 
        王磊打开饭盒,刘晓林站在一旁帮他翻开文件夹。对面毛强又点了一支烟,指着文件,眉头明显比刚才放松一些了,“王磊,你看这里。吴明做了一个尸检——死者系女性,年龄大概在30岁以上,死亡时间最少是4、5年以上了。死者体内有一根直径4毫米、长7厘米的钢条。钢条从死者的腰椎和骶骨交汇处斜向插进去,首先刺穿了死者的肾脏,然后继续深入刺破了死者的腹部动脉,造成死者体内大出血死亡。其他的,死者没有留下任何证件,这么多年了,指纹之类的也都找不到了;死者的衣服和包括尸体的油布、尼龙绳都很普通,没有什么线索;由于尸体腐烂,也查不到死者生前有没有性行为;至于DNA的检验要明天才能出结果。”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明也进来了。吴明接过了毛强的话头,“毛队,我做了一个实验,如果钢条够锋利、凶手动作够快的话,死者甚至感觉不到痛苦,只会由于体内大出血而感觉到冷,然后是极度的寒冷,最后直至死亡。” 
 
        毛强点点头,“看来凶手很专业,对医学和人体知识都有一定的了解。李丽,你去查一下最近5年的年轻女性失踪名单;刘晓林,你去查一下开发区那一块,查清楚5年前埋尸那一片有些什么住户;王磊……” 
 
        胖子赶紧举手,“毛队,我想去看看尸体。” 

支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