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私人侦探抽丝剥茧

        王磊在法医检验室里面转悠着,不时凑到尸体面前看看,吴明早就习惯了他的行为,没有理会他,自做着自己的工作。 
 
        天津私人侦探在开发区派出所调阅了5年前的户籍资料,才知道经过几年的拆迁,以前的住户基本都分散到市里各小区,也有很多离开本地迁往其他城市的。一句话:几百户,上千人,如果要一个一个走访的话,需要大量的警力,这根本不是他一个人可以解决的问题。 
 
        刘晓林无奈的给毛强打了一个电话,毛强很忙,正在向局领导汇报情况,让他去协助李丽的工作。 
 
        白跑一趟而已,刘晓林早就习惯了。这不是玄幻小说,一个案子随便什么人出门就碰见凶手,就破案了。现实生活中有白痴的凶手,但是狡猾的凶手更多。随着电视、书籍的普及,凶手也越来越有反侦查意识。刑侦工作就是这样,很多时候浪费很多人力、财力,收集数百条线索,能够有一两条用得上大家就很兴奋了。一条线索都用不上的时候也是很多的。 
 
        电视里面的枪战、飞车,也许做一辈子警察可能会遇上一次,不过刘晓林工作这么多年是一次都没有遇上。除了训练的时候,刘晓林一共开过不到十次枪!其实,更多的时候,刑侦工作就是走访、询问,收集直到找出凶手。抓凶手就更简单了,几个警察一拥而上,一般人谁又能飞檐走壁和警察作战不成。 
 
        一路哀怜着自己的大才没有得到发挥,刘晓林找到李丽。李丽那里倒是有些线索。 
 
        “刘晓林,你来看,5年之前,也就是2005年,整个临海市20岁—40岁的女性失踪案有23起。其中,离家出走的有15起,这15起最后都是回家或者落实了去处的;绑架案由6起,成功解救的有4起,绑匪撕票被确认死亡的2起;现在还有2起因为没有任何线索挂起来一直没有破案的,说不定我们这个案子的死者就在这两个失踪女性里面。” 
 
        刘晓林有些兴奋起来,“李丽,你那里最后两个失踪女性是多大年龄的?我这里有开发区这几年拆迁的资料。5年前,死者现在的埋尸地是一片树林,因为靠近路边,特别是夏天的时候,当地很多谈恋爱的女孩子喜欢在里面乘凉秀恩爱。” 
 
        李丽点开电脑里几个窗口,“这个,37岁,2005年3月失踪,没有任何线索;这个,25岁,2005年9月失踪。”
 
        刘晓林探头仔细的看了看,“这个25岁这个叫什么名字?陈琼,这不是有个联系电话吗?我们去给毛队汇报,然后打个电话联系联系她的家人,问一问情况吧。” 
 
        公安局长陆海涛办公室,毛强坐在陆海涛办公桌对面,“局长,一个星期破案这个我们可能真的做不到。现在连死者身份都还没有查到,尸检才出来了,死者死亡时间至少4、5年了…” 
 
        陆海涛一副国字脸,不怒自威,“毛强,你跟着我10多年了,如果不是特殊情况,我不会让你为难的。这一次这个案子等于是李市长亲自发现的,你想想有多恶劣。明天也许还会上市长办公会。你要体谅我的难处啊,毛强。以前那么多无头案,你们重案队还不是手到擒来,你们这些年的荣誉可是实实在在的。行了,不多说了,拿出你们重案队的气势来,一定要在一个星期之内破案!” 
 
        刘晓林和李丽坐在办公室等着毛强,王磊推开门,向李丽招招手,“李丽,陪我去买点东西。” 
 
        刘晓林嘲笑起来,“王磊,毛队不让你开车了吗?哈哈哈哈哈哈” 
 
        李丽有点为难,“王磊,我们要等毛队汇报一个情况。你大概要去多久?” 
 
        王磊背着刘晓林对李丽挤挤眼睛,“毛队还在陆局长办公室挨批呢,走吧,我们很快就回来。” 
 
        天津私家侦探开的是一辆甲壳虫,不是局里配置的。甲壳虫很漂亮,对于王磊来说最大的问题是女士车,不是很容纳王磊那肥硕的身材。王磊艰难的把自己的屁股塞进车里,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李丽啊李丽,你开局里的车多好,为啥要自己买一辆这么小的车啊。” 
 
        李丽娇笑,捧腹大笑,“胖子,谁让你开车就撞车,队里哪台车没有被你撞过?你别怪毛队不让你开车,你说你那么聪明一个人,怎么就是开不了车,是不是和车有仇啊?去哪里啊?买什么?是不是又给你亲爱老婆买东西啊?” 
 
        王磊乐呵了一下,满脸的幸福样,“嗯,准备周末陪我老婆去爬山,所以现在我们去武汉路临海户外用品店买些装备,那是临海市最早、最大的户外用品店。李丽,你说你也不小了,该找个男朋友了吧?其实我说刘晓林就很不错,一表人才又是警校高材生,以后很有前途的。” 
 
        李丽看着前方认真的开着车,眼神里有一丝隐晦的幽怨闪过,“要你管,死胖子,你是不是欠收拾了,哼!” 
 
        武汉路是临海市现在最繁华的步行街,是临海赫赫有名的奢侈品销售中心。李丽找了一个停车场把自己的爱车停好,和王磊一同汇入到了人海之中。 
 
        临海户外用品店在武汉路中段,店里面人很多。胖子一踏进去,一个18、9岁的穿着一身运动装的女孩就迎了过来,“先生、女士您们好,请问您们有什么需要。我们有专门的户外运动专家可以给您提供建议。” 
 
        李丽还是第一次来这种专业的户外用品店,是标准的好奇宝宝,左顾右盼的。胖子倒是显得很内行似的,“我需要外出宿营、攀爬的工具。对了,你们有可以介绍的攀山队?” 
 
        “先生,我们临海户外用品店本身就是临海市最专业的攀山队和驴友团的组织者。从7年前我们开业以来,全市很多喜欢户外健身的朋友都是参加的我们的队伍。我们每年都会组织很多活动,攀山、步行、自驾游,我们会派出专业的领队、教练和医生随队负责大家的安全。” 
 
        王磊大喜,“不错,不错。参加你们这个团队有些什么要求?李丽,你也来参加吧?” 
 
        李丽摇摇头,“我看看就行了。你和你老婆去吧,我周末最喜欢的就是多睡一会儿。” 
 
        王磊跟着女孩进了户外店的一间办公室,办公室不大,很整洁,墙上挂着户外店这些年组织活动的照片。天津私家侦探一个中年男子从办公室那张宽大的办公桌后面站起来,微笑着向王磊伸出手,“你好,我是临海户外店的值班经理王博,请问有什么事是我可以效劳的?” 
 
        王磊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女孩就抢先介绍了,“经理,这位先生想要参加我们的户外活动,是来咨询的。” 
 
        中年男人一听,握着王磊的手摇得更热烈了,“这位先生 ,请问你贵姓?我们坐下慢慢聊吧,各种活动我都可以给你做一个详细的介绍。”“小田,你出去招呼其他的客人吧,这位先生由我接待了。” 
 
        王磊拿着王博递给他的宣传画册认真的看了起来,不时的指着一些画面咨询着,王博很有耐心的做着解说。 
 
        现在的户外店越来越多,物价也在上涨,王博做为临海市户外店的创始人之一,深深的感到生意是越来越艰难。以前,每个月都会有几个甚至十几个会员加入,现在半年也许都不会有两三个新会员。 
 
        王博指着画册很骄傲的介绍,“我们聘请的全部都是有经验的、甚至是全国都有名的退役运动健将作为教练。虽然我们的会员费要高一些,一年要10000元,但是我们的活动是最安全,开展次数最多,会员最满意的……” 
 
        王磊满意的点点头,“王经理,我今天先买些东西,一会儿你帮我推荐推荐,其他的我回去和我老婆商量商量,看是参加你们的一次性活动还是加入会员。这样吧,我看看你们会员都有哪些人,要是有我认识的老朋友,我晚上打电话给他们咨询咨询。” 
 
        王博想了想,很干脆的说,“行,会员名单在我电脑,你看看吧。不过我只能给你看名字,私人资料不能给你看。” 
 
        最后,李丽倒是只买了一顶遮阳帽,王磊买了一大堆攀山的、烧烤露营的,也花了好几千元,让王博欣喜不已。一般第一次买东西这么爽快的人,不会舍不得花那笔会员费的。毕竟王博对自己店的活动还是很有信心的。 
 
        两人还在路上,毛强的电话又打过来。 
 
        王磊抱着大包小包和李丽回到办公室,毛强已经对他这种随时溜号的行为无语到极点,很干脆的不问他,对刘晓林支了一下巴。 
 
        刘晓林给李丽做了一个鬼脸,“既然你们回来了,那我把刚才给毛队汇报的情况再给你们说一下。” 
 
        “李丽,你查到的那个2005年9月的失踪女性,陈琼,我打了报案资料上留下的联系电话。你猜不到吧,居然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陈珊的姐姐。不过陈琼失踪的时候,陈珊刚刚参加工作1年,还在市劳动局办公室,当时报案的就是陈珊的妈妈。” 
 
        毛强也接着说道,“我给陈珊打了一个电话,重庆私家侦探刚从医院输完液出来,现在在李市长那里。她说了,她姐姐这么多年一直没有音讯,姐夫早就重新结婚了。” 
 
        刘晓林摸了摸头发,“她姐不是和别人私奔了吧。毛队,现在我们无法确认死者身份,就算DNA结果出来,如果不是有前科的,同样也没有办法确认啊?” 
 
        李丽“切”了一声,“那有那么多私奔,刘晓林,你思想阴暗。” 
 
        毛强也有些犯愁,如果连死者身份都确认不了,就算知道死因,也没有办法搜寻犯罪嫌疑人啊,“王磊,给点好的建议出来吧?” 
 
        王磊整理好自己买的东西,单独拿了几件放在一个小纸箱。然后敲了敲桌子,“毛队,我有个建议,既然我们现在没有其他线索,要不我们还是在去拜访一下陈珊主任,顺便了解了解陈琼的情况,说不定就像刘晓林说的那样,也许死者就是陈琼也不一定呢。” 

支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