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私家侦探何太急?

       这一次是集体行动了,刚出办公室门,王磊拍拍脑袋,“毛队,你们先走一步,我去吴明有点小事情。” 
 
        “你去吧,尽量抓紧一点。我和重庆私家侦探开一辆车,李丽留下来等你。对了,我刚联系了陈珊,她在新月酒店,在给李市长汇报工作。你们直接来新月酒店和我们会合吧。记住,新月酒店1606房间。”毛强带着刘晓林直接走了。 
 
        李丽把车开到大楼门厅,等了快10分钟,才看着王磊不慌不忙拿着一个纸盒子走过来。李丽很好奇,不知道这个胖子又在捣鼓什么。每次都是这样,不到揭穿谜底,无论你怎么问他,他总是一副傻笑的样子应付你。 
 
        “王二哥哥,你拿的什么?和案子有关的吗?”李丽冲王磊抛了一个媚眼,声音也非常发嗲。 
 
        王磊激灵一下,“姐,李姐,求求你,好好说话。要是我老婆听见了要吃醋的。至于这个嘛……”, 
 
        王磊拍拍纸盒,“嘿嘿,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待会儿还需要你帮忙的哦。” 
 
        新月酒店1606房间。 
 
        李玉和今天很不开心,相当不开心。 
 
        主持一个剪彩仪式对于李玉和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每年都会有很多次。但是像今天这种,剪出一具尸体,估计整个临海市大大小小的领导里面,自己是独一份了。晦气!晦气!估计今天这件事会在临海的官场流传很长时间了,背地里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嘲讽自己。 
 
        现在对于自己来说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公安局这边能够迅速的破获这个案件,抓住凶手,最次也得要锁定犯罪嫌疑人,自己也能够让宣传口做一些工作,变不利为有利。可是,眼角的余光扫过身旁的陈珊和对面的来人,唉… 
 
        毛强就坐在李玉和对面,看着李玉和重庆私人侦探越来越严峻的神色,毛强的心里有些打鼓。官大一级压死人,现在一个重案队队长距离副市长,这个差距也太大了吧。可是,目前其他地方根本没有线索,哪怕心里再怎么打鼓,该说的也得说啊。死胖子,把我们支到这里,自己却半天不到,回去一定要收拾他! 
 
        “李市长,要不我先给您汇报一下案情。” 
 
        “不用汇报了!你直接说,有没有嫌疑人?你们找陈珊主任有什么事情啊?”,李玉和的语气很生硬。汇报,有什么好汇报的。明显是没有进展嘛,自己做了这么多年的领导,这些语言的小窍门是了如指掌。 
 
        毛强差点被这句话噎住,“咳,咳。李市长,我们正在加大力度搜寻线索。找陈主任主要是了解一下陈主任的姐姐陈琼5年前失踪的事情。” 
 
        “什么,那具,那具尸体是我姐吗?!”陈珊的声音非常高亢。 
 
        毛强和刘晓林都尴尬了,毛强赶紧解释,“陈主任,这个,这个,我们现在还没有确定死者身份。我们只是对几年前失踪的女性家属进行一些走访调查,做一些摸排工作。” 
 
        李玉和沉下脸想要说点什么,迟疑了一秒钟,却只是对身侧的有些激动陈珊微微点了下头,“陈主任,冷静冷静,你给他们说一说你姐姐的情况吧” 
 
        陈珊换了一套衣服,明黄色的连衣裙很耀眼,头发湿漉漉的,应该是洗了澡,还没有来得及吹干头发。听毛强说那具尸体不是自己的姐姐,精神状态要稍微好一些了。 
 
        “5年前,我姐在市劳动局财务科上班,那会儿我也大学毕业才进劳动局工作一年时间吧。”陈珊咬紧牙关,脸色有些痛苦的陷入到回忆之中。李玉和拍了拍陈珊的肩膀,叹了一口气。 
 
        “我记得是9月17号那一天,下午下班,我姐回家吃过饭之后又出去了,那就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我姐。那一天,她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也没有打过电话回家。第二天上午上班她没有来,我们都打不通她的电话,中午我爸妈就报警了。原本以为报警之后很快可以找到我姐,我们全家都满怀希望的等待着,谁知道这一等就是5年。” 
 
        毛强丢了一个眼色,刘晓林很懂事的立即插了一句话,“陈主任,请问当时你姐有什么仇人吗?或者有谁对你姐意图不利吗?” 
 
        陈珊摇摇头,“我姐和和善,平时在单位和同事都处得很好,没有得罪过谁。那时候李市长还是劳动局局长,要不你们问李市长吧,我姐在单位人际关系特别的好。” 
 
        李玉和阴沉着脸点点头,“是的。陈琼在单位很不错。这些情况5年前就做过调查的。毛强,你们还有什么其他问题没有?没有的话就让陈珊主任休息吧,她今天很累了!” 
 
        毛强张张口,不知道该说什么,事实上毛强根本不知道这样跑一趟可以了解什么,很盲目嘛! 
 
        终于,救星来了,1606房间的门被推开,一个胖子领先走了进来。 
 
        毛强赶紧站起来,“李市长,陈主任,这是我们重案组的王王磊和李丽。” 
 
        李丽虽然是警察,不过和市长打交道还是第一次,有些紧张的敬了一个礼。李玉和看着李丽手足无措的样子,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小李啊,嗯,不错,不错。来,坐吧。” 
 
        毛强一把抓住王磊的胳膊,很小声的问道,“死胖子,你让我们来这里干什么?你拿的是什么东西?” 
 
        王磊永远的憨笑,“队长,你让我问陈珊几个问题,行不行?” 
 
        “不行,刚才李市长就要发火了。除非你说清楚你要问什么?” 
 
        “队长,你要是想破这个案子,你就让我问。我保证只是几个问题就可以让犯罪嫌疑人浮出水面。呵呵呵呵呵” 
 
        毛强无奈,看着这个疲沓的胖子,毛强真的无奈。摇摇头,清醒了一下,毛强很严肃的盯着他,“胖子,让你问可以,问出什么问题招惹了李市长你自己负责,我没有办法给你擦屁股!” 
 
        “李市长,陈主任,打扰您们了。关于陈琼的情况王王磊还有几个问题咨询一下陈主任?”,毛强看着李玉和,态度毕恭毕敬。 
 
        李玉和不耐烦的摆摆手,“赶紧问吧,抓紧时间。”说完,站起身去卫生间了。 
 
        王磊盯着陈珊,小眼睛睁得大一些了,“陈主任,我其实也就一点小问题,呵呵呵呵呵。我也是临海户外用品店的会员。” 
 
        “哦,”陈珊有点惊讶,“我也是啊,我还是最老那一批会员,我姐也是,王博和我姐是同学。怎么以前店里的活动没有见到过你?” 
 
        刘晓林翻翻白眼,重庆私家侦探傻了,胖子就是来问这个的吗?人家参加不参加户外运动关你什么事?你也不看看你那一身肥肉,也就是你家林珑瞎眼了才看上你吧!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你胖成猪一样还参加户外运动,不要笑死人好不好。就局里每年举行的业务训练考核,你那一次不是我们大家帮你走后门你才通过的啊?其他不说,就是有个小偷站在你面前,你们一起起跑,恐怕你胖子是抓不住的吧。 
 
        李丽倒不像毛强和刘晓林那样无语,进来打完招呼就坐在侧面,面带微笑好像雕塑一般。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胖子抱着的纸盒跑到了她的怀里。 
 
        王磊也没有坐下去,很随意的站着,“陈主任,这个你应该不陌生吧?”,李丽很配合的拿出一根很陈旧的绳子,递到陈珊面前。毛强和刘晓林很奇怪,不就一根绳子,有谁不认识啊? 
 
        陈珊的反应却很奇怪,惊叫一声,人猛地向后一退,背部抵在沙发上,却是没有办法继续退后。 
 
        看着陈珊的反应,毛强和刘晓林都是老警察了,脑海里闪过一片模糊的景象, “刷”的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陈珊。 
 
        王磊还是疲沓不堪的笑容继续问道,“这个你也应该认识吧,陈主任?哦,这个是原件,太粗太长,你用的那个应该是你自己打磨的吧?” 
 
        李丽还是面无表情,又从纸盒里掏出一样东西递给陈珊。陈珊的脸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嘴角抿得很紧,人摇摇欲坠。 
 
        李玉和从卫生间出来,被眼前的奇怪情形搞得楞住了,“毛强,你们在做什么?你们这是什么态度啊?谁给你们的权力这样对待陈主任的,啊?” 
 
        毛强唯有苦笑着过去低声汇报,这种峰回路转确实让人受不了。不过胖子历来都是这么做事的,黑锅只有自己背了,想来市长以后会记挂住自己了,“李市长,情况有些变化,陈主任和今天的案子有些关系,具体的王王磊还在询问。” 
 
        李玉和这一次是真的吓着了,“怎么可能啊,毛强,这是什么性质你自己清楚啊!!!有没有证据,啊?!!”,毛强没有再回答,只是向着客厅那边努努嘴。 
 
        王磊的问话一句紧接一句,“陈主任,今天发现的死者是你姐姐陈琼,对吧?你应该比我们更加清楚?估计这么多年你一直都会做梦梦见你姐姐吧?”,陈珊一言不发,泣不成声。 
 
        王磊拿起绳子,抖了抖,慢条斯理的说道,“5年之前,临海户外用品店是全市唯一一家销售户外用品的商店。这根尼龙绳,和一般商店卖的尼龙绳不一样。一般的尼龙绳是单6丝,国内很多地方都有生产的。这一根是登山专用尼龙绳,双6丝的,别说5年前,就是现在,国内生产的都很少,大部分是进口的。也就是说5年前整个临海只有一个地方可以买到。” 
 
        陈珊埋下头,抽泣着,身体颤抖着。 
 
        “我查过了,5年前,加上经理王博,第一批会员只有11人。有5个是临海一中的学生,只参加过几次活动就退出了。这几个学生还在读大学,他们和你与你姐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没有丝毫的交叉。1个是王博的小叔,2005年的8月份就去世了。还有2个是王博开店帮忙办理执照的工商局的朋友,我也调查过,他们2005年下半年在外地培训。” 
 
        “也就是说在2005年能够用这条双6丝尼龙绳捆绑陈琼尸体的只有你或者王博。不过王博如果杀了陈琼的话,恐怕不会再把陈琼的合影挂在自己办公室每天看几遍了吧?” 
 
        李玉和震惊了,“陈珊,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不说话?说啊!” 
 
        王磊接过李丽递过来的一根细铁钎,“陈琼体内的超细钢条就是这个东西打磨出来的。这是户外露营烧烤用的,吴法医帮忙拿去检测过了。陈主任,我听说了你上午晕过去的事情,估计你在金鑫公司征地下来之后就没有睡好过吧?” 
 
        重庆调查公司抬起头看着李玉和,泪眼迷离,她拼命的甩着头,“我不想杀她的,我不想杀她的,谁让她抢我男朋友的,她为什么抢我男朋友,为什么……” 
 
        李玉和脸色铁青,双手抓着沙发的扶手,青筋鼓起,眼里是无法消散的痛惜。 
 
        陈珊扭过头看着王磊,一字一顿,“她抢我男朋友,我就杀她。我练了两个月,才可以精准的从骶骨那里刺进去。那天晚上,我说要和她谈判,她来了,我们喝酒,我存了20天的安眠药给她喝下去了。这是她自己要喝的,她该死。她躺在那里,我把钢条刺进去,她一动不动。坑是树林里现成的,我只是填了一下。” 
 
        陈珊嘶叫着,“为什么,为什么要把这块地批给金鑫啊,为什么,我不怕,她活过来我还要再杀死她…….” 

支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