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私家侦探知道我们昨晚奋斗了一整夜

        天色有些阴暗,窗外细雨连绵,李丽一如既往的站在窗前俯视着街上行色匆匆的人流,自己马上30岁了,家里也不停的催促自己该成家了,烦。 
 
        胖子拎着两包东西,脚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快来,快来,我给你们带了好吃的。” 
 
        正战斗在游戏里面的刘晓林和袁飞腾、李元笑逐颜开的冲了过来,“还是王哥好啊,武汉私家侦探知道我们昨晚奋斗了一整夜,饥寒交迫啊。” 
 
        李丽悠闲的走了两步,往袋子里探头张望,瘪瘪嘴,“王胖子,是不是又是没有做好,你家林珑不想吃的啊?哼,当我们大家是垃圾桶,对吧?” 
 
        王磊揉揉头发,“嘿嘿,嘿嘿,我家老婆这几天胃口不好。李丽,这可是我非常非常用心做的,保温桶里面是小米粥,饭盒里面是小菜和煎饼,你吃点吧,看你心事重重的,怎么,失恋还是想谈恋爱了?嘿嘿嘿嘿。” 
 
        王磊拿出一个小瓷碗,给李丽盛了一碗,袁飞腾怪叫道,“王哥,你不要这么体贴好不好,你看我们三个都还是光棍,李大美女这里你也给我们留点机会吧!” 
 
        大家玩笑惯了,李丽也不以为意,“唾,滚一边去。告诉你们啊,我就喜欢王胖子,谁让你们那么瘦,怎么,不服气啊,咯咯咯咯咯。” 
 
        听着熟悉的调笑,王磊很温馨,“行了,行了,赶紧吃吧,塞住你们的嘴。毛队呢?他不是一向来得最早吗?” 
 
        袁飞腾嘴里塞着煎饼,有些含糊不清,“毛队去陆局那里汇报你们前几天那个案子的收尾工作去了。” 
 
        听到这个话题,李丽停下筷子,很是疑惑的问王磊,“王磊,你说那个陈珊的男朋友是谁啊?她倒是咬得很紧,怎么也不肯说出来,很奇怪啊?” 
 
        “我来告诉你是谁,你们大家听着就好了,不准要外面去乱传,纪律你们应该清楚!陈珊那个不是男朋友,是情人,就是那天酒店和她一起的那一位,现在知道两姊妹为什么要争抢了吧?懂了吧?”,毛强一边推门一边说道,“不过我估计王磊应该是早就明白是谁吧?咦,有吃的,好啊,给我留点啊,不要抢光了。李元,把你手里那块煎饼放下,说你呢!” 
 
        几个人正嘻哈打闹着,桌上的电话急促的响了起来,“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离得最近的刘晓林伸手一抄,“你好,重案队。嗯,嗯,嗯,好的,你们先拉好警戒线,保护好现场,我们马上就来。” 
 
        六个人,三台车,短促的警笛急鸣着,压开一片片水花疾驰而去。 
 
        淮海支流,或者说支流的支流,临水河,穿临海而过。这些年临海市政府对这条河花费了巨大的财力、人力进行治理,现在已经成为了临海市最优美的风景线。 
 
        河堤的两边绿树成荫,造型别致的观景台和观景长廊随处可见。夏季的时候每到晚上,河两边散步休闲的人是川流不息。 
 
        洪江区,临海市市中区,也是临海五个区里面最富裕的一个区。23层的洪都大厦,紧邻临水河,是洪江区的标志性建筑之一。 
 
        现在正是上班时间,洪都大厦面前的环河西路上本来应该是车辆拥堵不堪的景象,不过今天例外,这一段只有零零星星几个行人沿着河堤行走,黄色的警戒线冷冰冰的封闭了一切,几个交警在环河西路两端指挥着大量的车辆绕行。 
 
        两台警车拉着警笛急驰过来,一辆甲壳虫紧随其后。交警动作很快,马上拉高警戒线,三台车没做丝毫的停留,直冲洪都大厦。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在洪都大厦的门口,毛强率先钻出车,洪都大厦门口围着的一群警察里面跑过来两人,“毛队,你来了。实在不好意思,大清早给你们打电话。” 
 
        “张凯,现在不要说这些了,这是你们洪都分局的辖区,武汉私家侦探不至于刚出现情况就通知我们把?”,毛强大步走着,眉头皱了皱。“吴明,你们先去看看死者的情况。” 
 
        洪江区区分局当然有自己的刑侦大队,张凯就是队长。不过此时张凯的神色也不是很好看,他快步跟上毛强,声音很小,“毛队,死者是洪都大厦的老总郑茂清。你也知道,洪都公司在我们区是纳税大户,区里很重视这个案子…还有,还有……” 
 
        毛强停下脚步,疑惑的眼神看了一眼张凯,“老张,我们也是老战友了,还有什么啊,不好说嘛?” 
 
        张凯非常尴尬的笑了笑,“毛队,我是你带出来的兵,你知道我也不是很差,对吧?可是,我们这次真的搞不清楚郑茂清是自杀还是他杀。区里领导已经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我没有办法做解释,所以只有向你求援了。” 
 
        毛强更奇怪了,张凯在部队就跟着自己,是自己一手训练出来的侦察兵,很优秀的。转业到公安局也没有放松过技能培训,可以说是临海公安系统的一员大将,怎么可能连自杀、他杀都弄不明白。 
 
        看着毛强疑惑的眼神,张凯有些苦闷,“毛队,你要不先去看看死者,我再给你介绍情况吧?” 
 
        洪江区分局的几个警察和刘晓林他们围成一圈,每个人身上已经被雨水淋得湿漉漉的。李元不时伸手擦一把脸上的雨滴,袁飞腾拿着李丽的坤包,举在李丽头顶,也算是工作之余不忘献殷勤吧。 
 
        毛强分开人群,一具男性尸体俯卧在地面,尸体周围喷溅的血液已经被雨水洗刷得很淡了。吴明带着马向东和洪江分局的法医蹲在尸体面前,正小声讨论着什么。 
 
        死者大概50来岁,穿一身看着品质就很不错的休闲装,头发很凌乱,面部已经摔得有些变形。手腕上戴着的表已经粉碎。 
 
        张凯指着死者说道,“早上大概7点45分的时候,洪都大厦的两个保安来开门,听见顶楼有人大喊了一声,然后就看见死者从楼顶跳下来了。他们立即报警,我们是7点58分到达的现场,我们到了之后驱散了围观的群众,法医检查了,无法得出结论,我也派人手做了一些搜查,还是没有办法得出结论,无奈之下只有给毛队你们打电话。” 
 
        毛强点点头,“行,那就由我们接手,你们协助,怎么样,张凯?” 
 
        “谢谢老领导。那我这就打电话向局领导汇报,毛队?” 
 
        毛强看了看四周,“吴明,什么一个情况?” 
 
        吴明站起来,脱下手套,抹开满脸的雨水,“可以确定死者是由于高处坠落撞击死亡。死者坠落之前是喝了酒的,酒精浓度要回去做一个检测;死者额头部位有一片污痕,应该不是坠落撞击,是坠落之前碰撞的;还有死者的膝盖部位,裤子上有磨损;死者上衣的左边腋窝部位有裂缝。现在无法确定死者是自杀还是他杀。” 
 
        武汉私人侦探接着说道,“毛队,死者的右脚皮鞋不知去向。” 
 
        毛强沉思了一下,“吴明,你和马向东把尸体运回去做检验;刘晓林,你把报案的两个保安带回去;袁飞腾,你去楼上郑茂清的办公室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李元,你搜索一下周围和河堤,看看死者的皮鞋是不是甩刀其他地方去了;李丽,你和周围店面的商家做一个调查,看还有没有其他人看见死者坠楼的情况;王磊,你…王磊,王磊,这个混蛋。谁知道王磊跑那里去了?啊?” 
 
        李丽几个人你瞅瞅我,我瞅瞅你,摇摇头,李元纳闷了,“刚才来的时候还看见他就站在我身边,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 
 
        这时,上空传来一阵喊声,几个人茫然的抬起头,洪都大厦的22层的窗口探出一个细小到几乎看不清的脑袋,在喊着什么。 
 
        毛强摸出电话,打了过去,“王磊,你个混蛋,你又在搞什么啊?” 
 
        “呵呵呵呵呵,毛队,我试一试你们可以听见我的声音吗?” 
 
        “听不清楚,赶紧下来。你把大厦的监控录像拿回来,顺便通知死者家属来我们队里。” 
 
        放下电话,张凯有点傻了,“毛队,这就是你们队里赫赫有名的胖哥?我一直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啊。去了几次你们队里,一直都没有遇见过王磊,不会是你给他单独安排了什么特殊任务吧,毛队?呵呵,呵呵,看起来很有个性哦!” 
 
        毛强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那一会儿你和胖子好好交流交流吧,你不要让他卖了就行了!张凯,让你的人协助李元和李丽,你跟我一起回队里,我们再碰一下情况。你们几个抓紧时间,搞完回来开案情会。” 
 
        张凯被毛强的话搞得楞住了。 不是传说胖子很牛叉吗?武汉调查公司大连私家侦探怎么看起来好像有古怪一样啊!李丽他们听见毛强的话,哄笑起来。 
 
        毛强不耐烦的拍拍张凯的肩膀,“行了,别去想了,一会儿胖子回队里你们有的是时间沟通。你们几个,”毛强指着刘晓林他们,“赶紧的,搞完了这一片马上恢复交通,你没有看见两头堵得不象话了吗!赶紧,个人做个人的事情去。” 
 
        几个人笑着一哄而散,张凯彻底摸不着头脑了,毛强快要想踹他一脚了,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嘛,胖子要是那么听话就不叫死胖子了。 

支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