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私家侦探纠结的案情分析会

        中午,窗外的细雨还没有停。 
 
        市局重案队的会议室,毛强敲敲桌子,“人到齐了,聊天的闭嘴了。张凯,你先来,说说你们的发现吧。” 
 
        张凯接过话头,“现场的情况你们基本都知道了,我就不多说。我们检查了死者位于22层的办公室,里面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办公室的文件都是整整齐齐的。我们初步怀疑死者是自杀,原因不详,也许是公司经营状况出现问题,或者是家庭原因,这两项我们还没有来得及调查,不过待会儿死者家属来了这些情况都可以很快了解清楚。” 
 
        刘晓林插了几句话,“我同意张队长的判断。我询问了那两个大连私人侦探,由于下雨,他们没有听清楚郑茂清跳楼之前喊的什么话。但是他们已经两个月没有发工资了,估计洪都的资金这段时间比较困难吧,据他们说,最近一个多月洪都一直有人来要债,他们随时看见郑茂清都是愁眉苦脸的。” 
 
        吴明推了推鼻梁上的高度近视眼镜,“我做了初步的尸检,死者血液中的酒精浓度达到0.3%,属于烂醉如泥的程度了。死者除了额头上的轻微血痕之外,体表没有明显的伤痕。左腿小腿粉碎性骨折,脊椎断裂,右手腕断裂,面部撞击严重,不过这几种伤都是坠落撞击引起的。” 
 
        李丽也表示同意,“我认为是自杀。根据我了解的情况,周围店铺大部分都是属于烟酒或者饮食类的,一般开门时间在上午,更别说今天一直下雨,开门更晚。不过郑茂清欠债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前几天还有几个工人举着横幅来讨债的。洪都的监控是坏的,没有录像。” 
 
        袁飞腾点燃一支烟,接着李丽的话说道,“我采集了郑茂清办公室的指纹,绝大部分是郑茂清自己的,其他几枚指纹做了对比,是洪都财务部和另外几个员工的,他们没有洪都大厦的钥匙,昨晚每个人都在各自家里,没有嫌疑。” 
 
        毛强环顾了一圈,“李元,你是什么意见?” 
 
        李元很迟疑,“我今年40多岁,做了20年的警察。如果说郑茂清是自杀,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自杀案!毛队,你让我去找郑茂清另一只鞋子,我到处都搜寻了,没有找到。难道说郑茂清自杀的时候就穿了一只鞋吗?!如果说是他杀,你们也都检查过了,没有任何他杀的痕迹?!但是,自杀的话,郑茂清为什么没有留下一份遗嘱?就算郑茂清欠债,要是他把洪都大厦卖了,那是一大笔钱啊!我说不出来,不知道是自杀还是他杀。” 
 
        门外一阵敲门声,刘晓林跑过去拉开门,说了几句,转过头喊道,“毛队,是郑茂清的妻子和儿子来了,你看怎么处理?” 
 
        毛强沉吟了一下,“刘晓林,你先把他们陪到你们办公室去,我马上过来。” 
 
        “这样吧”,毛强看着大家,“张凯,你带你的人去做一个郑茂清的经济情况的调查。吴明,你再做一个详细的检验,包括死者的衣服、裤子,看看有没有其他的纤维附着在上面。袁飞腾,你和李元去把郑茂清的车和司机找过来。王磊,你,他妈的,王磊又去哪里了?刚才不是在这里吗?” 
 
        李元笑着拍拍自己旁边的椅子上,“起来了,胖子,起床了。” 
 
        王磊艰难的从桌子下面爬出来,“毛队,我在这里,我知道,我知道,是他杀。”原来胖子开着会就睡着了,慢慢的滑到桌子下面,除了旁边的李元和张凯的一个队员,其他人硬是没有发现这个死胖子是怎么突然就消失了的。 
 
        毛强差点暴跳如雷,“王磊,我喊你喊哥好不好?你睡得像猪一样,还知道是他杀啊?你给我滚出去,滚去给郑茂清的妻儿做份笔录,李丽协助你。” 
 
        张凯几个洪江区分局的忍俊不住,又不敢笑出来,忍得那个痛苦啊。 
 
        看着胖子迷迷糊糊还想要说什么,李丽赶紧拉起胖子就走。 
 
        陆海涛正写着一份报告,毛强敲门进来,汇报了早上到现在的情况以及大家的判断。陆海涛揉揉太阳穴,没有先问案子的情况,“毛强,你说洪江区的案子我们去接受做什么。他们这种请求支援必须要通过分局和我们局里沟通的,这样私下给你们打电话很不符合规则。省厅每年也要考核我们的破案率,懂吗?” 
 
        “陆局,这个是我的错。张凯跟着我很多年,也是我们局里出去的,您知道的…” 
 
        “这次就算了,记住,下不为例。那个郑茂清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啊?你们为什么连这个都搞不清楚?” 
 
        陆海涛最后一个问题问得有点严厉了,毛强没有想到自己早上才问过张凯的同一个问题,现在自己就要面对了。 
 
        “陆局,其他人,包括分局都认为是自杀,情况是这样的……”,毛强又重复了一遍会议室各自的调查汇总。 
 
        陆海涛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其他人,嘿,其他人。你自己是什么看法?是不是除了其他人。王磊的意见不一样啊?” 
 
        毛强赶紧拍着马屁,“陆局料事如神。嘿嘿嘿嘿,我也认为是自杀,各自证据反馈回来都是表明郑茂清是自杀。王磊是刚才睡迷糊了,嘿嘿嘿嘿。” 
 
        陆海涛无奈的笑了,“具体的案情你自己去判断,结案的时候向我汇报就行了。你们重案队还真是奇葩得很嘛,还有案情分析会睡觉的,你去问问王磊是不是梦见郑茂清是被人杀死的。” 
 
        陆海涛继续低头看着桌面的报告,不再理会毛强。毛强站起身,轻手轻脚的退出去,反手关上局长办公室的门,心里已经开始盘算怎么着收拾那个死胖子去了。 
 
        重案队办公室,一个打扮得雍容华贵、慈眉善目的中年妇女和一个20多岁的英俊的年轻人坐在李丽和刘晓林对面,轻声交谈着。王磊站在一旁,捂着嘴,不停的打着哈欠,眼睛越发的显得小了。 
 
        李丽安慰着抽泣不已的中年女人,“郑夫人,你们也不要太过伤心。我们现在需要你们提供一些信息,以便确认你老公的死因。” 
 
        旁边刘晓林递给李丽一份文件,是对面两人的基本身份资料。中年女人叫郭小玉,是郑茂清的老婆,52岁,也是洪都大厦的财务部经理;年轻人是他俩的儿子,郑同方,25岁,洪都大厦的副总经理。 
 
        郭小玉的眼神很悲伤,“我们家老郑没有什么仇人,除了前几天洪都建筑公司有几个工人要工资吵了一架,但是那也是和我吵架。而且,那些工人是无理取闹,我们是支付了工资,他们总是闹着什么节假日加班费。我们是私营企业,你们说哪里的私营企业会有加班费啊!” 
 
        大连私家侦探的脸上看不到多少悲痛,只是轻扶着自己的母亲,“我爸的情况我不是很了解,这几年公司的日常事务是我和我妈在管理,我爸主要负责各方面关系的维持和交接。他一般每天来一次公司,呆上两个小时就出去了。他朋友多,应酬也多,但是他一向与人为善,不说仇人,这些年公司来来去去那么多员工,没有人对我爸的评价不好。” 
 
        李丽听着,记录着,刘晓林又问道,“你们公司最近资金上面是不是出现什么问题了?我们了解到,这段时间到你们公司要帐的人不算少吧?!” 
 
        郑同方正准备回答,郭小玉拍拍他的手,说道,“最近几个月的确有些要帐的。除了前面说的建筑公司的工人,其他的是我们的一些供应商。我们不是拖欠,是他们的原材料单方面涨价,我们没有同意造成的。我是财务部经理,这些事情我很清楚,而且我们正在和几个供应商打官司,你们可以去调查。” 
 
        李丽连忙和稀泥,“郑夫人,你不要多想,我们没有其他意思。只有了解清楚各方面的情况,确定了你丈夫的死因,我们才能够开展下一步的工作。对于你们来说,早点搞清楚,也可以早点给郑茂清办理后事,对吧?” 
 
        反正已经得罪了,刘晓林看看李丽,看看王磊,王磊暗地里给他竖起一个大拇指,刘晓林干脆趁热打铁,“那个,那个,我们需要了解一下,郑茂清平时的私生活怎么样?” 
 
        郭小玉和郑同方不解的看着他,李丽抚额哀叹,刘晓林啊,你就不知道委婉一点吗?别人一个刚死了丈夫,一个刚死了老爸。 
 
        大连调查公司补充了一句,“那个,你们说既然郑茂清没有仇人,那他有没有情人或者二奶之类的?” 
 
        郭小玉大怒,指着大连外遇调查公司,“你,你,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说话。我们老郑是洪江区劳模、先进,是市政协委员,你,你…” 
 
        还是年轻人容易接受这些问题一些,郑同方拉拉他妈,严肃的跟沈阳私家侦探说道,“我可以保证,我爸的品行没有问题,当然,有时候应酬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凡是和他接触的人都知道。这么多年,我爸在慈善事业的投入超过1000万,我想,这些你也许会觉得我们在自我标榜,但是你们都给去调查了解的。我们只是需要问,我们多久可以领回我爸的遗体?” 
 
        毛强站在门口,听了听情况,转身进了自己办公室,给李丽打了一个电话过去,“给他们做完笔录之后让他们先走,告诉他们我们会通知他们领回遗体的时间。然后你们三个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支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