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私家侦探总是觉得王磊刚才的话哪里有点不对

        三人来到毛强办公室,毛强指了之对面的沙发,“坐吧。谈谈你们对这个案子的想法?局长的意思是尽快定案、结案。沈阳私人侦探在我市的影响力还是不小,如果我们不能尽快拿出一个决定性的说法和证据链条出来,我们的压力会越来越大。先告诉你们,我看了卷宗和各项材料,我认为郑茂清是自杀。” 
 
        王磊手指无意识的敲打着沙发扶手,“李丽,你和刘晓林先说,我再琢磨琢磨。” 
 
        刘晓林看看李丽,“那我先说吧。我认为郑茂清是自杀,理由有三。” 
 
        “一,不论郭小玉他们怎么辩解,根据我们走访的情况,洪都最近一年的生意亏损了很多,资金上郑茂清压力很大;我还了解到洪都在银行的巨额贷款已经到期了,银行催得很紧。” 
 
        “二,现在没有任何其他人的痕迹,因为郑茂清是自杀,办公室理所当然只有他一个人。虽然郑茂清的有一只鞋子不见了,我认为也许是在空中的时候甩刀河里去了。” 
 
        “三,郑茂清衣服上的确有些磨损痕迹,我认为是他醉酒之后自己倒地所造成的。” 
 
        李丽听着刘晓林的分析,也微微点着头,“这个案子虽然是有一些疑点,但是我还是同意刘晓林的说法。洪都大堂里面的摄像头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出故障,所以我们没有办法调监控出来。但是根据两个保安的笔录,除了他们和郑茂清本人,其他人是没有洪都大厦大门钥匙的。” 
 
        毛强看向王磊,“王磊,你呢?你不是在会议室就喊着他杀吗?证据在哪里?” 
 
        王磊停下敲打扶手,“我确定是他杀。” 
 
        “你们看,洪都大厦距离河堤将近20米,哪怕是22层,鞋子飞不了那么远吧?对于郑茂清这种人来说,平时的仪表肯定是相当注重的,他总不会穿一只鞋子从外面回来,对吧?” 
 
        “两个保安都说,郑茂清跳楼之前喊了一句话,只是因为太高,他们听不清楚。那么,郑茂清喊的什么?难道郑茂清还大喊他要自杀,让大家关注吗?呵呵呵呵呵,夸张了吧!” 
 
        “我认为是凶手把郑茂清灌醉了,和他一起回到办公室,郑茂清身材高大,也许凶手力气不够,扶不起他,所以他才会摔倒地上,这就是郑茂清额头上那一块血痕的来历,因为高度不够,所以没有擦破皮;膝盖部分的摩擦痕迹也是这样来的。” 
 
        “然后,同样因为郑茂清醉酒,人事不醒,凶手没有办法把郑茂清扶走,所以就选择双手穿过郑茂清的腋窝位置,半抱半拖,拖着郑茂清走,这样用力过度的情况下,就会导致郑茂清上衣腋窝位置撕裂。” 
 
        毛强不置可否,“胖子,你的说法有一定道理,但是同样,刘晓林和李丽的看法也是有依据的。我认为是你想得太多了一点,你不看新闻吗,现在的有钱人,稍微出现一点问题,自杀的多得很。而且,既然郑茂清是酒醉回办公室,路上搞掉一只鞋很正常嘛。” 
 
        胖子严肃起来,“毛队,我认为如果我们现在就把郑茂清定为自杀太过草率。郑茂清的经济状况我们还在调查中,而且,我觉得有一个最让人疑惑的地方就是郑茂清为什么连一个秘书都没有?!保安说郑茂清以前是有一个女秘书的,三个月之前辞职了,之后郑茂清就再也没有招聘秘书了,为什么?至于车和司机,我反倒认为没有什么大问题,如果郑茂清有什么秘密,他一定会把司机支开的。” 
 
        刘晓林不以为然的说道,“王哥,怪不得毛队说你想多了。也许郑茂清觉得不要秘书更自由也说不定,这是每个人的喜好不同罢了,我认为这个很正常。” 
 
        李丽这会儿倒是觉得大家说的有有道理,有些犹豫不决。 
 
        毛强有些不耐烦,“行了,不要争论了。那就这样,等张凯那边和李元、袁飞腾他们的调查情况汇总回来,我们再开一个会,看看他们的意见。你们现在去落实卷宗上的一些证据,搞成铁证,不要大意了。” 
 
        走廊上,刘晓林拍着王磊的肩膀,“胖哥哥,我不是打击你,这一次你真的错了!我敢和你打赌,郑茂清肯定是自杀。” 
 
        王磊给了李丽一个眼神,“刘晓林,你去搞卷宗,我找李丽去帮我办点私事,队长问起帮着打个掩护,怎么样?” 
 
        刘晓林一拍胸口,“去吧,没有问题。那点卷宗,我一个人搞起来快得很,你们记得早点回来就行了。” 
 
        坐在李丽的甲壳虫上面,李丽一头雾水的问道,“死胖子,你想要干什么啊?” 
 
        王磊的笑容很奇怪,“等一下,我先打个电话。然后我们去洪都大厦。” 
 
        李丽边启动甲壳虫,边看了一眼胖子的手机屏幕,上面是一个笑颜灿烂的女孩,李丽抽抽嘴角,“胖子,你不用这么肉麻吧,把你老婆的照片都搞成屏保。” 
 
        胖子大惊失色,“李丽,你吃醋了,告诉你我可是名花有主的哦。” 
 
        李丽一伸手抓住沈阳私家侦探腰上的赘肉,狠狠一拧,“你个死胖子,你说什么呢,你就一堆牛粪,谁看上你才怪,哼,哼。” 
 
        王磊痛得大呼小叫,“李丽,李姐,我错了,你是鲜花,我是牛粪,我是牛粪,不要再拧了,再拧肉就掉下来了。看着路开车,双手握住方向盘,不然要出车祸的啊…” 
 
        李丽得意的放开手,却总是觉得王磊刚才的话哪里有点不对,仔细一想,脖子上一片红色悄然扶起,自己要是鲜花,死胖子要是牛粪,那不就是那啥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吗?“切,死胖子,油嘴滑舌,不和你说话了。” 
 
        胖子接通电话,立刻正襟危坐,“老婆,我中午有点事情,没有办法过来接你,你只有自己做午饭了,中午的菜我早上已经全部洗干净、切好装盘在冰箱里,你拿出来句可以炒了。老婆,对不起啊,晚上我给你做好吃,好不好?……” 
 
        听见旁边死胖子和林珑的甜言蜜语,李丽的眼中闪过一道阴霾,犹如虽然雨停了,却依然阴暗的天空。唉,找个喜欢自己的容易,刘晓林和袁飞腾都喜欢自己,平时也经常言语试探自己。想要找个自己喜欢的就艰难了。牛粪,好的牛粪早就被别的鲜花霸占了! 
 
        洪都大厦这边早就恢复交通了,来来往往的车辆和人群,大部分的人都不会知道就在几个小时之前,自己脚下踏过的那一块地面,俯卧着一具尸体。 
 
        李丽摇摇头,丢开心里的胡思乱想或者说哀怨自怜更恰当一些吧。娴熟的把甲壳虫倒进车洪都门口的停车位,直接抢过胖子手里的电话,“林珑,我们做事了,回头让王磊给你打电话哦,你们好肉麻啊,咯咯咯咯咯。” 
 
        电话那边的声音很柔,很好听,“呀,李丽啊,对不起了,是不是打扰到你们工作了,我没事,就是王磊话多……” 
 
        李丽不理睬王磊怒视的眼神,和林珑聊了几句,挂断电话,顺手一抛,沈阳调查公司赶紧手舞足蹈的去接住自家手机。李丽顿时感觉心情舒畅了很多,“改天我约林珑去逛街买衣服,死胖子,你给我老实点,否则我叫林珑收拾你,知道吗?现在怎么安排,你说?我们还要抓紧点时间,毛队总是找不到我们的话我们就惨了?” 
 
        王磊点点头,“走吧,我们去郑茂清的办公室,看看现在有哪些职员在,我有几个问题需要问一问他们。你想要逛街尽管去,我和林珑一起陪你,我帮你们拎包多好,呵呵呵呵呵。” 
 
        很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两人刚走进洪都的大堂,早上去重案队做完笔录的两个保安中的一个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李警官,你们来了。” 
 
        李丽点点头,“哦,何大牛啊,我们有事在来看看。你们今天上班的人多不多?我们准备找几个员工谈谈” 
 
        何大牛摇头,“李警官,楼上人都走了,半个小时之前老板娘和小老板来了,让上班的员工全部回去,放假三天。现在大厦上班的都是租出去的其他楼层的公司。” 
 
        李丽看向王磊,王磊很感兴趣的问道,“你们公司的人全部放假了,不错,老板出事也该放假。你们老板娘和小老板还在不在?” 
 
        何大牛继续摇晃着脑袋,“他们在上面呆了20分钟也走了。我明天都准备辞职了,你们说老板都死了,我还是换个单位好一点,免得沾染霉运,是不是?” 
 
        王磊笑眯眯的说道,“也是,换个单位也好。何大牛,你是保安,这里进进出出的人你一般是比较清楚的,我问你,郑茂清以前的那个秘书,就是那个肖梅去哪里了?” 
 
        说起肖梅,何大牛马上两眼放光,“肖梅我认识,我认识。要我说这栋大楼里面几百号人就没有不认识肖梅的。那是我们洪都第一美女,嘿嘿嘿嘿。不过她辞职好几个月了,然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李丽一瞪眼,“何大牛,你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说点有用的,嗯?” 
 
        顿了顿,何大牛马上一本正经的模样,“那个,那个,我听说肖梅是老板的二奶,是怀孕了才辞职的。就为这个,老板娘和老板在办公室吵过好几次。不过肖梅辞职以后真的没有人见过她。前几天老家来人找她,找到公司来,最后还是只有空手回去。” 
 
        “打电话?嘿,李警官,肯定是打过电话啊,前几天那个什么肖梅的堂哥不是打了几天电话,肖梅的手机始终关机,我还帮她堂哥打了电话的呢。听肖梅堂哥说,他还去了肖梅住的地方,也是没人。” 
 
        李丽瞟了一眼王磊,这个死胖子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看着自己和何大牛,算了,不和这个死胖子计较,自己问吧,“何大牛,你说你听见郑茂清和他老婆吵架,你是保安,在大堂,你怎么听见啊?还有,郭小玉怎么说郑茂清没有二奶、情人什么的啊?” 
 
        何大牛赶紧辩解,“哎呦,李警官,在你面前我怎么敢乱说啊。他们吵架我们公司很多人都听见的,大家都知道啊。那个,老板娘当然要说老板没有二奶了,你说人死了也得要点脸面不是?” 
 
        王磊暗示李丽,李丽指着大堂里面的保安登记的桌子,“行了,深圳私家侦探,今天我们就问这么多。你把肖梅的住址给我们一个。” 

支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