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私家侦探毕业之后很好找工作

        肖梅住在临(海)金裕小区。金裕小区在临(海)市郊,是临(海)很有名气的高档住宅区。临水河环绕整个小区,风景很优美。 
 
        两人驱车过来用了将近半小时,刚从广州私家侦探大厦出来就碰见毛强打电话,被王磊支吾过去了。为此李丽很是不满,责怪王磊连累自己回去也要挨队长骂。胖子签订了一系列好吃好喝的不平等条约才让李丽答应开车前往金裕小区。不然出租车坐过来那得多少钱,胖子还不心痛死。 
 
        小区门口的保安对肖梅也有影响,看来美女的影响力的确不小。不过他们也好多天没有见过肖梅了。但是小区保安提供了一个情况证实了何大牛的说法,郑茂清经常来肖梅这里过夜。小区保安巡逻也好,好奇也好,都曾经观察过,或者说偷窥过肖梅的情况,所以大致比较清楚。 
 
        小区保安同样证实了何大牛说的肖梅的堂哥来找她的事情。事实上肖梅的堂哥在金裕小区门口足足等了四天才离去。 
 
        但还是有两个情况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第一,肖梅的堂哥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不像打工的。而且,他每天来了之后都是在保安室里面坐着等待,和保安们抽抽烟、聊聊天什么的,大家也混得比较熟悉了。好几个人都觉得他说起肖梅的语气太亲热了,不像堂哥,更像恋爱中的男女朋友。 
 
        第二,肖梅的房子是买的,不是租的。根据物业提供的资料,买房子也是一个中年男人陪着来的,一百多万是那个男人刷卡一次性付款的。 
 
        物业看过李丽手里的照片之后确认就是郑茂清。 
 
        李丽走出物业,叹了一口气,“现在的这些男男女女啊!胖子,我认为是肖梅和她所谓的堂哥为了郑茂清的钱杀人,这样包括郑茂清的鞋子、衣服的磨痕这些就都可以用你在毛队办公室的解释来说通了。你看,现在两个人肯定是潜逃了。” 
 
        王磊笑起来,小眼睛瞅着李丽,“哟,你大美女挺厉害的嘛,这么快就得出结论了,呵呵呵呵呵。” 
 
        李丽立即张牙舞爪对着王磊的腰部,“死胖子,你再敢讥讽我,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啊?” 
 
        王磊呵呵一笑,双手高举,“我投降,我投降。唉,李丽啊,你怎么搞得像我家林珑一样,动不动就武力伺候啊?!女人,要温柔嘛。” 
 
        “好啊,改天我就告诉林珑,你嫌弃她,你觉得她不够温柔,对吧,嘿嘿,胖子,你死定了!” 
 
        “啊,不要啊……” 
 
        直到站在肖梅的房子面前,两人才停止了斗嘴。李丽推推门,门是锁上的。李丽耸耸肩,“打不开,怎么办?” 
 
        王磊扫视了一下,这是一幢两层小别墅,没有围墙,只是一大片小叶黄杨种植在房屋四周,既好看,也适当和周围做一个分割。王磊指着李丽那边,“你走左边,我走右边,看看有没有没有关的窗户。如果实在进不去,就叫物业来撬门,既然来了,肖梅又有那么大的嫌疑,我们总是要进去的。” 
 
        李丽刚绕了一半,王磊在那边喊她了,“李丽,这边有一扇窗户没有关紧的,你到门口等着,我先进去给你开门。” 
 
        王磊拉开一扇窗户,哦,原来是厨房,怪不得没有关。这边保安严密,加上四面环水,只有一条路进出,摄像头也多,小偷小摸的还是很稀少。 
 
        厨房的窗户不大,王磊先伸进去一只脚,糟糕,肚皮有点大,卡住了。王磊哭笑不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提臀、收腰,缩腹,好不容易挤进去,人已经开始出汗了。没顾得上细看,王磊穿过厨房、客厅,给李丽打开了门。 
 
        李丽刚刚进来,看见王磊的狼狈样,还没有来得及发笑,楼上传来“嘎吱”一声。两人对视一眼,马上掏出枪,李丽闪身躲在沙发后面,王磊垫着脚,抢上几步,静静的站在楼梯侧面,这里也是一个死角,上面下来的人看不见这里,两个人的位置正好互相掩护。 
 
        李丽小心的从沙发旁边看出去,没有人。她对王磊指指楼上,王磊点点头,猫着腰,9mm转轮的枪口始终指着楼上,李丽尾随其后,两人悄然向楼上摸去。这时,楼上又传来一阵“踢踏、踢踏”的脚步声,接着,“啪嗒”的关门声。 
 
        蹑手蹑脚的摸上二楼,二楼一共三个房间,左边两个,右边一个。李丽露出询问的目光,王磊指指自己,指向右边;指指李丽,指向左边。。 
 
        两人各自贴着一面墙壁慢慢向前。王磊停在右边门口,侧身蹲下,枪口指着门;向李丽点点头。 
 
        李丽背靠着墙,右手枪口瞄准第一扇门,左手伸出去轻轻的、轻轻的转动门锁,门打开了一条缝,李丽探身过去。 
 
        这是一间书房,里面装修别致,除了书柜里面稀稀拉拉几本书之外,桌上的巨大的一体式电脑还是很有档次的,电脑开着机。房间不大,一眼就看得穿,空无一人。 
 
        李丽继续向第二个房间摸去。同样的动作,房间同样应手而开,除了这是一件客房之外,里面包括卫生间同样的没有人。 
 
        广州私人侦探走出来,看见王磊微笑着看着她,这才反应过来。很明显,二楼右边最大这一间是主卧,如果让自己选择,也会住进这一个房间。现在的问题是这幢楼里面应该没有人才对,有人就奇怪了。胖子平时疲沓得很,关键时刻还是很细致体贴的。 
 
        没有多余的废话,这次王磊指着自己、指指左边、指指上面,然后看向李丽,李丽明白的点头,然后伸手开锁。 
 
        李丽的动作很柔和,把手一丝一毫的转动,声音非常轻微。把手转到底了! 
 
        两人对视一眼,李丽用力的一推门,“咔嗒”,门锁平时细小的回弹声此时却如此的动魄惊心。 
 
        王磊一个健步直直的冲向房间左边,李丽一个前滚翻,稳稳的单腿跪地,枪口指着屋内右边,两人配合天衣无缝,“警察,不许动!” 
 
        房间右边是阳台,左边是客厅。一个男人坐在靠窗的沙发上傻傻的看着王磊,随着二人的叱喝和枪口的指向下意识的高举双手,房间里酒气冲天。 
 
        王磊没有因此而松懈,对李丽摆摆头,李丽上前接手,盯着这个一身浴袍、鸡窝发型、胡须寸长的男人。王磊迅速的检查完卧室、卫生间,确定没有其他人,才回到客厅。李丽早就摸出手铐把这个男人反铐了起来,并把他推到靠墙的位置蹲下了。 
 
        看见王磊确认房间里再也没有人了,两人才放松下来,驾轻就熟的把枪插进腰间的皮套。李丽厉声问道,“你是谁?你在这里干什么?说!!!” 
 
        到了这个时候,这个男人还是浑浑噩噩,明显饮酒过量。李丽打量了一下,拿起茶几上的电热水壶,揭开看了看,拧过来从这个男人的头上淋了下去。 
 
        效果堪称强烈,这个男人立刻抬起头,惊慌万分,“嚯,不关我的事,嚯”怪叫,身体挣扎扭动,站了起来或者说对着李丽扑过来。 
 
        广州调查公司笑了,李丽实在火爆,他一只手抵住这个男人的肩膀,“我们是警察,看看,这是我们的证件。你是谁?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我叫刘宇新,我是肖梅的男朋友,我在这里很正常啊。你们是警察怎么样!警察了不起啊!警察就可以随便冲进别人家里用枪指着人吗!” 
 
        10分钟之后,大家都坐在沙发上,刘宇新的手铐也解开了,还去洗了一个脸,换了一身衣服。王磊早就洗干净电热水壶和三个杯子,正在烧水准备给大家泡茶,李丽早就习惯他的莫名,没有理睬他,只是盯着刘宇新,听着刘宇新的诉说。 
 
        刘宇新和肖梅是大学同学,两人从大二开始就是恋人关系,可惜最甜蜜的爱情也没有经受住进入社会后的风吹雨打。 
 
        肖梅人漂亮,在学校就是中文系的系花,毕业之后很好找工作。第一个也就是最后一个工作就是洪都集团的总裁助理,也就是郑茂清的助理兼秘书。刘宇新就要凄凉一些了,经济系毕业。经济系其实在大部分懂行的眼里就是一个万金油专业,什么东西嘴里都可以来几句,实际工作就眼高手低,刘宇新也不例外的陷入了这个怪圈,一直没有找到满意的工作,不停的跳槽。 
 
        才开始两人还一起租房子住,知道去年5月开始,肖梅提出分手,然后搬了出去。刘宇新痛苦了一段时间,原本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和肖梅有任何的交集,谁知道去年12月3号那天,肖梅给他打电话,他第一次踏进了肖梅的家。 
 
        刘宇新也是聪明人,看见这幢豪宅和楼里价值不菲的装修、家具,自然的目标凭肖梅的能力不可能买得起的。那天晚上,肖梅对他哭诉,剧情很老,也很残酷。 
 
        肖梅的母亲重病,需要30万手术,郑茂清拿出了钱,肖梅给他自己的身体和青春。 
 
        酒后,肖梅告诉刘宇新,自己心里自始至终爱的还是他,一直没有忘记他。现在母亲过世了,她想要离开郑茂清,想要和和刘宇新重归于好。酒精的刺激、昔日的恋人,再加上刘宇新内心又何尝不是想着肖梅。顺理成章,从那晚开始,两人又在一起了。 
 
        肖梅告诉刘宇新,需要时间来处理和郑茂清的事情,东莞私家侦探为了不产生变化,刘宇新都是接到肖梅的电话或者短信之后才会来这幢别墅。直到十天之前…… 

支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