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私家侦探总有一个人在撒谎

        十天前的早上,真的是早上,才7点。刘宇新还在床上翻来覆去,肖梅打电话过来了。肖梅在电话里的声音很急促,“新宇,你在家吗?马上到我这里来,我有事和你商量。快一点啊!马上!” 
 
        深圳私家侦探追问肖梅究竟有什么事,肖梅没有回答,只是一直催促他马上过去。放下电话,刘宇新用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脸都没有来得及洗洗,就冲肖梅那边去了。 
 
        肖梅穿了一件睡衣,双眼红肿,看得出来刚哭过,哭的时间还不短。刘宇新小心翼翼的陪在肖梅身边,抱着她,不停的安慰着。等到肖梅终于冷静下来,第一句话就把刘宇新刺痛了。 
 
        “新宇,我有孩子了,但是我不知道是郑茂清的还是你的。” 
 
        定了定神,刘宇新温柔的抚着肖梅的脸庞,“梅子,我们结婚吧,不管是不是我的孩子,我都会爱他一辈子的。” 
 
        肖梅冷冷一笑,“这个以后再说吧。昨晚郑茂清的老婆郭小玉找到我这里来了,和我吵架,还想打我,被我打跑了,哭着跑的!哼,今天我要和郑茂清约好了,他答应拿100万出来,然后我和他再一刀两段。” 
 
        肖梅的眼里闪烁着寒芒,“他郑茂清想得轻巧,我的青春全部耗在他身上,100万,哼,我要他至少拿200万出来,不然我杀了他!” 
 
        刘宇新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肖梅看了一眼他,也搂着他,娇笑道,“新宇,等我今天拿钱回来,我们再把这套房子卖了,然后我们回老家结婚,好不好,我陪你一辈子,好不好?” 
 
        刘宇新鬼使神差的点着头。 
 
        只是刘宇新没有想到的是,肖梅中午出的门,下午4点10分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说拿到钱了,马上就回来。 
 
        这个“马上”就是十天! 
 
        刘宇新等了几天等不到人,肖梅手机关机,短信不回。刘宇新情急之下就趁保安不注意,跑进来住下等着肖梅,他倒没有翻窗,肖梅给了他钥匙的。在刘宇新心里想来,这是肖梅的房子,价值100多万,她总是会回来的,哪怕是回来处理房子。 
 
        听完刘宇新的诉说,李丽问王磊,“王磊,要不让队里来人把他带回去,等核实了情况再来说他的去留,怎么样?” 
 
        王磊眯着小眼睛微笑颌首,“按你说的办吧。我给毛队打电话,估计他也着急了。” 
 
        毛强在电话里真的毛躁了,“胖子,你究竟搞什么啊!告诉你,袁飞腾和李元把郑茂清的车和司机都带回来了,我们做了检测,没有问题;张凯那边的调查也没有问题。我说胖子,你就不要在节外生枝了,陆局一直等着我们的结论,郑茂清就是自杀。” 
 
        深圳私人侦探在旁边听得很清楚,忍不住直接抢过手机,王磊翻翻白眼,这是今天第几次被这个彪悍的女人抢走手机了啊。 
 
        李丽的确称得上“彪悍”二字,拿过电话,不管三七二十一,“毛队,我们在肖梅的别墅发现一个嫌疑人,是肖梅的男朋友,他证实肖梅有杀死郑茂清的动机。我们还有事,我们把人拷小区保安室,你看你安排谁来把他带回去做笔录。” 
 
        毛强挂断电话,想了想,叫上刘晓林,一起前往金裕小区,顺便也躲一躲陆海涛半个小时一次的质询。 
 
        王磊坐在甲壳虫里,闭眼养神,过了两三分钟,奇怪,甲壳虫启动了,为什么不开动啊。睁开眼,李丽正瞪着他,两人大眼瞪小眼,王磊很奇怪的问李丽,“你怎么不开车啊?” 
 
        “我倒是想开车,我们该去哪里啊?”李丽气不打一处来。 
 
        “哈哈哈哈哈哈,李丽,哈哈哈哈哈哈,你不是给毛队说的我们还有事吗?我在等着你安排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死胖子,李丽心里恨恨的骂了一句,直接伸手扭住隔壁的肥腰,顺时针转了360度,“王磊,和老娘我过不去,是吧?是不是宁死不屈啊?是不是就是不说去哪里啊?” 
 
        王磊杀猪般的惨叫,“姐,我的姐,我们去郑茂清家里,去郑茂清家里,好痛啊,放手啊,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啊……” 
 
        李丽轻盈的驾驶着甲壳虫,“王磊,我认为郑茂清是肖梅杀死的。也只有肖梅才有那个可能把郑茂清灌醉,然后把郑茂清从楼上推下去。我认为应该通知毛队,抓紧时间对周围市县发布肖梅的通缉令,否则时间越长越不好抓她归案。” 
 
        王磊若有所思,“不着急通知队里。你说是肖梅杀的郑茂清,你不要忘记了郑茂清办公室的保险箱里面的钱没有丢失的。” 
 
        “切,王磊,我始终认为是肖梅拿到郑茂清的给的100万,嫌少了,然后杀人潜逃。保险箱,哼,那是她不知道密码,当然打不开了!她要是没有潜逃,为什么没有回去见刘宇新?!我认为刘宇新在给肖梅打掩护,或者在等着风声平息下去之后帮忙处理肖梅的那套房子。” 
 
        王磊点点头,“你的说法也有道理。我们先去看看郭小玉那边的情况,不着急给毛队汇报吧,反正你已经通知他派人带刘宇新回去了。” 
 
        郑茂清的家也是市里的高档别墅区。如果说金裕小区是人工雕琢,那么临河别墅群就是大自然的宠儿,没有丝毫的烟火气,秀丽如画。郑茂清和郭小玉两人住在这里,儿子郑同方自己在市里买的高层。 
 
        车停在郑茂清别墅面前,深圳调查公司点了几下喇叭,里面出来一个年轻人,看打扮好似花匠。 
 
        进去才知道,现在别墅里面除了郭小玉母子,还有一个厨师,一个花匠,一个保洁工。好玩的是,这三个都是年轻小伙子,不仅让人有些遐想。郭小玉身体有恙,出来打了个招呼就回房间了。李丽也没有什么客套话,直接让郑同方带路去郑茂清的房间看看。 
 
        王磊没有去书房,站在别墅的大落地窗看着外面。 
 
        虽然是冬天,但是临海历来少雪,加上这边小区的维护搞得很好,每家每户一堵红砖墙环绕,据说连室外地下都是铺设的暖水管,确保树木、花朵的温度。所以一眼望去,一片绿色夹杂着零星的枯枝,意境幽雅到极致。 
 
        王磊感叹了几声,走出客厅,围着别墅主楼转了一圈。 
 
        不知是郑茂清打理的还是郭小玉的爱好,别墅周围的庭院种植了一些玉兰和杜仲,分布很有规律。现在的季节虽然没有开花,但是枝条摇曳,让人沉醉。 
 
        别墅背后还新栽种了几颗银杏,不大,但是有些枯萎了,很可惜。王磊遗憾的走近一颗银杏树,抚摸着树干,要是秋天,可以看见金灿灿的扇形树叶,非常美丽。 
 
        李丽在郑茂清的书房认真的检查了一遍,除了一些很普通的笔、书、电脑之类的,郑茂清没有留下什么。也许留下了也被郭小玉收起来了吧,李丽心里想着。 
 
        郑茂清和郭小玉多年以前就分房了。郑茂清的的卧室很干净,看得出来每天有专人打扫,连窗台上都没有落下的尘埃。李丽不甘心啊,要是郑茂清留下点纸条什么的,写明自己是去见肖梅,这个案子岂不是就立马定案了啊。不死心的李丽甚至学着电视里面,每一堵墙都伸手敲敲,希望发现一间密室。 
 
        “铎铎”的敲击声让郭小玉躺不下去了,她走出卧室,强忍着怒气问道,“李警官,你们在找什么?如果你们愿意告诉我和我儿子,我们可以帮着你找。或者你要是喜欢,你也可以把这栋别墅拆掉,也许可以满足你的好奇心!” 
 
        本来站在李丽身后的郑同方上前一步扶着自己的母亲,不好意思的给李丽道歉,“李警官,我妈是伤心过度,语气不好,希望你不要介意。” 
 
        李丽“呵呵”一笑,“没事,没事。不过,我们倒是有点事情想要问一问你和你妈妈。要不我们还是去客厅吧,这边我看完了。” 
 
        三个人坐在客厅,郭小玉也平静下来了。遇到这种事,警察来家里调查那是很正常的,谁也避不开的。郑同方给每个人面前摆了一杯水,然后坐在李丽对面,看了看还在溜达的王磊,有些意识到什么的问道,“李警官,你说吧,是不是有些不好的消息?没事,我和我妈妈撑得住的。” 
 
        李丽清清嗓子,把肖梅的事情娓娓道来,郭小玉的脸已经苍白一片,“怪不得,怪不得,去年开始他就经常应酬到夜不归宿,枉我还那么信任他。我还在公安局告诉你们他没有情人,呵呵呵呵呵,情人,连孩子都要养出来了……”
 
        郭小玉终于克制不住自己,深圳婚姻调查公司紧紧的抓住旁边儿子的手臂,失声痛哭。 
 
        郑同方一边安慰着自己的母亲,一边对李丽说道,“李警官,你说这件事情我和我妈的确都不知道,否则在你们队里我就说出来了。人都死了,这些还有什么说不得啊,对吧?” 
 
        说着,郑同方突然站起来,对李丽深深的鞠了一躬,“李警官,希望你们能尽早抓住凶手,给我们家里,特别是给我妈一点安慰吧。” 
 
        李丽赶忙站起来扶起郑同方,“你不要这样子。抓住凶手不仅是你们家属的愿望,也是我们警察的职责。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到最大力量的。” 
 
        王磊在一旁劝解道,“凶手我们一定要抓到的。不管你爸做错了什么,他的生命已经偿还了一切,对吧。希望你们节哀顺变。” 
 
        李丽瞟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王磊,翘嘴努努大门,北京私家侦探心领神会,对郭小玉和郑同方再次劝解之后就告辞离开。 

支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