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私家侦探情到深处情作怪

        回去已经快到下班时间了,路上李丽给毛强打了电话,毛强让二人直接下班,第二天早上开会。李丽把王磊送到老地方——临海市福利院。 
 
        林珑是在福利院长大的,对这里的感情很深。大学毕业之后主动要求回来,为此跑了很多次民政局才达成愿望,东莞私家侦探也经常性的跑来义务劳动。 
 
        林珑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李丽一个急刹,停在林珑面前,“美女,赶紧上车,姐姐带你玩去。”林珑笑嘻嘻的弯腰递给李丽一小盒蛋糕,“给,李姐你尝尝,我今天教小朋友们做的,挺好吃的。我们就不麻烦你了,李姐,我们还去买菜呢。” 
 
        王磊早就跳下车,接过了老婆手里的挎包和另一盒蛋糕,顺手把挎包挂在脖子上,惹得李丽哈哈大笑,“胖子,你这副打扮太时尚了啊,哈哈哈哈哈哈。行,我走了,你们俩公婆慢慢亲热去。” 
 
        林珑挽着王磊慢步在人行道上,林珑不时被胖子逗得笑逐颜开。慢慢的,胖子身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塑料袋,十足一个火星人打扮。 
 
        两个人聊着天,偶尔买点小吃,林珑总是自己吃一口,递到王磊嘴里喂他一口。很平静、安宁,很普通的小市民夫妻生活,但是王磊非常满意,如果说他自己有什么心愿,那么王磊希望能够和林珑这样牵手到死去那一天。 
 
        早上6点半,王磊的固定起床时间。 
 
        习惯的轻声起床,王磊走进厨房,打开抽油烟机的灯,这个灯泡功率是1W,不会有光线反射到卧室,拿起昨天晚上提前准备好的大米、小米和玉米细粒,今天给自家老婆做三米粥,益气,对身体好,王磊笑得很甜蜜。 
 
        8点,重案队会议室,包括张凯在内大部分人都到齐了,毛强准点大步走了进来,左右扫了一眼,“很好,都到了,准备开会吧。昨天李丽他们很不错,抓到一个嫌疑人,让案子有了新的突破,我们连夜审讯过,有些情况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 
 
        “嗯,王磊呢?王磊又死到哪里去了?”张凯坐了平时王磊的位置,毛强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会议室里的几个人集体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毛强的身后,毛强一回头,一张讪笑着的胖脸就杵在自己面前,不到10厘米,吓得毛强立即后跳了半米远,众人大笑。 
 
        毛强脸一沉,正准备训斥一番这个胖子,王磊抢先开口了,“毛队,我们一起去把杀害郑茂清的凶手抓回来吧。” 
 
        除了李丽,其他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今天不是开会准备结案吗?!郑茂清不是自杀吗?!凶手,哪里冒出来的凶手啊?! 
 
        毛强没有兴趣训他了,死死的盯着王磊,“胖子,你在搞什么鬼?说清楚,谁是凶手?证据是什么?去哪里抓人?” 
 
        东莞私人侦探笑得很腼腆,“哦,我不是早就说了郑茂清肯定是他杀吗?怎么你们还一直以为是自杀啊。抓谁暂时不说了,因为要去了我才能够把证据拿出来给你们看。放心,不会抓错人的,要是抓错了我写1000字的检查,怎么样,毛队?” 
 
        毛强觉得自己要疯了,甩甩头,让自己清醒清醒。和胖子一起工作时间也不断了,胖子是很懒、是很搞怪,也的确经常搞得大家措手不及,但是!胖子在刑侦上面还没有出过错,至少自己没有看见他出过哪怕一次错!!! 
 
        毛强没有再说其他的,手一挥,“大家行动吧,听王磊指挥。” 
 
        张凯算是领教了重案队“胖子”的莫名行为了,他很好奇,专注的看着胖子的一举一动,默然的跟随着大家。其实,在张凯心里,原本认为这是一个板上钉钉的自杀案,谁知李丽早上告诉他肖梅的情况,他才知道原来肖梅是杀人凶手。本来以为肖梅已经潜逃很多天了,结果胖子早上一来就让去抓人。“厉害啊,厉害,潜逃这么长时间的人被他一夜之间就掌握住行踪了,”张凯心里赞叹着。 
 
        王磊和李丽在前面领队,后面三台车跟着,速度很快。李丽很开心,问题也很多,“王磊,昨晚是不是你去了盯梢了,是不是半夜才回家?现在去人还在不在?怎么不叫我?你昨晚怎么舍得去蹲点了,让林珑一个人在家?嘿嘿嘿嘿” 
 
        王磊无语的摇摇头,“话痨。我才不会去盯梢。人在不在去了不就知道了,你好好开车吧,到了叫我,我睡觉了。” 
 
        李丽鄙视了他一眼,在家对老婆献殷勤,上班时间睡觉,薅社会主义羊毛不是,鄙视你,哼。不过想着自己在这次案件你们的功劳,李丽又禁不住骄傲。 
 
        开了一半的路,前面一辆车突然急停,吓得李丽赶紧刹车,王磊的胖脸“啪”的撞在仪表盘了,王磊揉着脸,睁开眼,惊奇的看着前面,看着李丽,“李丽,你这是去哪里啊?” 
 
        李丽顿时感觉不妙,心虚的问道,“死胖子,你说去抓凶手,我这不是去肖梅的家的路吗?难道你认为我会走错路吗?” 
 
        王磊更加的惊奇,“我什么时候说了去肖梅家啊?你说你知道路,我以为你真的知道路。嘿嘿嘿嘿……” 
 
        李丽大窘,咬紧牙,转头看向窗外,闷声问道,“王磊,我们去哪里,快说?” 
 
        “原来你真的不知道啊。我们去郑茂清家啊。” 
 
        东莞调查公司甲壳虫的油门怒吼,冲刺了两三米,近乎一个漂移的动作,掉头而行。后面的人懵了,毛强压住愤怒,大清早你个死胖子玩我们啊,“刘晓林,你干什么,跟上啊。蠢。” 
 
        后座的李元和袁飞腾强忍着笑,刘晓林满脸委屈,你说我招谁惹谁了!有本事你骂王磊去啊。 
 
        这一次没有走错路,很快,几台车停在了距离郑茂清的别墅门口十米处。几个人跳下车,毛强低声问道,“几个人?” 
 
        王磊举起四个手指头,说了一句,“大家注意,对方可能有或利器武器。” 
 
        众人谨然,掏出枪,看向毛强。虽然到现在毛强还不知道为什么要到郑茂清的住宅来抓凶手,但是老警察在这种时候是绝不会有半点犹豫的。 
 
        “大家注意,尽量不要开枪。如果要开枪,只能击伤,不到万不得已不准下死手。” 
 
        7个人前后交错,悄无声息的奔向郑茂清的别墅。 
 
        毛强率先推开别墅的院门,院子里没有人,看来人都在别墅里面。也是,这么早,又不是上班族,很大的可能性应该是屋内。 
 
        别墅门口,几个人分两边警戒着,毛强低声安排,“刘晓林开门,袁飞腾,你和李元负责楼上;张凯,你和李丽左边,我和王磊右边。” 
 
        刘晓林取下背上的重达35磅的全金属纯黑色破门槌,毛强开始数数,众人枪口前指。 
 
        “一、二、三” 
 
        “砰”的一声巨响,别墅的大门应声而开,木屑四溅。 
 
        刘晓林向旁边一闪,持枪守在门口,其他人如猛虎出山,直扑而入。 
 
        客厅,“安全” 
 
        厨房,“警察,蹲下,蹲下,双手抱头。”“你们干什么,干什么?” 
 
        楼上主卧,“警察,不许动”“啊,啊,啊” 
 
        楼上阳台小花圃,“警察,不许动。” 
 
        声音逐渐安静下来,王磊眯了眯小眼睛,只有三个地方有人。王磊转身跑向大门,刘晓林一愣,跟了上去。王磊刚转到别墅后院就看见刘宇新正在努力爬墙。 
 
        围墙有点高,刘宇新连接几次没有爬上去,这边王磊和刘晓林一前一后已经追了过来。刘宇新放弃了翻墙出去的想法,从兜里掏出一把匕首,恶狠狠的向王磊对冲了过去。 
 
        看见刘宇新没有枪,王磊送了口气,边跑边收好枪,几秒钟,两人接近了。刘宇新一个冲刺,右手匕首向着王磊的左胸插去。 
 
        王磊低头、侧身,匕首从后脑勺挥过,王磊右手一挥,抓住刘宇新的右腕,一个转身,后背靠住刘宇新,手一拉,一扭腰,标准的过肩摔。“啪”,刘宇新仰面摔在地上,王磊右手用力一拧,刘宇新痛得松开了紧握的匕首。刘晓林也赶了过来,干净利索的把刘宇新铐了起来。 
 
        东莞私家侦探摸出电话,打给毛强,让毛强把所有人都带到后院来。郭小玉一路上不停的大吼大叫,“你们要干什么,我要告你们,我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厨师和花匠都低着头,一声不吭。 
 
        大家押着人,都看着王磊,王磊微笑着,走到一颗银杏树边,脚尖点点地,“就是这颗树,墙边那里有工具,拿过来我们开挖吧。”郭小玉、郑同方惨白的面容没有了丝毫血色,人无力的瘫倒在地上。 
 
        刘晓林几个卖劲的挖地,王磊环抱双臂,靠在树上,看着坐在地上的郑同方和郭小玉,脸上有一丝淡淡的嘲讽,“我估计肖梅是郑同方杀的吧?郑同方,你冒充你爸约肖梅来拿钱,肖梅来了之后你杀害了她,你妈发现了,不仅没有报警,还帮着掩埋了尸体,对吧?” 
 
        “郑茂清是不是后来也觉察到了,郭小玉你是不是把他灌醉了,然后被你亲手推下楼,我没有说错吧?那天李丽说能够灌醉郑茂清的又不让他提防的只有肖梅,其实李丽少说恶劣一个人,就是你,郑茂清的结发夫妻,呵呵呵呵呵。而且,我想除了保安和郑茂清,你也应该有洪都大厦的钥匙。昨天我和李丽没有抓你,是因为你们这里有四个人,我担心安全问题而已。” 
 
        “对了,我还有一个问题没有找到答案,郭小玉,希望你告诉我,郑茂清被你推下楼之前喊的什么?” 
 
        郭小玉凄凉的笑着,“他喊什么,他还能喊什么。他喊着问我为什么要这样?!我为什么要这样,郑茂清这个老混蛋,我陪了他几十年,洪都走到今天,我付出的比他更多。有钱了,玩女人;玩女人也就算了,居然还想离婚,居然还把那个贱人搞大肚子,他是想逼死我们母子啊。一个月之前我就想杀死他,监控是我故意弄坏的,他不仁,我们当然不义了……” 
 
        所有的案情到现在是水落石出了,看着树下逐渐露出来的残缺不全的一具孕妇尸身,大家嘘嘘感叹不已。 
 
        毛强开始通知局里加派人手过来做彻底清查,张凯疑惑不解的问道,“王磊,你怎么知道这颗树下会有肖梅的尸体?” 
 
        王磊咧嘴一笑,“张队长,这是冬季,虽然是冬末,但也是冬天。银杏这种树要移植也应该是春天吧,更别说这颗树下面的昆虫实在太多了一点吧,难道它们不是因为发现了食物的缘故吗?呵呵呵呵呵” 
 
        李丽、刘晓林和袁飞腾、李元齐齐的鄙视了张凯一眼,对南京私家侦探竖起中指!我们虽然也被死胖子蒙在鼓里,至少到了这里,这点还是看得懂,你张凯一个分区刑侦队长,切!!!张凯掩面泪奔!!!

支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