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私家侦探一路上没有像平时那样开玩笑了

        十多分钟之后,临时加班的食堂员工给大家端来了热气腾腾的汤面。西安私人侦探一边喝着汤面一边分派任务,“李元、袁飞腾,我们三个人负责调查死者的一切背景资料,联系死者父母;刘晓林,你去骊山路派出所,让他们协助你把昨晚12点到2点整条骊山路能够找到的监控录像全部调出来,我想总有一些商店或者宾馆门口会有监控的,一个都不准遗漏;王磊,你和李丽联系死者的工作单位,单位里面的电脑要搬回来,然后把死者手机的通话记录全部调出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有情况随时通报,下午4点汇总,行了,抓紧吃了开始行动,时间很紧迫!” 
 
        刘晓林刚到骊山路派出所门口,就看见所长温岭已经等在外面了。温岭握住刘晓林的手,很热情,“小刘啊,局里已经通报给我们了,需要我们做什么,你说?” 
 
        刘晓林没有客套,“温所长,毛队派我来像你们寻求协助。我需要你们所里的弟兄协助我把骊山路所有可以外拍到街面实况的监控录像找到,拿回队里。你们对骊山路这一片熟悉,温所,请你多多支持啊!” 
 
        温岭笑了,“没事,没事。这么重大的案件我们一切全力协助。我来安排,你稍等。” 
 
        温岭立即召集了值班的几个警察,每人分派一段距离,让他们2个小时之内完成任务。 
 
        刘晓林一看,这样分派下去反而没有自己什么事了,那怎么行啊!想了想,干脆拉上温岭再去死者居住的小区走访一遍,万一凌晨的时候有落下的地方,现在正好弥补起来。 
 
        西安私家侦探开着车,一路上没有像平时那样开玩笑了,看得出李丽心里还有些压抑。对此王磊也是无奈,干脆抓紧给林珑打了一个电话,“老婆,单位有事,今天就算回来也不知道到什么时间了,你要不自己去逛街玩玩,怎么样?” 
 
        林珑一如既往的很理解,“没事的,老公,你忙你的。我不去逛街了,我就在家看电视,春节电视节目也挺好看的。对了,怎么没有听见李丽的声音?平时你们不是一般一起出任务的吗?” 
 
        王磊看了看一脸冷漠的李丽,小声的对着手机说到,“老婆啊,李丽在我旁边,不过在发脾气呢?哇,我告诉你,她好酷哦,比终结者里面的T—1000还酷啊。” 
 
        李丽终于被这个胖子搞得忍俊不住,一把抢过手机,“林珑宝贝,是不是想我了,咯咯咯咯咯……我给你说啊,有个地方的衣服打折……” 
 
        两个女人一台戏,唧唧喳喳的开始说个不停。王磊正视着前方,眼角余光扫过李丽,看着她终于浮现出平时那熟悉的笑容,王磊扯了扯嘴角,笑得很隐秘。 
 
        许昌和秦沫沫在同一家单位,“菲迪克森临海分公司。”虽然是春节,公司还是有一个叶姓副总在值班。两人直接来到了叶副总的办公室,叶副总看了两人的证件,有些惊疑不定的说道,“不知二位光临我们公司有什么事情?我们公司一向是遵纪守法的,这点我可以向二位保证。” 
 
        许昌和秦沫沫是单位的中层干部,许昌在开发部,秦沫沫是人力资源部副经理,两人工作一直以来评比都是优秀。当然,在单位,无论多优秀还是不可避免会和人发生矛盾,但是要说大的仇怨基本还是没有。叶副总仔细的想了很长时间,中途还打了几个电话询问,最后找到一个和秦沫沫矛盾大一些的人,也是秦沫沫同一个办公室的名叫向力的年轻人,并提供了向力的住址给王磊。 
 
        向力,男,本市人,24岁,大学毕业,进入菲迪克森临海分公司不到1年。在春节放假前三天,因为向力平时工作比较偷奸耍滑,发年终奖的时候,秦沫沫提出来这个问题,向力的年终奖被扣除了2000元。对此,向力是勃然大怒,当即冲到秦沫沫的办公室,和秦沫沫大吵了一场,临走的时候还诅咒秦沫沫一家不得好死。这件事因为发生在人力资源部内部,知道的人不多,叶副总也是电话里面问人力资源部的经历才得知。 
 
        把许昌和秦沫沫的电脑以及所有的私人物品扔进甲壳虫的后厢,幸好不是很多,就算这样,小巧的甲壳虫后厢也已经满当当的了。李丽关上后盖,抬头向王磊提议,“王磊,现在还早,才10点多,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去找到向力,然后再回队里整理这些东西,怎么样?我认为向力有些嫌疑!虽然2000元钱不是很多,但是有些小气的人很记仇的,说不定向力一时冲动之下干出入室杀人的恶行也不是没有可能。最关键的,向力也住在骊山路172号,居然和秦沫沫他们是同一个小区,你不会忘了吧,早上的调查结论里,小区外面没有人看见有任何可疑的人路过。如果真的是向力作案,这一点就说得通了。” 
 
        王磊沉吟了一下,“也好,走吧。这毕竟是我们找到的第一个和许昌一家有矛盾,也有动机的嫌疑人了。” 
 
        重回骊山路172号小区,李丽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了。走进小区,抬眼望去,许昌他们家那幢楼面前,围观的人早已散了。不过在小区院子的花台边,有几个老婆婆蹲在那里,点了几只香蜡和一些冥币。李丽走了过去,听了一小会儿,有些愤怒的把那几个老太婆驱散了。 
 
        李丽犹自愤愤不平,脸胀得通红,对后面走过来的王磊说道,“胖子,你知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我还以为他们在好心祭奠许昌他们一家人,你知道他们在嘀咕什么吗?太过分了。他们在说许昌他们死了小区就安全了,因为过路鬼吃了许昌他们一家就饱了,就会走了。他们是在祭拜那什么过路鬼。太过分,要不是看他们年龄大我一定对他们不客气,实在太过分了……” 
 
        王磊淡淡一笑,下意识的伸手拍拍李丽的脸蛋,“行了,不要生气了。你做了这么多年警察难道还不知道吗?人性是冷漠的,自私的。好了,不生气了,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抓住凶手,我想许昌夫妻和许秦雅会在天堂微笑的。” 
 
        这是王磊第一次触碰李丽的脸,李丽目瞪口呆,脸颊红得火烧云似的。这个死胖子,怎么敢摸老娘的脸啊!!!老娘是该收拾他呢?还是该收拾他呢? 
 
        突然,旁边一个声音传来,“王磊!我要和你决斗!你居然敢摸我家李丽的脸啊!我要和你生死决斗,你这个奸猾小人!!” 
 
        李丽吓了一跳,转头就看见刘晓林站在身后,嘻皮笑脸。李丽抬腿就是一脚踹过去,刘晓林闪身让过,露出身后的温岭,这下李丽差点羞得恨不能有个地缝让自己钻进去了。 
 
        王磊若无其事的握着温岭的手,“你好,温所长。你们这是来……” 
 
        刘晓林还在一旁对李丽做鬼脸,温岭忍住笑,“小刘说我们再来走访一边,以免有什么遗漏,要是走脱了凶手责任就大了。呵呵呵呵呵” 
 
        李丽瞪了刘晓林一眼,故作镇静,“你们来了就好了。西安调查公司找到一个嫌疑人的线索,我和王磊正在商量怎么处理,你们来了人手就够了。” 
 
        向力就住在许昌他们家隔壁那幢楼,只是比许昌他们低一层,203。温岭抢前一步,“我来敲门。我在这边工作时间长,很多人都认识我。”王磊随意看了一眼,说道,“楼道窄,我站外面吧,你们敲开门我进来就行了。”李丽和刘晓林都没有在意,毕竟不是抓凶手,只是作为嫌疑人调查,三个人足够了。 
 
        三人站在门口,能够听见里面的电视声音。温岭敲敲门,没有反应;温岭再加重力度敲了敲门,里面的电视关掉了,屋里鸦雀无声了。三人等了等,还是没有人来开门,三人有点奇怪,也有些警觉了。 
 
        对视一眼,李丽摆头让温岭退后,毕竟派出所一般情况下不会随身携带枪支的。温岭紧张起来了,赶紧退到刘晓林身后。他在派出所呆了20年了,除了抓小偷小摸、治安检查,就算上面有什么大案,他们一般也是协助设卡围堵,那里有这种直接面临火线的状况啊。 
 
        刘晓林掏出枪,侧对着门,有力的敲着门,“警察,开门,开门!再不开门我们就不客气了啊!” 
 
        屋里传来一阵杂乱的声音,一个女声说话了,“等一等,我在穿衣服,马上就来开门。” 
 
        十秒钟之后,门拉开了一条缝,一张化妆得奇形怪状的脸庞挤在门口。刘晓林用力一推,门开了,门后的女人踉踉跄跄的让开了路。 
 
        刘晓林枪口一指,一步就跨了进去,李丽拎枪紧随其后。屋里除了那个站在门后发抖的女人之外,其他没有人,茶几,上面凌乱一场。 
 
        侧面还有两扇门,看起来应该是两个卧室。刘晓林和李丽各奔一间而去,李丽不忘低喝一声,“温所长,控制住那个女人。” 
 
        卧室也是空的。这时,厨房那边传来了一些声音。两人恍然,一边跑向厨房,一边大喊,“警察,不许动。” 
 
        厨房里一个背影闪过,这人已经跳到防护窗上面,拉开防护窗的插销,跳了下去。原来,这是自带一扇小门的防护窗。刘晓林“蹭”的跳上窗沿,只能看见人影闪过这幢楼的拐角处,消失不见。 
 
        杭州私家侦探跳下来,惭愧的看了李丽一样,狠狠道,“被他跑掉了,怎么办,追不追?”

支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