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私家侦探屋里其他就没有再找到有价值的线索了

        “追,追的上吗?等我们追出去人家找钻小巷跑掉了。”杭州私家侦探没好气的说道,“算了,先搜查一下,然后审审那个女的,真的有问题的话马上通知毛队全市设卡通缉。” 
 
        回到客厅,那个化妆像鬼脸的女人在墙角蹲着,温岭正守着呢。 
 
        刘晓林走进一间卧室,四处看着。这一间卧室好像没有住人,四处的灰尘恐怕有半尺厚,也没有人打扫。李丽在旁边卧室喊道,“刘晓林,过来看看,这边有些东西。” 
 
        李丽从床下拖出一口旅行箱,打开一看,好家伙,一叠叠百元大钞码得整整齐齐,粗看至少近10万。刘晓林急切的说道,“李丽,许昌他们家所有的现金都丢失了,你看向力这里这么多钱,是不是刚合得上啊。我们马上给毛队打电话吧?” 
 
        杭州私人侦探白了他一眼,“这么着急做什么!我们把那个女人询问完毕再向毛队汇报,否则要是搞错了的话你以为这个节骨眼上毛队会轻饶你不成!” 
 
        几把收拾好箱子,屋里其他就没有再找到有价值的线索了。两人拖着箱子出来,李丽走到那个鬼脸女人面前,给温岭打了个招呼,开始问询,“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和向力什么关系?” 
 
        鬼脸女人蹲在地上,一动不敢动,胆怯的回答道,“我,我叫刘璐璐,是向力的女朋友,我在豪越夜总会上班。我是外地人,现在春节放假,我就住在向力这里。” 
 
        “刘璐璐是吧?你放心,我们找向力查一件事情,如果和你没有关系,我们不会冤枉你的。你知道这口箱子里面的钱是哪里来的吗?”刘晓林打开旅行箱,推到刘璐璐面前。 
 
        刘璐璐一屁股坐在地上,吓得哭起来了,“我,警官,我,呜呜,这不关我的事啊。我知道这里有很多钱,呜呜,向力上午拿回来的时候,呜呜,打开给我看过,但是我不知道钱是哪里来的。警官,真的不关的事啊,呜呜呜呜呜…。。” 
 
        这条信息把刘晓林、李丽和温岭彻底吸引住了,温岭最激动!许昌家里凌晨被杀丢的钱,这边早上拿回钱。这意味着什么!自己做了这么多年的所长也许就此会向上挪一挪了,这该是多大的功劳,至少也得三等功吧!!! 
 
        门再一次被推开了,三人警惕的看向门口,向力垂头丧气的走进来,王磊微笑着跟在后面,“我想着绕到楼后面看看,结果碰见他跑出来,我顺便伸脚垫了一下,被我逮着了,呵呵呵呵呵” 
 
        温岭兴奋得冲上去一把扭住向力,掏出手铐给向力来了个背铐式,让他和刘璐璐蹲一起去,“我让你跑,你倒是跑啊,怎么不跑了?”,刚才煮熟的鸭子飞了,现在鸭子自己游回来,二等功回来了,温岭当然笑得灿烂如花了。 
 
        李丽翻个白眼,“早知道就跟着你了,你每次都是这样,事先挑好地方捡漏。” 
 
        刘晓林乐不可支,抓住人就好,大家一起来的,谁的功劳都跑不掉的,“捡漏,李大美女,我也想捡漏,只是没有那个本事啊,我怎么知道这小子会跳窗跑啊。呵呵呵呵呵” 
 
        沙发下面搜出几把尖刀,茶几下面的黑色塑料袋里面是一些***、致幻剂。李丽抑制不住自己的笑容,一边检视手里的东西一边侃侃而谈,“从目前搜出来的东西来看,基本可以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了:向力和死者有矛盾——吸食致幻剂——利用同事的关系进入死者家——持刀杀人——抢劫。呵呵呵呵呵,走,押回去再审。” 
 
        向力蹲在地上,扭头大喊,“我没有杀人,你们不要冤枉我,我没有杀人……” 
 
        温岭踢了他一脚,“闭嘴,到时候有你说的。你没有杀人这么多钱是哪里来的?你没有杀人你跑什么跑啊?” 
 
        向力嘟囔了几句,没有再辩解。王磊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也没有说话。几个人把向力、刘璐璐押上车,李丽已经给毛强打了电话,毛强听到这边的突破,很是兴奋,让他们马上连人带物一起运回去,温岭很懂事的跑步回去把刘晓林的车开了过来,顺便还安排了四个派出所的警察开了两台车准备护送,他自己当然要坐刘晓林那台车。 
 
        王磊看了看因为这件案子而失去了春节气息的院子,对李丽说道,“你们先回去吧,我买点东西就回来。” 
 
        刘晓林学聪明了,“王哥,你还有什么发现吗?”,李丽也一副警觉的模样审视着胖子,“胖子,你要做什么?人已经抓到了,物证也有了,你不回去你还要干什么去?” 
 
        王磊只得苦笑,“我的大哥、大姐,我是真的买点东西,我本来答应今天陪林珑逛街,结果没有时间了嘛。我先就看见这边有一个菜市场,我去买点菜晚上给林珑做饭算是赔罪啊。你们不能耽误的,赶紧把人带回去,审讯又不需要我的,李姑奶奶你和毛队那是高手啊,我买好就回来,行不行?” 
 
        李丽很是得瑟,大度的批准了,“去吧,知道老娘我厉害就好了。早点回来,知道吧。” 
 
        王磊微笑着慢慢的逛出小区,转了个弯,一个大型市场映入眼帘,“骊山路综合市场”。市场里人潮拥挤。走到这里,就充分的感受到了节日的气氛,到处都是气球飘扬。大人小孩都是面带喜悦,特别是孩子们,手里大把小把的拿着糖、烟花、鞭炮,追逐雀跃。 
 
        王磊买了一些林珑喜欢吃的蔬菜和鸡腿,准备再去看看鱼,林珑最喜欢糖醋鱼了。走过几个铺子,王磊看见一幢二层小楼上挂着“骊山幼儿园”的牌子,而且里面还有十几个孩子。想了想,王磊向幼儿园走去。 
 
        幼儿园占了整个二层小楼,有一个十多平方的院子。院子里有一些塑料的滑梯,还有一些秋千之类的玩具,有十数个大小不一的孩子在玩耍。一个年轻姑娘在照看着这些孩子。一楼是些教室,二楼应该是孩子们午休的卧室和吃饭的地方吧,王磊透过铁门看着。 
 
        年轻姑娘看见王磊,面带笑容走了过来,拉开门,“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哦,你好,我是杭州调查公司,我就是来看看,来看看。怎么春节你们都没有放假啊?” 
 
        “那你进来看吧,我叫周春艳,是幼儿园的园长。”姑娘很热情,“这边春节加班的人多,没有办法照看孩子。反正我家就在这里,所以也就不关门了,不过其他老师倒是回家过年去了。你要是有孩子也可以送来,我们收费不贵的。” 
 
        周春艳陪王磊参观了底楼的教室,布置得很温馨,“周园长,你们这里搞得很不错啊。” 
 
        周春艳很自豪的笑着说道,“我是南云师范大学毕业的,我开办这个幼儿园已经三年了,周围的几个小区的孩子很多都送到我这里来的。”,说着,周春艳又转头叫着院子里的孩子们,“宝贝们,上楼吃饭了。不要着急,不要挤,慢慢的……” 
 
        十几个孩子嬉笑玩闹着上楼了,王磊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周园长,我可以去看看他们的饮食和食堂吗?”周春艳捂着嘴好笑,“这有什么不可以啊?作为家长,这些本来就是应该考察的地方嘛。不止是你,每一个家长都会看的,现在都是独生子女,都是家里的宝贝,我们很理解的。” 
 
        王磊先去看了厨房,厨房比大多数私人幼儿园的厨房整洁多了,干干净净的,地面也没有什么脏水。厨房里,一个年轻男子正在认真的炒菜。周春艳指着他介绍,“这是我男朋友,于成。他专门负责孩子们的饭菜。你放心,他有厨师证的。”于成听见了,抬头对王磊腼腆的笑了笑,继续炒菜。 
 
        孩子们在一个由客厅和一间卧室打通的一个大厅里面吃饭,小桌子、小板凳摆放得整整齐齐。墙上是一些孩子们的图画作品、一些评比表,还有一些照片。王磊站在照片面前,不出他所料,许秦雅的确在这家幼儿园上学。照片里的许秦雅笑容很甜,很开朗,很欢乐。 
 
        看见王磊盯着许秦雅的照片快一分钟了,周春艳明白过来,试探的问道,“王先生也是隔壁小区的吧?那你知道许秦雅家里的事情了吧?唉,许秦雅本来也是我这里的学生,很乖的,她爸妈我也都认识。本来下半年就该读小学了,唉!”,周春艳也伤感起来。 
 
        王磊点点头,“我认识他们。算了,不说这个了,大过年的,再参观参观其他的吧?” 
 
        挨着饭堂是孩子们的卧室,一间大卧室,木制机构的上下床,墙壁上同样的贴满了孩子们的照片,这里更多的是单人照片,一个一个笑逐颜开。卧室旁边是周春艳和于成的卧室,布置很简洁,不过墙上没有贴他们自己的照片,还是贴满了孩子们的大幅照片,不过墙上有一个很明显的留白位置。 
 
        杭州私家侦探有点好奇,指着留白的空档,“你们自己的卧室怎么没有挂你们自己的照片?这是” 
 
        周春艳笑笑,“我和于成都喜欢孩子。看着孩子们的照片,我觉得心里和舒畅。这里本来是许秦雅的照片,我上午听说她家的事情后专门取下来的,唉,可怜的孩子。” 
 
        互留了电话,礼貌的和周春艳道别,王磊拎着菜,开始去买鱼。选了好久,总是觉得鱼太大一条的,于是给林珑打电话,手机没有接听,在打家里座机,还是没有人接听。王磊嘀咕着,“这个小笨蛋肯定逛街去了,人太多,商场嘈杂,听不见电话响。” 
 
        挂断电话,王磊捏着下巴,考虑了良久,选了一条2公斤的鲤鱼,“鲤鱼腰,嗯,鱼头我吃,鱼尾我吃,小笨蛋就吃中间那部分吧。”
 

支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