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私家侦探走回队里还有现成的午餐可吃

        王磊轻快的迈着步子,也没有觉得手里那一大包菜、鱼、零食有多重。心里反而还很自得,这就是胖子的好处嘛。超级搬运工多实惠,反正走回队里还有现成的午餐可吃,多好的事情啊。就是不知道林珑那个小笨蛋中午吃些什么,不过估计又是一些乱七八糟的零食,不健康啊不健康。胖子也没有想到自己一边在念叨不健康,刚才自己却还给林珑买了满满一购物袋的零食。 
 
        想着林珑,苏州私家侦探嘴角的微笑不可抑制的冒了出来。嗯,林珑这段时间每天晚上都在给自己织毛衣,好像就差一只袖子了。不过自己好像又胖了一点,要是毛衣太紧了怎么办?那自己就吸气收腹,反正不能告诉林珑自己穿着太紧,免得浪费老婆的一片好心才是。 
 
        手机在裤兜里震动,“胖子,接电话了,有美女找你”,“胖子,接电话了,有美女找你”。 
 
        王磊拿起电话,看了一眼,笑呵呵的,“毛队啊,李丽他们回去了吧,我马上就回来了,不会耽误事情的,你放心啊,我保证10分钟回队里。” 
 
        毛强的声音前所未有的郑重,“王磊,你在哪里?” 
 
        “我在路上,要不我拦一辆出租车,几分钟就到了,不过你要给我报销车费哦,毛队?呵呵呵呵呵”王磊依旧嘻皮笑脸的。 
 
        毛强的声音愈发的冷了,几乎是一字一句的在说话,“王磊,我以重案队队长的身份命令你,报出你现在的位置,然后原地站着!等着!不许动一步!不许问,到时候会给你解释的!” 
 
        王磊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了,毛队怎么这么古怪,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我在骊山路和城南大道的交汇处。那好吧,我站在交汇处的街道指示牌下面等着吧。” 
 
        王磊无聊的站了四分钟,仅仅四分钟,凄厉的警笛声远远传来,王磊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出了什么大事了?搞不好今晚只能住队里了。王磊心里哀嚎起来,我的鱼啊,我的糖醋鱼啊,我今晚要给我家林珑做的糖醋鱼啊。 
 
        远处,三辆警车以7、80公里的速度冲了过来,是的,冲刺! 
 
        “吱……”,三辆警车的急刹车让王磊不仅呲牙咧嘴的,还吓了一大跳。旁边走过的行人急忙停下步伐,回头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苏州私人侦探首先推门出来,重案队几个人接连跳下车。王磊正笑着准备打招呼,去却诧异的看见一个个队友面无笑容的靠近自己,“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 
 
        刘晓林和袁飞腾一人一边,紧紧的抓住王磊的胳膊,李元接过王磊手里的塑料袋,扔进车子后厢。李丽双眼含泪,盯着王磊,一言不发。 
 
        王磊真的被吓坏了,扭了扭胳膊,“哎,我说你们这是搞什么啊?怎么了?”,刘晓林和袁飞腾抓得更紧了。 
 
        毛强一转身,直接上了车,李丽拉开后车门,王磊还在乱叫,“我不坐毛队这台车,我要坐你李大美女这台车,你们听见没有啊?” 
 
        刘晓林和袁飞腾还是默不作声,一个拉一个推,迅速把王磊塞进车里。油门高吼,排气管基础的喷出几股废气,三辆警车直射而出。 
 
        毛强边开车边说了句,“把他的枪下了,一人一只手,拷起来。” 
 
        看来他们是早有准备,刘晓林和袁飞腾根本没有从后腰去摸手铐,而是直接在车门边拿起手铐。王磊的左手和刘晓林的右手铐在一起,王磊的右手和袁飞腾的左手铐在一起。刘晓林伸手在王磊的后腰把他的9mm转轮摸出来,插进自己的腰里。到现在,王磊的行为被彻底的限制住了,也基本失去了反抗能力。 
 
        王磊闭上了嘴,没有再嘀咕美女什么的,也没有问为什么,只有那张肥胖的脸庞已经变得铁青,而且越来越青了。 
 
        甲壳虫打头,三辆警车鱼贯驶入王磊居住的小区。王磊家楼下被警察和武警围了个水泄不通,李丽从车窗伸出手,挥舞了一下证件,一个武警拉开了警戒线。还有几个警察正在劝道围观的群众,“回家吧,散了啊,有什么好看的。警察办案,谁再不走我们不客气了啊……” 
 
        毛强面无表情的走在前面,王磊没有任何反应的被刘晓林和袁飞腾架着两只胳膊,几乎是在推着走了,李丽跟在后面,豆大的眼泪无声的滚了下来。 
 
        走到楼梯口,李元迎上来,怜惜的眼神看了王磊一眼,低声的对毛强说道,“吴明和马向东都在上面了,陆局还过来了。” 
 
        王磊突然挣扎起来,剧烈的挣扎,双脚抵住楼梯,拼命的大叫,“我不上去,放开我,刘晓林,放开我,我不上去。袁飞腾,放开我,不然老子弄死你,听见没有?” 
 
        “放开我,我不上去,呜呜呜呜呜,毛队,求求你了,我不上去,我不上去,我求求你们了,我不上去,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不上去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求求你们了……” 
 
        苏州调查公司终于忍不住了,嚎啕大哭起来,包括毛强在内的所有人双眼通红,毛强的双手紧紧的捏成拳头,指甲已经深陷进肉里,鲜血流满了掌心。毛强硬起心肠,偏着头不敢正视王磊,“抬也要把他抬上去,走。” 
 
        房间门口,陆海涛严肃的等在门口,看着几个人半拖半抱的把死命抗争的王磊弄上来,不仅叹了口气。他拍拍毛强的肩膀,“你们告诉他了?我马上要去市里汇报,唉,需要什么直接给我打电话。记住,这是对我们警察的挑衅,我们决不轻饶!”他走过王磊的身边,停下脚步站住,却最终无言的离去了,一声叹息回荡在楼道里。 
 
        王磊被放了下来,手铐被解开了,刘晓林和袁飞腾依然一左一右的紧傍着他。 
 
        王磊停止了哭喊,抬头看了一眼熟悉的家门,看了一眼屋里走来走去的警察这熟悉的场景。木然的抬起脚跨了进去。毛强站在门口,伸手拦住刘晓林和袁飞腾,随即狠狠的一拳打在墙上,指关节皮破肉绽,鲜血涌出,却仿佛没有感觉;李元抓着栏杆,那么的用力,好似想要把铁制的栏杆捏出指痕;李丽蹲在楼道上,眼泪一串串的向下掉。 
 
        王磊踏进房门,里面的警察顿时停止了讲话,一个个站开一旁走了出去。 
 
        视线的尽头,一袭白布掩盖在地上,吴明、马向东站起身,离开了房间。 
 
        王磊挪动脚步,几米的距离,形如万水千山。 
 
        王磊缓慢的蹲下,嘴角不停的哆嗦,双手颤抖,急剧的颤抖。他伸出手,颤动着捏住白布的一角,想要揭开白布。一次,又一次,白布从指间滑落。 
 
        终于,白布被缓慢的拉开一条缝隙,随之全部揭开。 
 
        林珑**着身躯,双眼睁得大大的,白皙的面容上有一些乌青的痕迹,嘴角的血污半干,身躯上有很多被殴打的迹象,可以想象得出林珑的挣扎有多么坚决!那时的她又有多么无助! 
 
        王磊支撑着站起身,一个踉跄,一头栽在地上,头碰在茶几角上,一股血冒出来,模糊了视线。他随手摸了一把,再一次站起来,跌跌撞撞走进卧室,打开衣柜,拿出一张红床单,这是结婚那天林珑亲手铺上的,之后就再也没有用过。 
 
        拿着红色的床单,王磊回到客厅,轻轻的,轻轻的裹在林珑身上,抱起她,呢喃着,“老婆,地板好凉的,不要调皮了,不然感冒了,宝贝听话哦。” 
 
        回到卧室,长沙私家侦探轻轻的、轻轻的把林珑放在床上,拿起被子,给林珑盖好。然后他自己也脱下鞋,就这样爬上床,面容平静的躺了下来,侧身抱着林珑,“老婆,你乖乖睡觉哦,我陪着你,我陪着你,好不好?我不出去了,再也不出去了。你放心,我一辈子陪着你,我保证……” 
 
        “老婆,我买了鱼,晚上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糖醋鱼,好不好……” 
 
        “老婆,你还说过两天回福利院看老院长,我去买礼物,买老院长最喜欢的糖,好不好?” 
 
        “老婆,你说等我存够假期,我们去看雪山,我们去看雪山的日出,我明天就请假,我们一起去,好不好,老婆?你走不动我背你,每次你都要我背的,呵呵呵呵,是不是啊,老婆?” 
 
        王磊的眼角崩裂开来,鲜血流满了他的脸,牙齿咬得“嘎嘎”的响。 
 
        “老婆,我没有哭,我真的没有哭,我最听你的话哦,” 
 
        “老婆,你答应要陪着我,到了我们老去那一天为止的,你不要赖皮哦,老婆?” 
 
        “老婆,你和我说说话,好不好?该起床了,好不好,老婆?” 
 
        “老婆,我求你了,起来好吗?不生我的气,好吗?我保证最乖了。” 
 
        “……” 
 
        王磊的手无法克制的抖动着、战栗着轻抚上林珑的脸庞,轻抚着,仿佛担心惊醒她,吵醒她,又仿佛想要叫醒她……

支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