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私家侦探看着他平静到极点的表情

        王磊进去半个小时,屋里却没有声音传出来。几个人围着毛强,李丽的眼泪还没有擦干,“毛队,要不我们进去看看吧,万一……” 
 
        长沙私家侦探侧耳听了听,屋里死寂一般的宁静,“行,进去吧。大家注意王磊的安全。” 
 
        客厅没有人,林珑的尸体也不见了,卧室的门虚掩着,毛强推开门,看了一眼,向后招招手,“唉,李丽,你去吧王磊带出来吧。” 
 
        李丽轻步走进去,眼前的情形让她的心阵阵的绞痛。她叫了王磊两声,王磊坐起来,“嘘,不要吵着林珑睡觉了,有什么事情我们出去说吧。” 
 
        李丽懵了,看着王磊俯身轻吻了一下林珑,“老婆,李丽来了,我和她谈点事就回来陪你哦。” 
 
        除了满脸的鲜血,王磊和平时几乎没有什么两样,李丽傻乎乎的跟在后面。王磊虚掩上卧室的门,看着毛强他们,微笑着,“咦,大家都来了,有什么事情吗?” 
 
        几个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王磊,看着他平静到极点的表情、诡异的笑容和满脸的鲜血交织在一起,每个人都都全身汗毛竖起,直发冷颤。 
 
        王磊不解的看着大家,“哦,林珑在睡觉,我们说话小声点。队里有什么事情吗?你们怎么都跑来了?不用上班吗?” 
 
        李丽鼓起勇气问了一句,“那你什么时候上班?” 
 
        王磊回头看了一眼李丽,笑着拍拍李丽的肩膀,“怎么,李大美女,几天不见想我了吗?呵呵呵呵呵,我不是请假要和林珑出去旅行吗?你们不会让我回去加班吧?告诉你们,不行!我答应林珑的一定要做到的。” 
 
        毛强递给几个人一个眼色,所有人一拥而上,把王磊按翻在地,毛强大喊,“李丽,拿枪把敲他,快,你倒是快啊!!!” 
 
        王磊还在喊着,声音压得很低的喊着,“你们搞什么?小声点,不要吵着林珑,告诉了你们她在睡觉。” 
 
        李丽忍住欲将夺眶而出的泪水,掏出枪,倒握着,对准王磊的后脑勺,用力的敲了下去。 
 
        王磊反而开始挣扎着,“李丽,你打我啊。告诉你,你要再打我,怎么,你还打啊……” 
 
        直到李丽敲到第四下,王磊终于晕了过去。大家松开手,喘着气,开始七嘴八舌的问话。刘晓林问道,“毛队,王磊这是怎么了?” 
 
        李元哆嗦一下,“妈呀,把我吓得够呛啊。” 
 
        毛强沉声说道,“我也不知道,小袁去吧吴明叫进来,李元,刘晓林,你们还是把他铐上。” 
 
        吴明进来,听了情况,阴沉着脸说道,“毛队,这是王磊受到的刺激过大,心里无法承受,不愿面对,出现的选择性失忆。我建议给他注射一针镇静剂,我这里有,然后把他抬回队里,让他睡上一觉就会好点。然后我们抓紧时间采集证据吧?” 
 
        毛强点头同意,“行,你注射之后由马向东和李丽负责把王磊送回队里,你们两人就在他身边守着他,最好把他铐在窗台上,把他身上的东西搜干净,以防出现意外情况。” 
 
        “嗯,李元,你去盘问所有的楼上楼下的邻居,包括小区院子里面的人,看看有没有目击证人。” 
 
        “刘晓林,你去收集四周的监控录像,所有的,漏了一个我要你好看!” 
 
        “袁飞腾,你回队里,把长沙私人侦探这些年抓过的案犯资料调出来,看看有哪些是春节前出狱的,嗯,半年之内出狱的都要,包括现在住在哪里、联系方式等等,等我们回来这些全部要准备好。” 
 
        “行了,大家行动吧。” 
 
        临海市市委,书记办公室,陆海涛端坐在沙发上,对面的临海市市委书记戚伟良、市长卢松已经大发雷霆了好一阵子。 
 
        戚伟良相当不满,“海涛,你们公安局是怎么回事?这是春节,全国各地最注重安全、稳定的时候,我们市倒好,大年初一就连续发生两个大案,这是要干什么?你让我怎么向省里领导交代啊?” 
 
        卢松说话慢条斯理的,话却很难听,“陆局长,难道我们公安队伍建设得不够好,队伍缺乏战斗力吗?这几天市里很多同志给我打电话,对你们公安局诸多不满,认为你们在全市的安定团结的工作上做得不够好啊?!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啊??!” 
 
        陆海涛的声音很洪亮,“戚书记,卢市长,针对今天的案子我们局里已经抽调了精兵强将专门负责,我们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里擒获罪犯,让全市老百姓过一个安全祥和的春节。” 
 
        戚伟良看看卢松,“你去吧,我和卢市长等着你的好消息。” 
 
        下午5点,王磊悠悠的醒过来。睁开眼,李丽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王磊,你醒了?先前你吓坏我们了?你没事吧?” 
 
        王磊想要抬起身,两只手却举不起来,扭头到处看看,才发现自己的处境。自己躺在重案队的长沙发上,两张大桌子把长沙发夹在中间,自己的双手双腿被铐在大桌子的四条腿上,居然铐了一个四仰八叉的模样。 
 
        王磊叹口气,“林珑死了,我清楚的。李丽,你放我起来吧,我没事了?” 
 
        李丽摇摇头,又开始流泪,“我害怕,王磊,我从来没有见过你那样子。队长让我铐着你,我本来只想铐着你的手,我又担心困不住你,你那么厉害的。我没有办法,才想了这么一个主意。王磊,你想要哭就哭出来吧?不要憋在心里,那样伤害身体的。呜呜呜呜呜……” 
 
        王磊干脆就躺下去,盯着天花板,“行,那就不放吧。你别哭了,李丽,听着你哭我心里也难受。林珑的案子有什么发现?” 
 
        李丽抹着眼泪,摇着头,“我不知道。王磊,我真的不知道。队长他们在调查取证,我送你回来的,要队长他们回来才知道。” 
 
        “那是谁报的案,你知道吗?” 
 
        “这个我知道,是林珑的同事去找她逛街,说是和林珑打电话约好去叫她的。去了才发现门是虚掩的,就推门进去,发现情况之后报的案。吴法医去了之后立即给队里打的电话,我本来想给你打电话,毛队不让,他害怕你出事,后面的你就都知道了。” 
 
        王磊沉默了一会儿,一直盯着天花板,李丽都有些担心了,王磊才又开始说话,“林珑的同事带回来没有?” 
 
        李丽点点头,“带回来了,在审讯室等着。不过毛队说了你不能去问,必须等他回来。王磊,我不能放你去,我不想你要出什么事?” 
 
        长沙侦探公司微微颔首,“行吧,听你的。李丽,你让我一个人躺一会儿行不行,算我求你?” 
 
        李丽有点迟疑,“那,那你不准跑了哦?!” 
 
        王磊笑容很苦涩,“李丽啊,我四肢都被铐住了,我难道是超人不成啊。我不会跑的,别说我没有办法跑,就算我有办法我也不会跑的,我向你保证,你放心,好吗?” 
 
        李丽这才站起来,四处检查了一遍,手铐都是铐得牢牢实实的。这才放心准备出去,“我在门口守着,你要是想吃什么,想喝水,你叫我,我给你拿去。” 
 
        王磊望着天花板,就这样默默的望着天花板。 
 
        期间,李丽进来了几次,端来水,端来食物,王磊都摇头拒绝了。 
 
        毛强几个人回来已经快半夜了。 
 
        毛强站在王磊面前,“王磊,怎么样了?我知道你肯定很悲愤,但是,如果你不冷静下来,谁去给林珑办理后事啊?最重要的,我想你一定想要亲自抓住杀害林珑的凶手,对吧?那么,你必须要学会克制住你的情绪,否则我不会让你参加的。其实,按照部里的规定你本来也不能够参加这件案子,知道吗?!” 
 
        “王磊,你知不知道我给陆局说了多久,他都不同意你继续呆在对你,他要你回去休息,我是背着他让你参加的?你知不知道啊?!!!” 
 
        王磊一动没动,等了一会儿,毛强有说道,“王磊,现在你想明白没有?如果你做得到,你就点点头,我放你起来。” 
 
        王磊这时才把视线从天花板收回来,动了动下巴。毛强松了一口气,让李丽给他解开手铐,扶他坐起来。毛强转眼看见李丽摆在一边的饭盒和水杯,打开看了一下,皱着眉头说道,“王磊,你要是还不吃饭,你就回家吧。你想一想,你要是缺乏精力,你怎么为林珑报仇雪恨啊?李丽,你吃了没有?” 
 
        李丽低下头,“还没,我想着王磊吃了我再吃,不着急的。” 
 
        毛强顿顿足,“你们是想把自己饿死不成。赶紧吃饭,吃完开会。我们也去食堂吃个饭就过来。” 
 
        王磊端起盒饭,拿起饭勺,也不管里面是什么,直接大口向嘴里塞去。李丽也坐在旁边小口的吃着,不时抬起头观察观察王磊的表情。连续几次,王磊向着她挤出一个笑容,“李丽,谢谢你,我没事,我会没事的。真的谢谢你。” 
 
        几分钟吃完饭,长沙调查公司和李丽把两张大桌子归位,李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打开电脑准备着,不过她的注意力基本集中在广州私家侦探那边,毕竟很担心他。王磊则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让灯光的阴影遮住自己的面容,静静的等待着队友们拿回来的资料。

支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