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调查公司我愿为你沉沦

        吴明站在案情分析板面前,手里拿着一叠照片,欲言又止的看了看毛强。毛强会意的转过头说道,“王磊,你和长沙调查公司先去审讯1室问一问王玲玲,做一份笔录,看看有什么线索。这个,这个,有些照片里你最好不看?” 
 
        听到毛强这样说,所有的人都静默了,王磊惨笑一声,“毛队,我没事。到了现在,还有什么不能看的。吴明,你开始讲吧。” 
 
        毛强心里叹息着,对吴明点点头。 
 
        “经过我们检验,林珑是死因是窒息死亡。根据现场的情况,凶手是用枕头捂住林珑的呼救导致的窒息。” 
 
        “从这张照片大家可以看出,林珑的腹部和头部曾经受到了剧烈的殴打。这也说明林珑生前曾经有过强烈的反抗动作,但是吴明爱现场提出到的31枚指纹里面,经过我们的对比,全部是王磊和林珑的,没有属于凶手的指纹。” 
 
        “吴明甚至把林珑所有的指甲全部剪下来做了化验,也没有找到属于凶手的任何纤维,所以,没有DNA。从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得出凶手要么强悍有力,要么精通格斗技巧,我个人倾向与后一种意见。” 
 
        “这张照片是林珑的双手手腕部份,这一圈很深的瘀血印迹我认为你们大家应该比较熟悉,对吧?” 
 
        安静的会议室突然嘈杂起来,每个人都无法压抑心里的震撼。李丽捂着嘴,惊叹起来,“手铐,那是手铐的痕迹!!!” 
 
        吴明点着头,“李丽说得对,的确是手铐。而且,根据林珑手腕之间的摩擦血痕还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这是目前很少使用的板式手铐了,不是你们腰间配发的链式手铐。” 
 
        长沙私家侦探又贴上一张照片,“我们在屋内一共采集到47枚脚印,去掉王磊和林珑的40枚脚印,以及林珑的同事王玲玲的6枚脚印,剩下的这一枚左脚脚印经过我们的比对,和去年部里新配发的警靴一模一样。” 
 
        袁飞腾迟疑的问道,“吴法医,不会是报案中心派去的走在我们前面的警察留下的脚印吧?” 
 
        吴明摇摇头,“我对比了所有进入过那个房间的警察靴印,包括你们的,确定这一枚不属于任何人。虽然说大家的靴底的图案花纹是一样的,但是由于磨损、由于所走过的路段的不一样,留下的痕迹肯定不一样的。这一枚靴印最特殊的地方是后跟很清晰,前脚掌很模糊,这说明凶手的左脚也许有伤残,当然也可能是其他原因造成的,不过大家可以适当的注意这一点。” 
 
        “所以,法医室最后根据各种检验结果得出的推论是,这个凶手要么是一个警察,要么是一个曾经做过警察的人作案。凶手有没有同伙,是单人作案还是协同作案,根据目前的证据无法判断,我要说的就是这么多了。”吴明顺手拉下帘子遮住所有的照片,转身出门回法医室去了。 
 
        毛强站起来,“王磊,你和李丽去询问王玲玲,其他人讨论一下案情,看看有没有什么思路可以进行的,我去向陆局回报一下这个新情况。” 
 
        王磊和李丽走进审讯1室,王玲玲立即站了起来,“王磊,你没事吧?林珑,林珑……”,她突然发现自己不知该怎么问了,想着自己的好朋友,王玲玲又忍不住抽泣。 
 
        王磊很平静的反复询问着每一个细节,却没有丝毫的效果。王玲玲一直摇着头,“没有,没有,我真的没有看见有人在我之前下楼。我根本没有注意啊……” 
 
        王磊红着眼,一把掀翻桌子,冲到王玲玲面前,抓住她的衣襟,大吼道,“王玲玲,你再好好想想,行不行啊?你好好想想!你很有可能是和杀害林珑的凶手擦肩而过的,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啊?” 
 
        王玲玲哭泣着,“王磊,我真的没有看见什么人啊,你放开我,放开我,呜呜呜呜呜” 
 
        李丽赶紧抱着王磊,拼命向后拖,向外推,“王磊,你冷静一点,冷静一点。” 
 
        王磊被李丽推出了审讯室,他无力的靠着墙壁,慢慢的滑下去,跪倒在地上,头深深的埋下去,泪水就像关不住阀门的流水一般涌了出来。 
 
        陆海涛拍着桌子,大怒道,“这种败类一定要揪出来!无论是在职的还是因为什么原因离开的,至少他曾经是警察,怎么干得出这种没有人性的事情啊!” 
 
        毛强又点燃一支烟,“陆局,我有几个建议,需要你支持。” 
 
        “一,我准备对王磊他们小区周边的派出所和分居所有的警察进行排查;” 
 
        “二,我准备收集全市所有的因为各种原因离职的原警察资料,进行调查;” 
 
        “三,我打算向周边市县询问一下,近几年有没有和林珑案件类似的没有结案的案子。因为仅目前的证据就足以显示凶手作案时候的老练以及凶残,按照常理来说,这种人不应该是第一次犯案。” 
 
        陆海涛沉吟良久,才开口道,“你的思路我基本同意。其他的你们队里可以进行。但是,排查派出所和分局这件事我这边安排政治处的人员去操作,找一个什么类似考核的借口就行了,免得造成大范围的不良影响,反正最后结果汇总到你们那里就好了。” 
 
        “嗯……”,陆海涛在烟灰缸掐灭烟头,“还有两个问题,需要你们执行。王磊家里这个案子的消息我不希望扩散出去,我们本来压力就很大了,如果再加一把火的话,搞得不好出乱子的。你知道我给市里的军令状,灭门案要抓紧,只有两天时间了。” 
 
        毛强“啪”的站直身体,“陆局,我回去首先给重案队开会,强调保密纪律,请你放心。灭门案的线索我们正在跟进,其实,现在唯一的嫌疑人还是王磊他们抓回来的。不过,我知道局长是为了王磊好,我会给王磊说清楚的。” 
 
        陆海涛满意的说道,“你明白这个道理我很放心,你毕竟是我带出来的。然后,王磊目前还在你们队里吧?我希望你还是劝解他回家去休息。这种节骨眼上,外面无数双眼睛注视着你们重案队,要是给你搞点徇私舞弊的举报,你会相当被动。” 
 
        毛强有些为难,陆海涛走过去拍拍毛强的肩膀,“其实,王磊遇上这种事,回家休息对他自己的身体和精神状态是有好处的,人家国外还有专门的心理干预呢。我就不相信了,除了王磊,难道你们重案队就破不了案子?或者你也喜欢让王磊进一步接触案件情况心理上面来受到那些各种刺激、折磨?” 
 
        毛强在走廊里面徘徊很久,自己该怎么去面对王磊呢,才答应的事情就反悔了,虽然也是为他好,唉。 
 
        刘晓林在楼道口露出半个脑袋,“毛队,毛队!” 
 
        毛强几步走了过去,沉着脸训道,“刘晓林,你大呼小叫干什么?你不知道这一层全是局领导办公室吗?怎么不懂纪律了吗?!” 
 
        刘晓林委屈的说道,“毛队,你手机扔在办公室了。大家都着急了才派我来找你的。你去看看吧,王磊把人家王玲玲吓着了,王玲玲的家人来了在我们办公室不依不饶的,吵闹得很厉害。” 
 
        糟糕,毛强一愣,飞步跑了下去。快到门口的时候,毛强收住脚,缓了口气,推开办公室的门。哄的一声,高达上百份分贝的嘈杂声传入了毛强的耳朵,让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三四个中年、老年妇女在办公室吵闹着、哭泣着,叫骂着,李元和李丽正在不停的劝解;角落里,王磊坐在椅子上,发着呆,袁飞腾站在王磊面前守着他。几个路过的警察好奇的探头探脑,想要一看究竟,机灵的刘晓林赶紧关上门。 
 
        毛强一拍桌子,“够了,你们在这里闹什么?啊?你们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啊?” 
 
        几个女人的吵闹声马上安静下来,都转头看着毛强,毛强继续声色俱厉的说道,“你们知不知道这里是重案队,啊?!谁要是还在吵闹的话,刘晓林,马上给他办一个拘留手续,他就不要回去了。” 
 
        刘晓林大声回答道,“是。” 
 
        费了好大一番劲,毛强终于把王玲玲一大家子做通了思想工作,劝导着离开了。看着乱七八糟的办公室,毛强无奈的摇头,“你们几个做自己的事情去,我和王磊谈谈。” 
 
        王磊抬起头,“毛队,是不是陆局让你叫我回家,不同意我继续跟这个案子了?” 
 
        面对这个反应敏锐超过常人很多的胖子,毛强的话一下子被憋回肚子里,“这个,这个,你知道的,王磊,有时候……” 
 
        王磊嘴角扯扯,说道,“没事,毛队,你不用说了,我理解你的难处。我还是要谢谢你,我知道你应该是争取过的。” 
 
        其他几个人一直在瞅着这边,李丽马上冲过来,站在毛强身前,就像保护小鸡的母鸡一般,“毛队,为什么要王磊回去?这样很不公平的!而且,吴明破案也需要王磊,他有多厉害你又不是不知道!局里怎么可以这样做啊?!!!” 
 
        苏州调查公司习惯性的伸出手揉揉李丽的头发,“谢谢你,李丽。我是真的理解毛队,我不会有事的。”他掏出警官证和腰上的手铐,轻轻的放在办公桌上,“枪应该在你抽屉里了,毛队。” 
 
        大家默然的站着,谁也不知道该不该说点什么。王磊双手插在衣兜里,就这样走了。
上一篇:没有了

支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