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调查公司特批准王磊先行审讯

        回到办公室,毛强递给杭州调查公司一张信笺,上面是陆海涛的签名,简简单单一句话,“因林珑一案案件特殊,特批准王磊先行审讯犯罪嫌疑人。”王磊咧嘴一笑,叠好纸,放进自己上衣内袋,“走吧,毛队,我们也该出发了,总不能拖到晚上再去找线索吧。大家还是带好装备,说不定嫌疑人也有凶器的哦。” 
 
        毛强按奈住有些患得患失的心情,大声的下达着命令,“李元,你和袁飞腾、刘晓林一组,你带队,李丽和我、王磊一组。大家去领装备,10分钟后停车场集合。” 
 
        每个人都去领了一件凯夫拉防弹衣和凯夫拉手套,王磊也不例外,把凯夫拉套在夹克里面,只是没有佩枪了。行动很迅速,也就6、7分钟所有人都全部赶到了停车场,毛强一边发动警车一边问道,“怎么走啊,王磊?现在我们去哪里?” 
 
        “去骊山路172号,不过不进小区,就在小区门口停车就可以了。具体的到了那里再说吧。” 
 
        两台车风驰电掣的驶出公安局大门,往骊山路而去。李丽给前排的王磊拉了拉衣领,“王磊,你怎么穿的,怎么衣领崩得那么紧?” 
 
        王磊呵呵一笑,“好像是尺码小了一点,顺手拿上就走了,当时没有注意到。问题不大,许昌一家是被刀刺死亡,凶手有枪的可能性太小了。” 
 
        下了车,毛强看着这两天已经很熟悉的小区,问道,“王磊,我们走进去吗?”,其他几个人也很好奇,172号小区他们可以说每家每户都调查走访了,可以肯定没有任何人有嫌疑,不知道胖子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找犯罪嫌疑人?! 
 
        杭州私家侦探神秘的笑笑,转身走向小区一侧,几个人懵懂的跟了上去。转过弯,就是骊山路综合市场,他身后几个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更是不解,到市场来做什么?他们也调查过市场,同样的,没有结果啊。 
 
        毛强心里有些打鼓,“这个死胖子,不会是因为林珑的案子被刺激得神经错乱了吧?这要是今天抓不到人或者说找不到确凿的证据,自己怎么向陆局交差啊……” 
 
        很快,王磊站在了骊山路幼儿园的门口,微笑着看着正在院子里陪着孩子玩的周春艳。毛强冷不防撞在了停下脚步的李元身上,抬起头,很茫然的看了一眼幼儿园的牌子,说道,“王磊,你来接孩子吗?” 
 
        王磊没有理睬他,自顾自敲敲门,对看向这边的周春艳招招手,“嗨,周园长,你好,请你把门打开。” 
 
        周春艳还记得这个胖子,毕竟是特殊体型嘛。周春艳小跑几步,一边开门一边笑问道,“王先生是吧,怎么,你和你这些朋友都有孩子需要送过来吗?” 
 
        王磊从周春艳身边走过的同时,说了一句话,“毛队,把周园长控制起来,李丽,你去把那些小朋友带回教室,这些场景不适合小朋友在的。” 
 
        周春艳还在微笑着,根本不明白王磊这句话的意思。毛强自己也是一愣,然后迅速反应过来,一挥手,刘晓林和袁飞腾直接上前,抓住周春艳的胳膊推着她就向底楼的空房间走去,一边走,一边亮出警官证低声喝道,“公安局办案,周园长你配合一下”。 
 
        周春艳被推着走了几步,才反应过来,开始大喊大叫道,“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 
 
        王磊耸耸肩,头也不回的边走边回答道,“周园长,我们要干什么你心里应该比较清楚吧?我说刘晓林、小袁,你们就是这样控制她的吗?就这样让她叫?惊动了嫌疑人怎么办呢?周园长,你们家于成在吧?呵呵呵呵呵” 
 
        毛强狠狠的瞪了刘晓林两人一眼,快步赶上王磊,李元站在幼儿园门口,右手扶着腰间枪套,警戒着,李丽早就跑到前面去了,连拉带哄的弄着十来个孩子去了教室。 
 
        周春艳听得王磊这样问,脸上“刷”的就变色了,她趁着刘晓林和袁飞腾没有反应过来,用力一摆,挣脱两人的手臂,向前跑去,嘴里大喊道,“于成,快跑,公安局的人来了!!!” 
 
        二楼一个人影闪过,进了二楼的卧室。王磊站住了,手一指,“毛队,上吧,就在二楼,看见了吧?放心,幼儿园没有后门的,不过你要是忙了我估计他要翻围墙哦,呵呵呵呵呵” 
 
        刘晓林和袁飞腾面红耳赤,两个经过训练的警察,居然没有拿住一个年轻女人,太丢脸了。虽然说是自己大意了,但也不该出现这种状况啊。二人一个虎扑,直接把周春艳按到在地,袁飞腾掏出手铐,直接给周春艳上了铐子,然后把她推进了一件空教室。两人一个在内看守,一个在外,和隔壁教室门外的李丽一起,握着枪,警惕的看着楼梯口。 
 
        毛强双手持枪,半弯着腰,一路小跑上了楼梯。刚到一、二楼之间转角处,楼上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毛强立即贴墙站着,侧耳仔细的倾听。听得出楼上只有一个人,毛强小心翼翼的探头看了看,看不见人,他正准备一鼓作气冲上二楼,就听到下面传来几声慌乱的惊呼,有李丽的声音, “王磊,小心!” 
 
        也有刘晓林的声音,“快闪开,王磊!!!” 
 
        李元也在大呼道,“李丽,小心背后!!!” 
 
        王磊看着几个人有条不紊的各司其职,很放心的站在院子里,对李丽挥挥手。李丽也觉得事情已定,没什么大碍,就带上教室门,走了过去。李丽刚走到王磊面前站定,就听到门口的李元喊了一声小心,回头一看,二楼楼道上有一个年轻男人,爬上栏杆,一跃而起,对着自己扑了过来,手里一把30厘米左右的景颇直刀在阳光下闪烁着迫人的寒芒。 
 
        李丽这几天心力憔悴,既担心胖子,又要担心案子,根本没有得到休息,人很迟钝。这一瞬间她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半空中的于成这样对着自己而来。脑海里唯一的反应是以后谁来照顾那个死胖子啊。 
 
        王磊面色沉重下来,双手抓住李丽双肩,向侧面一推,李丽一个瘸趔跌倒在地,王磊的胸膛迎向了于成手里的尖刀。 
 
        于成带着跳跃而下的巨大动力重重的扑到王磊身上,手里的尖刀插进了王磊的胸膛。王磊脸色剧变,两个人翻滚在地,乱成一团。 
 
        李元狂奔过来,一脚踹在于成的背上,于成本来就被凌空撞击的力量撞得昏昏沉沉了,这一脚立即让他弯曲着身体,**不已着从王磊的身上滚了开来。刘晓林也赶到了,他一只腿跪压在于成后背,抓起一只手反扭在空中,李元很有默契的把手铐挂上去,用力一拉,手铐边缘深深的嵌进于成的手腕。 
 
        李丽连滚带爬的冲向躺在地上的王磊,看着他胸前插着的明晃晃的尖刀,手足无措,带着哭腔跪坐在王磊旁边,双手按在王磊的胸口,“胖子,死胖子,你不要吓我啊,你不要死啊……” 
 
        毛强被吓坏了,就找找线索,或者抓一个人,怎么会搞出这种事情出来。难道王磊真的是祸不单行吗? 
 
        毛强蹲下去,准备伸手摸一摸王磊的颈动脉,王磊却突然剧烈的咳嗽,胸口的尖刀随着网络的咳嗽不停的摇晃着,让人惊悚诡异。 
 
        李丽赶紧把他扶起来,王磊坐在地上,好容易咳嗽停了下来,他低头看看自己胸口插着的尖刀,说道,“咦,这把刀挺漂亮的啊!” 
 
        李丽哭笑不得,“你不要乱动,等救护车来了马上去医院拔刀,没有刺中要害算你运气好。不过话说回来,死胖子,你怎么不痛啊?” 
 
        王磊居然笑着伸手拔出了胸口的尖刀, “李丽,你不要那么白痴和大惊小怪行不行。你不知道我穿的是凯夫拉吗?你认为这种东西能够被刀子刺进去吗?而且撞在一起的时候,我伸手抓住了于成的胳膊,刀是插在衣服上的,我只是被撞了一下有些痛,休息几分钟就行了。” 
 
        李丽恨恨的一巴掌拍在胖子的胸口,恼羞成怒道,“死胖子,我是关心你知不知道啊?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哼。” 
 
        二楼,于成和周春艳被铐在小朋友午休的上下铺上面,毛强指挥着开始对他们的卧室展开搜查。王磊靠在门上缓着气,把玩着手里的景颇刀,刘晓林捧着一箱东西,啧啧道,“毛队,你来看看,我觉得这两人就是变态。” 
 
        箱子里全是照片、图册和影碟,李丽随手拿起一叠照片,看了几张,唾了一声全部扔进箱子,厌恶的看着外面房间的周春艳和于成。 
 
        照片和图册全是小孩子的照片,没有穿衣服的,影碟全部都是那种与孩子有关的**碟片。毛强悄悄的问王磊,“胖子,他们是变态,可是他们和许昌一家的灭门案有什么关系啊?” 
 
        西安调查公司笑了一声,“毛队,不要着急,你听着听着就会明白了”,他转头望着于成和周春艳,慢条斯理的说道,“于成,你卧室挂的孩子照片,都是你猥亵过的孩子,是吧?外面房间挂的大幅的孩子的单人照,是你准备猥亵的目标,对吧?周春艳,你也有份,对吧?不知道杀死许秦雅一家有没有你的份啊?呵呵呵呵呵,看来你是铁了心准备和于成一起上刑场了啊?” 
 
        于成面色如土,一言不发。周春艳哭着喊着,“我没有杀人啊,我没有杀人啊,我说,我什么都说,我真的没有杀人啊,这些全是他强迫我做的啊……”

支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