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调查公司这里距离172号小区就是一墙之隔。

        王磊淡淡一笑,说道,“周园长,和你无关是不大可能的。我上次来就奇怪了,怎么你外面挂的孩子们的大幅的单人照片,全部都是只穿了一点衣服或短裙的。当然,我估计这个你可以解释成是孩子们的艺术照或者是跳舞的照片。但是谁会把不是自己的孩子照片挂在卧室和床头,对吧?西安调查公司探员在呵呵呵呵呵的笑” 
 
        “你们自己看你们卧室里的照片,其他不说,也有点露骨了吧。你说于成喜欢孩子,你们这么年轻,怎么不着急生一个啊?所以当时我很怀疑你们心理有点问题啊。” 
 
        “更别说我那天趁你们不注意的时候,看了看你们电视柜里面的碟子,全是国外的那种猥亵孩子的影碟。你说床头上面的空档位置以前是许秦雅的照片,我相信你说的是实话。于成杀死他们全家之后才取下来的,我说得对吧?” 
 
        于成低着头,重重的喘着气,周春艳有些惊恐万状,上次自己让他参观的,原以为就和以前那些家长,反而觉得自己这里关心孩子。 
 
        毛强几个抱着手里的东西傻傻的站着,国内这种心理变态的案件还是不多的,大家吃惊得不知掉该做什么了。李丽看看这两个嫌犯,问王磊,“那他们是怎么杀死许昌一家的,胖子?” 
 
        王磊指着卧室的窗户,说道,“你们难道没有发现吗?这里距离172号小区就是一墙之隔。”大家来到窗户边,刘晓林推开窗户,间隔一米远是一堵围墙。围墙对面不到两米就是许昌家那幢楼,这边的窗口基本是斜向上对着许昌家的厨房。一般人家的厨房由于油烟的原因,最多是纱窗关着,玻璃窗是打开的。这边围墙下面的墙上竖着一块长木板,也就是说于成在家打开窗户,就可以把木板抽上来,搭在围墙上几步就过去了。 
 
        一般不是特殊原因,平时大家也很少走到楼后去,还别说有些人还会向楼后扔垃圾,让人更少去到那些地方。 
 
        大年夜,大家都呆在卧室或者客厅看电视,放鞭炮的都在小区院子或者外面街道上。幼儿园这栋楼和许昌他们家那栋楼是背靠背,路灯那是肯定不会有的,大量的鞭炮声也会掩盖翻墙的一些声响 
 
        周春艳开始抽泣,“许昌两夫妻知道于成对许秦雅做的事情了,他们威胁我们,要我们拿出50万作为补偿,不然就要报警。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才这样做的,我们…….” 
 
        李丽感觉很恶心,“周春艳,你知道于成的行为不举报还帮着他干坏事,你这叫助纣为虐,懂吗?你放心,监狱里有你一个位置。” 
 
        毛强拿出一个小型录音机,打开摆放在周春艳面前,沉声道,“你想要轻松一点也不是没有办法,把你知道的全部老老实实交待出来,也算你立功,嗯!” 
 
        周春艳看看于成,咬咬牙,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也怪不得自己心狠,自己个不想死,“我和于成是中学同学,谈恋爱很多年了。我原来不知道他的怪癖,去年无意中发现的。因为小孩子都是自己幼儿园的,也不敢说出去,加上于成经常打骂我,要不就威胁要杀我全家,我也没有办法。但是我没有参与他那些事情,我只是帮着安抚那些被他猥亵的小女孩。警官,我真的没有参与。” 
 
        毛强丝毫不动声色,西安私家侦探抱着双臂看着窗外,听着周春艳的自述。 
 
        “年前于成猥亵许秦雅,许秦雅回家之后告诉了他爸妈,他爸妈到幼儿园来,是我跪着请求他们原谅。我答应最晚大年夜之前给他们50万作为补偿,第二天他们就把孩子带回家了。但是我凑不出那么多钱,眼看期限到了,我劝于成去自首,他不答应,说他会解决。” 
 
        “大年夜那晚的半夜他爬墙过去的,他说去威胁许昌一家人,我信以为真了。他回来的时候全身都是血,第二天早上我才知道他去做了什么……” 
 
        随着周春艳的讲述,案情在众人眼里逐渐清晰起来。于成从厨房爬进去,第一步肯定是客厅,这也是客厅里面的许昌被第一个杀害的原因。想来许昌一家应该是呼救了,但是被此起彼伏的鞭炮声掩盖了。 
 
        毛强踢踢于成,“你为什么要连刺许秦雅7刀?为什么,说!!!” 
 
        于成仍然低着头,很久之后才回答道,“要不是她告诉她父母,要不是她父母要我们赔偿,我怎么会杀人!一切都快她!!!我恨她!!!” 
 
        李元实在控制不住了,抓住于成的头发,拿起来,连续几拳用力的打在他的脸上,“你他妈的败类!你还有脸怪人家6岁的小孩子!你他妈该千刀万剐下地狱!” 
 
        毛强“咔嗒”一声关掉录音机,当作没有看见李元的行为,“我给陆局打电话报捷,你们注意,嫌疑人很凶残,拘捕!” 
 
        毛强走出房间,几个人一拥而上,拳打脚踢,于成脸上顿时红肿一片,李丽直接一脚穿过人缝,踹在于成脸上,于成的鼻血喷涌而出,王磊拍拍手,“差不多了,拘捕被制服了。” 
 
        半个小时之后,两台车缓缓驶进公安局的大门,门厅处,陆海涛带着局里的中层干部早就等在那里了。毛强和李丽一下车,周围热烈的掌声顿时响起。刘晓林走在最后,拖着奄奄一息的于成,陆海涛一个眼神仍过去。毛强悄声说道,“嫌犯拘捕,差点杀伤李丽,幸好被王磊救了,所以大家手重了一点。嘿嘿嘿嘿嘿嘿” 
 
        陆海涛会意的点点头,“来人,扔进去看严实一点。大家洗漱洗漱赶紧去食堂,已经给你们安排好庆功酒了。待会儿市里领导要来,还要看望你们重案队全体人员,毛强你要发言的,快去准备吧。” 
 
        趁着李丽几个洗脸的间隙,王磊把毛强拉到一边,“毛队,我就不去食堂了,不想去那些场合。你把林珑的所有卷宗拿给我,我拿回家看看,明天早上拿回来。” 
 
        毛强顿了顿,点头同意,“行,你跟我来,我拿给你,只是卷宗有点多,我给你拿一个纸箱装吧。记得明天全部拿回来,你也知道按照规矩卷宗是不能带出去的,你情况特殊,例外一次,这也是你今天该得到的奖励。” 
 
        王磊坐在办公室,外面喜庆的欢笑声隔着窗户隐约可闻,拿起桌上那一张如夏花般灿烂的照片,翻过来,在抽屉里找出一把螺丝刀,拆开相框,把照片放进内包,紧贴着心窝。左右看看,王磊随手把空了的相框扔进垃圾桶。 
 
        坐了很久,外面天色黯淡下来,王磊抱着纸箱,把楼里、食堂里、所有的一切喧嚣抛到了身后,从此,只能独自回家。 
 
        还是那个角落,床的角落,拉过一盏台灯,把光线调整得很暗,王磊靠着墙跪坐着,一大堆资料散乱在地上,王磊专注的看着手里的一份法医检验报告。 
 
        这已经是看第二遍了,没有丝毫的线索。王磊揉着太阳穴,起身去厨房,冰冷的厨房里什么都没有,王磊也不以为意,直接偏头张嘴,打开水龙头,灌了一肚子凉水,顺便冲洗了一把脸,又回到角落坐下。 
 
        点起一支烟,昏暗的灯光下,王磊的小眼睛微眯着,一字一句的默读着一份份材料。看得出来,虽然时间很短,但是重案队收集到材料却还算完善。只是…… 
 
        没有任何外来者的痕迹;派出所的警察、协警,排除;路过的交警,排除;自己曾经抓过的罪犯,排除。 
 
        排除、排除、排除,王磊的脑海来闪过一连串的排除。手里已经是第三遍阅读过的最后一份材料了,哪怕闭上眼,王磊也知道里面哦内容,应该还是排除! 
 
        把地上的材料归位到纸箱,王磊再次点燃不知道是多少支烟了,为什么一点痕迹都没有?什么人才会不留下丝毫痕迹?王磊相信除了自己,哪怕是重案队其他人,包括毛强在内去作案,恐怕也做不到这种程度,他们最多是留下很少的痕迹在很不容易发现的地方而已。 
 
        谁才有如此高超的手段?职业杀手?呵呵呵呵,没有什么职业杀手回来杀一个家庭妇女吧。林珑以前的男朋友?追求者?不是,不是,胖子摇着头,林珑的初恋就是自己,自己的初恋就是林珑,哪里来的第三者啊!抢劫、盗窃这些是早就排除了的。邻居,呵呵呵呵,邻居都是些老年人,当初自己和林珑决定在这里买房子的主要原因就是老年人多一些,林珑喜欢陪老年人、陪孩子交流,这个也排除。 
 
        那么,能够做到程度的人其实是很少的,自己其实应该知道。胖子夹着香烟的手指颤抖了一下,自己为什么应该知道啊?自己知道什么? 
 
        突然,王磊把手里的烟掐灭,粗暴的把纸箱翻转来,倒出所有的材料,双手疯狂的划拉着,寻找着。 
 
        一张纸片映入南京调查公司的眼里,胖子全身开始哆嗦,伸出发抖的手,轻柔到极点的捡起这张纸片,很好,纸片没有忽然之间消失无踪。对着台灯,纸片上面的字清晰可见……

支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