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调查公司我们调看了所有的监控录像

        一夜未眠,王磊不仅没有感觉疲乏,整个人反而有了一种莫名的亢奋。早上上班就把卷宗还了回去,毛强看王磊没有因为卷宗内容出现什么问题,也放心不少。除了王磊,其他几个人各自在电脑面前忙着写灭门案的结案报告,毛强则在给政治处打电话,了解南京调查公司安排给政治处的分局排查结果。 
 
        王磊面对电脑,想了想,开始搜索一些新闻。很快,南云晚报一条新闻出现在屏幕上,“昨日,我省安全机构逮捕了以美籍华裔任某某为首的海外商业间谍共三人,据悉,任某某在2002年曾因通用大众商业间谍案被美国FBI通缉,其潜逃至今,在半月前潜入我市,现被我省安全机构一网打尽。” 
 
        王磊扫视了一遍办公室,没人注意自己。他很小心的从上衣内包摸出私藏的那一页材料,上面有一句很简短的话,“据查,昨日晚8时到凌晨2时,连山西路被省安全局封锁,无任何消息。” 
 
        一般情况下,安全局有行动的话,会提前通知公安局,让公安局协助设卡、封路之类的外围行为。但是遇见很特殊的情况下,则会直接通过部队或者自己外地抽调人员配合行动,最多给地方党政一把手说一声,根本不会和当地警察部门打招呼。 
 
        像宝贝一样把纸片收好,王磊把电脑里面浏览记录清空,站起身,只对李丽说了一声,“我去天台抽支烟,有事叫我。” 
 
        坐在天台边缘,双脚悬在空中,抽着烟,看着脚下如同蚂蚁般的人群,王磊非常疑惑。除了欧美那种心理变态的连环杀人案,其他任何谋杀案都存在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动机。林珑和自己平时是与人为善,和和气气的,在小区也没有仇人,不管是谁杀害林珑,理由是什么?如果自己能够撩开这一点最关键的迷雾,相信自己就可以抓到杀害林珑的凶手了。不过,要撕开这层纱,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要考虑。 
 
        南京私家侦探知道这件事很难,如果他没有想错的话,面对的对手会相当强大。胖子的小眼睛闪过一道精芒,无论对方有多强大,自己也不会放弃! 
 
        李丽站在天台门口,看着胖子的背影,心里叹了口气,算了,让他独自呆一会儿吧,不打扰他了。李丽停下脚步,转身准备下去,王磊却像有感应似的,头也不回的叫道,“李丽吧,有什么事吗?为什么不过来?” 
 
        李丽揉揉脸,揉出了满脸笑容,轻巧的迈步过去,“胖子,你怎么知道我来了?我脚步这么轻。” 
 
        王磊跳下来,拍拍屁股上的尘土,诡笑着回答道,“你李大美女哪怕走得再轻声,你身上的香水味还是会出卖你的哦,呵呵呵呵呵呵” 
 
        李丽不信邪的低头闻了闻自己衣服上,没有啊,而且今天自己没有洒香水啊。王磊看着李丽的动作不禁好笑,“你还真的以为你是狗鼻子吗?哈哈哈哈哈哈” 
 
        李丽红着脸连踹了王磊几脚,“死胖子,你才是狗鼻子哦。快说,你怎么知道老娘来了的?” 
 
        王磊跳开一步,指指门,“我解释,我解释,别打人啊,姑奶奶,你自己看,我坐的位置是背对着门,风是从我对面吹过来的。门打开之时,两边空气贯通,风力瞬间就加大了。而且,只有你知道我在天台,这个地方很少人上来的,你说不是你是谁,对不对啊?” 
 
        李丽真心发现自己很佩服这个胖子,不过现在可不能让他得意洋洋了去。李丽翻个白眼,“隔壁东云市过来了几个人,先在陆局办公室,然后又把毛队叫过去了。毛队刚才电话通知我们所有人办公室集合。嘿嘿,所有人主要是说你了,胖子,我们可都在办公室呆得好好的。” 
 
        王磊在前面走着,后面的李丽时不时拍他一巴掌,他刚想提意见,李丽就威胁的把脚抬起来准备开踢。王磊无奈的加快步伐,心里暗自不怀好意的乐着,“我就让你踹我,然后你到时候习惯了动不动就踹人,看你怎么嫁得出去?嘿嘿。”想到得意处,王磊回头看看李丽,更加得意。李丽虽然不知道死胖子想什么,但是看他猥琐的样子,忍不住又提起脚踹他一下,“走快点,死胖子,让你减肥你偷懒,快点。” 
 
        重案队办公室已经人满为患了,唯一的女副局长宫华和办公室主任鲁阳都来了,和他们站在一起的是一男一女,看气势也是一官半职在身。宫华正准备讲话,李丽吐吐舌头,借着胖子的掩护溜回座位。王磊那硕大的身躯想要偷溜是不大可能,只得讪讪一笑,干脆走到墙角找个地方坐下。 
 
        宫华40多岁,半老徐娘、风韵十足。宫华向重案队介绍了那一男一女,那位大概35、6岁的身材丰腴的女性是东云市公安局副局长孔招娣,孔招娣旁边是30来岁的很彪悍的男子是东云市公安局刑侦队长谢大华。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寻求帮助来了。孔招娣看见王磊,眼睛一亮,和宫华窃窃私语了几句。 
 
        说起来,这几年是有些兄弟市县单位过来临海重案队求援,但像东云市这种高规格的求援队伍大家还是第一次见到。宫华介绍完毕之后,又说了一句,“大家警察都是一家人,需要什么你们尽管说,我代表陆局表态,我们一定全力支持!” 
 
        孔招娣说话很爽直,没有遮遮掩掩,“你们临海重案队是威震南云,我今天是代表东云市公安局过来求援的,需要你们重案队派人去帮助我们,具体的案情就由我们的刑侦队长谢大华给大家讲解。” 
 
        谢大华其实很不乐意,虽然三个月过去了,案件没有取得进展,但是谢大华一直认为是时间不够,上面权力没有给自己放开的缘故。他相信再有最多两三个月,自己一定可以查个水落石出的。这一次来临海求援,他是不想来的,只是局长的命令谁也不敢违抗罢了。 
 
        也是因此,谢大华对临海重案队几个人根本没有什么好看,一个个瘦得小鸡似的,这样能抓住那些穷凶极恶的罪犯吗!?还有胖得猪一样的,这就是威震南云的神探?!切,猪探差不多!明白人都懂,自己做的假案子嘛,捧一个神探出来搭台唱戏罢了。还有孔招娣,算个屁,一点不懂业务,只会卖弄风骚! 
 
        谢大华在心里对这间办公室除自己之外的所有人都狠狠的鄙视了一番,才开始讲解案情,“三个月之前,也就是去年12月12日的早上,我们接到报案,东云市龙湾半岛别墅区发生枪击案。龙湾半岛在东云市二环路边缘,一面临河,一面靠山,是东云市有名的风景区,龙山别墅群也是东云市著名的高档别墅群。龙山别墅群一共分五个建筑群,这件命案发生在别墅1区,也就是临河最好的位置。我们派人勘察的结果是,别墅的主人伍向前,晚饭之后在自己院子里面散步的时候被枪击身亡。” 
 
        谢大华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继续道,“我们调看了所有的监控录像,没有任何外人进出过伍向前的别墅,也没有任何可疑人进出过别墅1区甚至是整个别墅群;第二,伍向前别墅内没有任何不属于他家的脚印、指纹乃至DNA;第三伍向前是东云市向前集团的总裁,资产上亿,人际关系良好;第四,伍向前还有通过我局介绍的保安公司介绍的两个专业保镖,当晚保镖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保镖我们经过调查已经排除作案嫌疑了。基本情况就是这样,我介绍完了。” 
 
        谢大华对大家微微点头,点燃烟,心里很开心,“你们以为是小偷小摸的案子吗?现在知道厉害了吧?哼,谅你们也没有办法,最终还得自己来才行啊。” 
 
        重案队不像谢大华想的被他的案情震惊到那样安静下来,反而叽叽喳喳的,李丽和刘晓林凑在一起,聊得热火朝天,李元正在掏钱包出来,拿出十元钱给袁飞腾,好像是打赌输了,至于为什么打赌,大家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应该和谢大华的讲解有关吧。 
 
        这一下,还不说谢大华,包括孔招娣都有点抹不下面子了,宫华被自己局里这几个人搞得哭笑不得,不得已敲敲桌子,“毛强,你是队长,基本案情谢队长已经介绍了,你看你抽几个人?时间要快,马上就出发,陆局也是这个意思,你知道的。” 
 
        宫华是自家的副局长,她说话,大家才还是要给面子,一个个不再聊天,坐得端端正正的,都不看毛强,好像派谁去也和自己无关。 
 
        毛强爽朗的一笑,“我早就考虑好了,李丽和李元去吧。” 
 
        李丽和李元对视一眼,开玩笑吗?我们两个去,去干啥啊?去丢脸吗?自己吃多少饭自己肚子知道,一般的案子还是没有问题,但是像这种别人整个队查了三个月都查不出来的案子,自己去也吃不下的。两个人异口同声、很坚决的说道,“毛队,我们手里的案子还没有处理完!” 
 
        毛强对李丽和李元挤挤眼睛,接着说道,“虽然是你们两个去,但是王磊带队。” 
 
        两人正害怕毛强强行要两人前往,听到这句话,心里的石头瞬间落了下来,这个东莞调查公司简直可恶到极点,明显是逗弄大家开心不是!王磊带队,谁都会跟着去,去捡功劳的事情不做是白痴嘛!!!

支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