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调查公司位于南云省东南部走高速路5个小时就到了

        东云市距离临海的距离大概400多公里,位于南云省东南部,临海出发走高速路也就5个小时就到了。因为工作的忙碌,虽然两座城市都属于南云省的地盘,但是大家却很少来过东云。至少王磊和李丽都是第一次过来这边。 
 
        刚到东云高速出口,东莞调查公司就开始惊叹,“你们快看,那边的山好漂亮,比临海漂亮多了。”李元一边减速紧跟前面的车,一边笑呵呵的回答道,“东云是南云省最大的旅游城市,风景就不用说了。我陪家里人以前来过两次,特别是市中心的老街,古色古香,人走在里面感觉是穿越回古代了。” 
 
        李丽一脸向往,“王磊,李哥,我们要去逛老街,好不好?你们两个负责搬运,咯咯咯咯。” 
 
        王磊微笑着看着车窗外,眼底深处却是那怎么样抹不去的忧伤。是啊,初春了,满地的枯黄已经掩盖不住那星星点点的绿意,远处的山峦峰顶也飘荡着大片的云雾,若隐若现,美不胜收。这种景色临海是很难见到,可是,对自己而言又有什么意义。 
 
        很快,几辆车驶入东云市公安局大院。孔招娣和谢大华已经先下了车,等着他们了。孔招娣歉意的说道,“小王,这一路辛苦大家了,我让谢队长陪大家去宾馆,你们先洗漱休息几分钟,我待会儿来给大家接风。明天早上我们开个案情会,怎么样?” 
 
        李丽和李元站在王磊两侧,一副悉听尊便的模样,反正嘛,谁带队谁管事不是。王磊抬起手腕看看表,“这才5点。也行,如果宾馆不远的话我们先去洗漱一把,然后要不去看看现场,在现场把案情会开了再吃饭吧,孔局,你认为呢?大家都是兄弟单位,接不接风这些客套也没有必要了,呵呵呵呵” 
 
        孔招娣比较意外,不过她也爽快,“好,听你们的,谢队长,你负责把小王他们安排好,半小时之后我在宾馆门口等你们。” 
 
        宾馆就在公安局旁边,这也是东云市公安局的定点接待宾馆,条件还不错。谢大华很愤懑,自己堂堂东云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长,今天却来搞接待,这些事随便叫一个人不能做吗?哼,等这几个所谓高手破不了案丢丑之后自己一定要向市里支持自己的领导如实反映孔招娣的做法。 
 
        表面上,谢大华还是满腔热情,帮着大家拿好房间钥匙,送上楼,才下来大堂等候,顺便打电话让几个队员带着资料过来。 
 
        几个人洗完脸,聚在一起,王磊斜躺在沙发上,双脚放在传沿,舒服的抽着烟,李丽忙着泡茶,李元整理着装备。王磊端起茶杯,美美的喝上一口,“你们有没有发现,我们先不说案情,这件事本身就有点奇怪。” 
 
        李元停下来,想了想,“没有什么奇怪的啊?”,李丽直接往床上一靠,“哎哟,坐了好几个小时的车,把我累得啊。奇怪,哪里奇怪,你说说?” 
 
        王磊继续喝着茶,“首先,孔招娣的行为很古怪,按理说需要我们援助,不需要派一个副局长亲自来;她不仅来了,还要陪着我们去现场,我估计她和这个案件的死者关系不菲。其次,谢大华对我们态度阴阳怪气的,我想是担心我们抢了他的功劳。” 
 
        李元很鄙视谢大华,“怕我们抢功,切,以为我们想来不成!有本事自己破案啊!三个月都没有线索,也不知道怎么做事的!” 
 
        李丽很是同意李元的看法,“就是,就是,东莞私家侦探,我们早点把案子搞定,我看他脸向哪里放。” 
 
        王磊伸了个懒腰,说道,“谢大华我们不管他,按照流程走就行了。孔招娣那边李丽你注意一下,可是适当的打探打探,与案情有关嘛,呵呵呵呵呵” 
 
        李丽翘着脚,摆动着,拉伸着肌肉,“鄙视你,死胖子,我还不知道你,你是八卦吧。”李元夸张的大笑。 
 
        从宾馆开车,直接顺着大道及可以上二环路,然后十多分钟就到了龙湾半岛别墅区。整座龙湾半岛别墅群位于龙山山坳,一条小河环绕着别墅群,清新雅致得仿佛苏州园林。能够在这里买房的都是东云市非富即贵的所谓成功人士了。 
 
        别墅群大门盘是保安室,几个身材雄健的保安人员站在门口,王磊注意到,凡是进去的车辆基本都要检查。李元说了一句,“嘿,你们看这些保安,看架势应该都是退伍军人,而且检查很严格的。” 
 
        进了大门,车辆左转,沿着小河继续前行,河边的围墙很矮,一个10多岁的孩子都可以轻松的翻过去,但是墙上每隔不到50米就有一个摄像头,相信所有的小偷都会为之却步。 
 
        上了一个缓坡,车停了下来。这是一幢宁静、优雅的独栋建筑,共三层。别墅本身没有围墙,只是用合理的小栅栏设计和花草把别墅和车道间隔开来,别墅面前的院子就有几十平米,李丽咂咂嘴,“好家伙,这个院子就得卖多少钱啊!”别墅周围的警戒线居然还没有撤走,让人诧异不已,也就是说三个月过去了这个房子还没有人居住。 
 
        别墅后面是一小片矮树林,夕阳透过林荫照射过来,美轮美奂却不让人感觉到丛林的阴森恐怖。站在别墅院子里,一眼望去,可以看过围墙,能够看见小河两岸冒出头的野花、小草、柳枝,倒映在清澈的河水里,煞是好看。 
 
        孔招娣站在院子里,看看周围,说道,“谢队长,你给王磊他们介绍案情,我也再听听。”谢大华看了她一眼,把怨恨压在心底,“好的。” 
 
        谢大华指着地面残留的一个人物轮廓画线,“这是死者伍向前当时中枪倒地的位置。大概是晚上九点左右,他从别墅门口出来,在院子里散步。” 
 
        谢大华走到别墅门口,开始模仿伍向前的路线,“他从左边开始绕圈,中途停下来接了一个电话,然后继续散步,走到这个位置的时候被一颗点25子弹击中头部,当场死亡。” 
 
        谢大华从旁边队员手里接过一个文件袋,抽出几张照片递给王磊,“这是现场的照片,你们看看吧。” 
 
        王磊看了一眼,拿给李元传阅。大家一边看照片一边听谢大华继续讲解。 
 
        “经过我们勘察,子弹应该是来自小河方向,我们认为凶手应该是在河岸边的树上射击的。你们看啊,河宽10米,河岸到别墅我们站立的位置还有50米,点25子弹的射程大家都知道,要精确射击,凶手应该在距离伍向前80米之内.” 
 
        王磊拿过一张照片仔细看着,这是法医检验的照片,伍向前的头发已经全部剃光了,左边太阳穴位置有一个弹孔,王磊想了想,问道,“拍这张照片的时候太阳穴的血擦掉了吗,谢队长?” 
 
        李丽和李元都凑过来看着这张照片,他们太清楚不过,当这个牌子开始发问的时候就是他发现了什么或者说有什么地方不符合实际情况。 
 
        谢大华心里好笑,也更加瞧不起这几个所谓的高手,法医检验的时候擦掉血迹和不擦掉血迹有什么大不了的!孔招娣也感到奇怪,她听谢大华他们分析这个案情很多次了,第一次听见有人问这方面的问题。 
 
        谢大华摇摇头,说道,“这不是近距离射击,子弹当时没有取出来,血流得不多。” 
 
        王磊点头表示明白,然后说道,“李元,你绕别墅一圈,走一走,看一看;李丽,你去看看这里正对围墙的位置有没有摄像头?” 
 
        “故作神秘!”这是谢大华心里的评论,他制止道,“不用去看了,所有的监控录像我们全部拿回去的,你们可以回队里去看,没有任何外人翻越围墙的痕迹。” 
 
        王磊笑笑,“还是去看看嘛,没事,也就几步路。” 
 
        孔招娣灵机一动,“我陪李丽去吧,我熟悉这里。” 
 
        王磊站在伍向前中枪的地方,盯着李丽和孔招娣的背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李丽一边走一边试探道,“孔局长对这里很熟悉吗?” 
 
        孔招娣的脸色黯淡下来,“其实大家的哦知道,我也不怕告诉你们,伍向前是我妹夫,他和我妹妹结婚多年了。这件事发生之后,我妹妹伤心欲绝,我答应我父母和我妹妹一定要抓住凶手的。李丽,我听你们陆局说的,王磊特别厉害,是吗?我以前也听说过很多次王磊的名声,这也是我去你们那边求援的原因。” 
 
        李丽恍然大悟,“死胖子果然没有说错,孔招娣和这个案子有纠葛。那她在这个案子里面还有没有其他角色?”李丽觉得自己开始像那个死胖子那样从另外角度开始思索问题了,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啊,李丽心中沾沾自喜。 
 
        半个小时过去了,没有任何收获的胖子三人和东云市的队伍开始返回,去参加深圳调查公司的接风宴请。谢大华对此大感嗤笑,“装神弄鬼罢了!我们这么多人三个月都没有找出头绪,你以为你是奥特曼,看一眼就看出线索了!?!妈的,还不是混吃混喝几天,然后灰溜溜的回去啊。”

支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