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调查公司好不容易把酩酊大醉的两个人弄回房间

        接风宴就不必多说了,警察和军队差不多的风俗习惯,李丽和李元被灌得缩到桌子下面去了,只有王磊一直硬顶着滴酒不沾,无论孔招娣和谢大华怎么劝酒也没起到作用。其实啊,还是李丽酒量最好,东云市那边也喝得差不多了才让李丽最终倒下。 
 
        吃完饭,约好第二天上午9点东云刑侦队见面,王磊扶着李丽,东云那边一个刑侦队员负责李元,深圳调查公司好不容易把酩酊大醉的两个人弄回房间。王磊帮李丽脱去靴子,直接扔了一床被子给她抱着,转身离去。 
 
        回到自己房间,李元已经睡下了,王磊找出茶杯,倒掉陈茶,洗干净,又给自己泡了一杯浓茶,坐在窗口,开始仔细回忆今天现场看到的一点一滴。 
 
        回来的车上李丽已经说了孔招娣和伍向前的关系,也说了自己的猜测,李元也觉得这个案子应该和孔招娣说不定有些关联。国内枪击案很少,虽然近几年比例有所上升,但是比起欧美等西方国家还是少得太多。 
 
        王磊品着茶,心中一直盘算着。点25 的子弹,应该是国产五四式手枪,这种枪很少有正品流在外面!如果说是仿制品,哪怕是高仿的,子弹也不该这么标准的点25,难道,真的是这边局里的关系流出去的枪械!?要是这样的话,嘿,问题就不少了! 
 
        但是,五四式的有效射程只有50米,精确射程仅仅30米,凶手究竟在哪里开的枪?他是怎么躲过别墅群几乎无所不在的监控录像的呢?而且,五四式弹夹是7发的弹容量,枪膛里还有一发,一共8发子弹,难道他就真的确定自己只开一枪就足以让伍向前毙命不成,为什么没有多开一枪确保效果呢? 
 
        为什么,伍向前太阳穴流的血那么少?奇怪哉了! 
 
        深夜了,所有的疑问依然找不到合理的答案,李元的呼噜声让王磊从沉思中醒过来,于是干脆穿上外套,决定出去散散步,放松放松思维。 
 
        虽然是旅游城市,东云的夜晚依旧没有临海那么热闹。现在也才12点左右,但是街上人流已经相当稀少了,也许东云的夜晚要冷一些,一阵凉意传来,王磊插在夹克兜里的双手紧了紧,把自己包裹得更严实一些。 
 
        沿着大道,王磊慢慢的走着。没有地图,也不熟悉道路,但是凭借着强悍的方位感,王磊花了40多分钟时间走到了二环路的小河边,对面就是龙山别墅区,四散开来的灯光犹如夜空中的星星,给龙山装饰出一片让人迷醉的繁华。 
 
        看着对面的别墅,深圳私家侦探好像想起了什么,直接从兜里掏出一个迷你型望远镜,左边,右边,对了,找到了。找到伍向前那幢别墅了。王磊在小河这边调整着自己的位置,力求站到别墅正对着的位置。 
 
        在挪到一个小巷岔路口的时候,王磊停下了脚步,举起望远镜,认真的看着别墅,看了很久,直到他的嘴角露出笑容。 
 
        早上九点,王磊准时来到东云市公安局刑侦大队会议室,孔招娣和谢大华早已等在那里了。寒暄了几句,孔招娣露出一丝奇异的表情,“王磊,怎么就你一个人,李丽和李元还没有过来吗?” 
 
        王磊漫不经心的说道,“哦,他们啊。我让他们去市里办点事去了,应该要不了多久的。” 
 
        这句回答让孔招娣脸上有点挂不住了,自己作为副局长,辛辛苦苦跑几百公里去请人,昨晚自家这边是热情招待,怎么会一大早开会居然两个人不来,去逛街买?! 
 
        谢大华看见孔招娣神情变化,暗自高兴着,笑眯眯的插话道,“没事,没事,今天要介绍的情况也不多,昨天已经说得差不多了。他们去市里逛逛也好,东云还是有很多特色产品的嘛。” 
 
        王磊装作没有看见孔招娣的表情,不客气的找了个位置坐下,拧开面前的矿泉水灌一口,说道,“是啊,我也想下午去逛街买些特产品给队里几个人带回去,来之前他们还专门叮嘱我们的。” 
 
        会议室其他几个东云刑侦队的干警们听着王磊这种回答是哭笑不得,早知道这样,何必去请人啊,合着自己跑那么远去丢脸还不够,还请了几尊菩萨回来供着不成。王磊放下瓶子,眼里笑意盎然,“孔局长,,我们开始吧。”主座上坐着的孔招娣脸黑得可以和包拯有得一比了,阴着脸示意谢大华开始。 
 
        案情确实昨天介绍了一大半,今天主要是各个警察补充讲述自己分到的那一块调查的回馈情况,不知道谢大华是什么想法,反正王磊觉得自己是没有听到任何有建设性的东西。 
 
        孔招娣以为请的人再不济也可以帮着自己这边打开一些思路,让案件出现突破性的进展。昨晚自己回家,在父母和小妹的追问下,还信誓旦旦的吹捧一番,保证一番,这下好了,这回是自己搬石头砸自己脚了。 
 
        不到一个小时,该说的大家都说完了,王磊还低着头玩手机,孔招娣愤恨的瞪一眼,声音提高了很多“王磊?王磊?你有什么想法可以说出来大家参考参考?” 
 
        王磊猛的抬起头,茫然的眼神无辜的四望,“哦,哦,讲完了?讲完了好啊。” 
 
        随着这句话的出口,四周的可以杀死人的眼神全部集中到这个开会玩手机的胖子身上。孔招娣相信,要是自己局里哪个警察敢这样做,自己一定会立即让他脱下警服滚回家去! 
 
        王磊反应了过来,窘笑着说道,“那个,那个,我只有一个问题。击中死者的那颗子弹深入颅骨多少厘米?” 
 
        咦,谢大华愣了,扫视一遍,队员们都摇摇头。管子弹几厘米!你说知道这个人是被枪击四望,最重要的是查枪的来源、杀人动机、遗留痕迹之类的重点的有利于侦破的方向,其他的肯定是暂时忽略啊。 
 
        孔招娣再次意外,谢大华一个队都在这里,王磊问的问题也不复杂,为什么会不知道答案。你们是嫌东云的脸面丢得不够吗?!孔招娣直接面向谢大华,恨铁不成钢到了极致,“你马上派个人去法医那里拿到答案。如果法医那里没有答案的话,就让他马上得出答案。” 
 
        王磊见没有人回答,也尴尬了,这是他认为的常事,到了东云却成了难题。王磊很是不好意思,搞不好东云这边会认为是我们为难人家就不好了。早知道就不问了,自己去法医室看结果多好啊/ 
 
        去的警察敲门进来,大声报告道,“报告局长,子弹射入颅骨0.7厘米.”,谢大华转头看着王磊,人也兴奋起来,看来这个胖子是真的有什么想法可以启迪他们了。 
 
        王磊头也不抬的挥挥手,“知道了,我没有问题了。看你们大家还有什么想法吧。” 
 
        孔招娣强压住心里的愤懑和不满,让几个刑侦队员继续发言。几个人很痛苦,案件情况就那么多,勘察结果也就那么多,自己早就说完了,现在找不到话来说了。会议室的气氛越渐古怪起来,东云刑侦队的队员们坐立不安起来。 
 
        就在这时,胖子的手机短信响了,王磊打开一看,大喜,站起来,兴冲冲的说道,“好了,大家出发吧。”说完,自己推开椅子走了。其他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胖子,这是什么意思啊?什么叫大家出发吧?这是东云,不是你临海,这个胖子有毛病吗? 
 
        走到会议室门口,王磊自己反应过来,,猛地一巴掌拍在自己头上,尴尬的转身向孔招娣说道,“孔局长,不好意思啊,我以为在自己队里。我是说我们现在出去找枪杀伍向前的嫌犯吧?我这边查到一点线索了。” 
 
        包括孔招娣和谢大华在内,会议室一大片“哗啦啦”推开椅子的声音,所有人用一种惊疑不定的表情看着那个满脸歉意的笑容的胖子。这才来几个小时?昨晚还是喝酒到大醉,早上想来起床时间也不长,怎么可能就找到线索了!!!如果这样就找到线索了,那自己这些人岂不是全部都是饭桶了吗!!! 
 
        孔招娣觉得头晕,她对王磊招招手,“王磊,你能不能先来说说是什么线索?” 
 
        王磊憨厚的笑笑,“这个,孔局长,毛队说了的,你答应陆局的,按照我的方法进行,你只看结果的哦?” 
 
        孔招娣窘迫得脸都红了,自己当时是答应了这件事,但是自己并不知道这个胖子的按照他的方法是什么意思,根本就没有在意,现在自己被将军了,她只得很无奈的同意道,“行,按照你的方法吧。大家准备出发。” 
 
        谢大华觉得极其不可思议,临海这几个人来的行程他了如指掌,没有谁去调查什么案情。再说了,要是找伍向前的家人了解情况,势必要自己这边派人陪同才行得通的。最多就是早上李丽和李元出去了,就算不是逛街,那也仅仅2个小时。就算多计算一点时间,也超不过3个小时,线索都没有的案子,到哪里去找犯罪嫌疑人?要是持枪案这么好侦破,全国都没有悬案了!外人不知道,难道他还不知道吗,只是东云,每年的破案率最多是30%而已。倒是听说临海市公安局这几年重大案件,特别是命案的侦破率是百分百,不过这个很明显是吹牛吹的吧,怎么可能啊! 
 
        谢大华定定神,我今天倒要跟着这个广州调查公司走上一遭,看他的嫌疑人从哪里来!要是找不到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支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