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调查公司你们在哪里?古玩一条街街口啊

        王磊坐在第一辆车上,张张嘴,却发现不知道该说去什么地方。很简单,他不认识路。孔招娣心瞬间沉到底,“王磊,怎么,有意外?”,开车的谢大华偏头看着他,满肚的幸灾乐祸。 
 
        王磊抓抓下巴,直接给李丽打电话过去,“李丽,你们在哪里?我是说具体哪一条路,街道名称?!哦,古玩一条街街口啊,知道了,待会见。” 
 
        车辆在王磊重复街道名称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向前滑行了,广州调查公司挂断电话也不再多说,后面跟着两台车,全是挂的民用牌照好做遮掩。 
 
        隔着还有一段距离,王磊就发现李丽和李元若无其事的站在路口,吃着东西,聊着天,看起来很像是外地游客,和环境非常融洽。王磊指着路旁说道,“谢队长,我就在这里下车,你派一个队员去伍向前别墅那里等着电话,你们找个地方停好车,到李丽他们那里等我。” 
 
        王磊一下车就钻入路边的一家杂货铺,看得孔招娣十分不解,“小谢,你说王磊这是去干什么去了?” 
 
        谢大华无奈的摇摇头,“不清楚。他们一天到晚搞得神神秘秘的,要是我有这样的手下早就把他开除了,哼,无组织无纪律。”听见谢大华的评价,孔招娣没有吭声。 
 
        孔招娣和谢大华带着人站在距离李丽他们二、三十米远的地方,问着一些风俗产品的价格。他们不是扫视一下李丽和李元,孔招娣越来越感到焦躁,与之相反,谢大华进入行动状态之后反而冷静多了。 
 
        直到远处出现一个胖子摇摇晃晃的身影,孔招娣才出了一口大气而不自知。王磊走到李丽面前,询问道,“事情都打听清楚了吗?” 
 
        李元笑着回答,“王队长,我们办事你还不放心吗?就是我们背后这家人。我还李丽已经试探过了,确保无误!” 
 
        王磊摸摸下巴,最近胡须长了,总是感觉有些痒,“开什么玩笑?我可不是队长,队长在临海。李元啊,我个告诉你,回去我向队长检举你,密谋篡位啊。” 
 
        李丽一大早就出来四处查访,早餐只是随便买了一个煎饼。看着这个胖子过来还不理睬自己,和李元有说有笑的,眼睛滴溜溜一转,抬起脚,重重的踩了下去。 
 
        “哎呦……”,胖子捧着脚跳了起来。 
 
        远处谢大华见了,一惊,招呼几个队员围上来,谢大华问道,“王磊,怎么了?是不是出问题了?” 
 
        李丽转过身,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王磊垫着脚,哧牙咧嘴的说道,“没事,没事。就是我们身后这家人,具体的李丽他们给你们交待,我等会给你们打电话。”说完之后王磊径直离去,人群里三拐两拐的就不见了人影。 
 
        谢大华彻底晕头了,“什么你们身后的这家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李丽抿嘴一笑,解释道,“我们怀疑这家人和伍向前的死有关,这一家人只得两兄弟,,哥哥冯大强,弟弟冯大钱,因持刀抢劫被判7年和8年。冯大强前年出狱,冯大钱是去年底才刑满释放的。根据他们的一些邻居无意中透露的讯息看来,着两兄弟出狱之后并没有安分守己、老老实实的做事,而是和一些混混继续交往,家里时常添置家电 ,钱财却来路不明。两兄弟今年已经快三十了,都还没有结婚。今天两兄弟都在家,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就是进去控制住他们。” 
 
        李元接过话头,“至于怎么证实他们和伍向前的死有关,这就是我们控制住人之后交给王磊的事情了。谢队长,你放心,这方面王磊从未失过手,我们和毛队办案大多数时间都是这样的,毛队也养成不问的习惯了,呵呵呵呵呵。” 
 
        谢大华对此无可奈何,也不再询问,免得给自己找些不愉快。他仔细打量了一番李丽身后的屋子。这边古玩一条街在东云也算老宅,不过经过东云市政府重新翻修、整治了很多次,每一户人家都是前后相连的两进厢房木质房屋,上面一个小二层。这条街上大部分人的习惯是底楼用着店铺或者对外出租前一进厢房,自己从后门出入,二楼则是卧室,想来冯家兄弟也不例外。 
 
        谢大华打着手势招呼自己的人手,两个去后门蹲守,剩下三人,一个派去伍向前的别墅,另两人和自己从前门进去。李丽和李元是客人,虽说是请来协助侦破的,不过一般能不让客人动手那就不需烦劳客人了。 
 
        谢大华靠着门,手扶着枪套,枪套暗扣早就打开了。一个队员站在门前,谢大华一点头,这名队员崩足劲头,抬脚用力一蹬,门应声打开。谢大华双眼大睁,带着自己的队员就冲了进去,一边向前冲一边大喊,“警察,不许动!”。 
 
        前厢房坐了两人人,此刻正在喝酒。这两人皆是毛寸短发,身材魁梧,虽是初春,但依然寒冷,这二人却穿着背心,胳膊上肱二头肌显得很是强壮有力。从这两人的快速的反应可以看得出来,这两人相当警觉、老练。 
 
        其中一人两手在桌子下面一抄,整张八仙桌凌空砸了过来,谢大华和其他两个警察顿时手忙脚乱;另一人转身就向后厢房跑去,一边跑嘴里还一边喊道,“大哥,不要纠缠,快跑。” 
 
        广州私家侦探还好,动作矫健,闪开了撞过来的桌子,两个队员就惨了,一个离得近的直接被桌子撞在上半身,碰得头破血流,另一个躲过了桌子,却被桌子上的碗盏碟盘砸了个正着,一些滚烫的汤汤水水迎头泼下,当即抱头倒地惨呼不已。 
 
        谢大华怒火中烧,做警察这么多年还没有如此窝囊过,枪也不拔,直接要扑上去,那冯大强却彪悍无比,抢先一步抓住了谢大华的双肩,恶狠狠一个头捶栽到谢大华的前额,谢大华顿时头晕目眩,晕头转向。 
 
        到了这一步,冯大强是恶向胆边生,伸手去抢谢大华腰间的手枪,一只冰冷的枪管突然顶上他的太阳穴,“再动一下打死你。要不试一试?” 
 
        声音很平静,很淡然,唯独这样,谢大华反而害怕了。他为恶多年,很清楚越是叫嚣得厉害的,越不敢下重手,唯独这种平静之下隐藏的凶险那才让人心惊。再说,很多时候拖下去未必没有翻盘的机会。冯大强老老实实缩回手,任凭一副手铐把自己牢牢实实锁住,这才侧过头看过去,竟是一个秀丽柔美的便衣女警。 
 
        李丽把冯大强铐在一边,这才去扶起谢大华。谢大华满目的金星终于停止了旋转,望了一眼李丽,羞愧和感激交织在一起,让他浑然不知滋味。跑向后面的冯大钱被后门的两个警察持枪逼住,和这边追过去的李元一起轻轻松松就拿了下来,铐回前厢房和冯大强锁在一起。 
 
        李丽先给急救中心打去电话,让那边立即安排一辆救护车过来送那位被烫伤的警员去医院,再麻利的找出一个盆,打来一盆清水,又找出两条干净毛巾给谢大华二人擦洗。 
 
        几个人又等了几分钟,李丽的电话响了,正是王磊打来的。王磊简单的问了一下情况,当着谢大华在面前,李丽不好说得过于详细,只是模糊的告诉王磊这边抓住人了,王磊让李丽和谢大华把抓到的冯氏兄弟带到前面古玩一条街路口的力康大厦顶楼,李元和另三个警察就在冯氏兄弟家里,一边搜查一边等着。 
 
        虽然王磊的这种破案手法让谢大华气恼,但李丽才救了他,他有再多的闷气也只能闷在心底。而且,就算冯氏兄弟与伍向前的死无关,就看他们这样拼命反抗的势头就知道他们在家里一定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搜出来也是大功一件。 
 
        只是,一路上谢大华实在想不出王磊人生地不熟的,怎么知道冯氏兄弟有问题,居然还提前安排李丽和李元过来查探。 
 
        几个人押着冯氏兄弟上了力康大厦的顶楼,王磊站在面向龙山的楼顶边缘,举着望远镜正看着什么。 
 
        一排人站在王磊身边,包括李丽这会儿其实也不明白王磊在干什么。谢大华把冯氏兄弟铐在天台上粗大的水管上,用力的勒紧手铐,勒得冯氏兄弟哀叫不断这才罢休。王磊扫视了一眼谢大华,也没有问他为何如此狼狈,直接说道,“我估计你们应该在冯氏兄弟家里搜出一把五四式手枪,至于这把枪是哪里来的,以前有没有犯过案就是谢队长你的事情了,我们就不干涉了,呵呵呵呵呵。” 
 
        没等谢大华回答,王磊笑呵呵的拎起脚边的小布包,拿出两个望远镜递给谢大华和李丽,指着龙山,“你们注意看着站在伍向前别墅的那个警员,注意看着。” 
 
        两人慢慢调整着望远镜,伍向前的别墅拉到了眼前,沈阳调查公司派去的警察正百无聊赖的站在别墅门前,吸着烟,不是吐几个烟圈,伸出手搅散它,他脚下的位置就是伍向前被枪击的位置。

支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