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调查公司站在冯氏兄弟家的后厢房天井位置

        王磊举着着望远镜观察着,一边打通李元的电话,说了句,“李元,开始吧。”李丽和谢大华也紧紧的盯着伍向前别墅门口的那个警察,害怕错过了什么。 
 
        李元掏出了先前递给他的一个红外线强力手电筒,沈阳调查公司站在冯氏兄弟家的后厢房天井位置,对着龙山那边照射过去。 
 
        冯氏兄弟被铐在水管上挣脱不得,只得无比郁闷的看着这几天神神颠颠的警察,他们甚至怀疑这几个警察是不是头脑有问题。他们是凶残,但是这一段时间一直很老实的潜藏在家,还没有来得及搞什么,凭什么把他们抓起来。这也是冯大强反抗那么剧烈的原因,他没有犯事,他不怕。是的,他是有一只枪,但是他没有用枪去作案、去杀人,最多也就判他非法持有枪支罪3、5年罢了。 
 
        王磊不停的指挥着李元,“不要着急,太矮了,高一点,左边一点,对,慢慢降下来……” 
 
        这时,孔招娣安排好受伤的警察也上来了,她就任公安局副局长也有几年了,参加行动也有过那么几次,但是像今天这样眼睁睁看着进去的东云市公安局的几员重将一会儿出来就个个带伤,着实让这个等在外面的女副局长很是受惊。见孔招娣上来了,王磊打个招呼,也递给她一只望远镜。孔招娣拿着望远镜不知道应该看什么,却又不好询问,丢脸面的事情可一可二不可三码。李丽抿嘴一笑,走过去悄声告诉她窍门爱哪里,孔招娣满怀感激的搂着李丽的肩膀,两个女人低声细语还聊起了天。不过这对李丽也是好事,多一道人脉对以后好处多多。 
 
        通过手里的红外线望远镜,孔招娣、李丽和谢大华清晰的看见,从冯氏兄弟的后厢房天井,一道红线穿过天空,直射向伍向前的别墅,最后落在了站在伍向前死亡位置的那个警察的太阳穴上面。最奇特的,这条红外线虽然穿过很多房屋才到达伍向前的别墅,但是所经过的位置恰恰是所有高矮不一的建筑的空档所在。 
 
        三人突然恍然大悟,孔招娣激动的问道,“王磊,你的意思是指,是指导致伍向前死亡的子弹是从这里发射出去的?”,谢大华不敢相信这个结果,他的警察生涯中第一次见到这么神奇的事情发生。 
 
        这个时候的王磊显得非常神秘,他竖起食指,“嘘!再等几分钟,谜底就可以解开了”,王磊继续在电话里问李元,“你们下面的搜查结果怎么样?好,你马上拿上来。” 
 
        很快,不到十分钟,李元跑了上来,手里的塑料袋里面安静的躺着一把五四式手枪,俗称“大黑星”。 
 
        王磊点点冯氏兄弟,笑容可掬,“冯大强,冯大钱,这把枪是你们俩谁的?” 
 
        冯大强不屑的吐了一口唾沫,“是我的,怎么样?关我几年了不起啊!” 
 
        王磊摆摆食指,“不对,不是几年的问题。我知道三个月前的一天晚上,你试了枪,对吧?你还故意放了一大串鞭炮掩盖枪声。呵呵呵呵呵,整条街就你们家放鞭炮了,你说又不过年过节的,你家既没有喜事,也没有丧事,你放鞭炮干什么啊?而且,还是爱晚上9点多放鞭炮,此地无银三百两嘛,呵呵呵呵” 
 
        冯大强眼睛都鼓起来了,王磊摇摇头,“你别想否认,我们把枪拿到实验室去,立即可以检验出发射的痕迹。” 
 
        冯大钱咬咬牙,吼道,“是我打了一枪,那又怎么样?我向天上开的枪,我不是法盲,我告诉你,非法持枪也就几年时间,我认了!!!” 
 
        其他人傻傻的站在那里,听着王磊和冯氏兄弟的对话。王磊怜悯的看看这两兄弟,转过去指着下面说道,“就在他们试枪的那一刻,这颗子弹沿着我们先指出来的路线,飞了400多米,钻入了伍向前的太阳穴。我当时听你们介绍完案情,看过现场之后,我就很怀疑是误伤。毕竟这个世界没有超人,没有异能,那些不过是骗子想出来骗钱的手法而已。所以,龙山别墅那么密集的摄像头和保安巡逻,居然找不到一点线索,那就很可能是误伤。” 
 
        沈阳私家侦探停下来让大家消化消化自己的话,顺便又从地上的百宝囊里面摸出一瓶水喝了起来。这是,冯氏兄弟也从王磊的话里面感觉到一丝丝的危险,在那里挣扎叫嚷,不过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换来谢大华恼羞成怒的几脚。 
 
        王磊把双手插进衣兜,继续道,“我记得我问过谢队长,子弹入体不深,这就说明是远距离射击导致的误伤。否则的话,没有那个杀手会在几百米开外用一把五四式杀人的!既然是误伤,那么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子弹的方向,其实这一点从伍向前中弹的位置很好判断。” 
 
        裹了裹衣服,王磊开始微笑,“昨天晚上我一个人出来散步,就在河这边顺着伍向前别墅的方向向后逐步搜寻,一直走到古玩一条街为止。前面那几百米路上商铺太多,没有谁会愚蠢到去开枪的,我们不是欧美,对吧?” 
 
        王磊自嘲的笑笑,“正是因为我们不是欧美国家,所以昨晚我爬上力康大厦,用望远镜观察的时候,我基本可以确定,开枪的地方应该就在这一下片范围。既然在这边,早上我就让李丽和李元过来问问,那天晚上是不是谁家放鞭炮或者敲锣鼓表演了,呵呵呵呵呵,谜底出来了,剩下的事情就是谢队长的了。” 
 
        冯氏兄弟脸已经苍白得没有丝毫血色,这个胖子是人还是妖怪啊!孔招娣正准备说话,王磊非常腼腆的举起手里的望远镜,说道,“我给你们说,你们别看这个望远镜小,倍数挺不错的,价格还不贵,你们也可以买几个带着,很多时候还是有用的。呵呵呵呵呵” 
 
        孔招娣被这番话雷得不轻,还以为这个神探会继续说点什么案情,搞半天是介绍望远镜,晕,你以为你是卖望远镜的吗?李丽在一旁捂着嘴和李元一起乐呵着。他们是习惯了王磊随时的奇言怪语了。 
 
        当晚李丽和李元大醉,王磊继续做搬运工。次日,心服口服的谢大华强行留了他们一天,专程陪着他们游玩了东云市最著名的几处旅游景点。 
 
        回到临海已经两天了,林珑的案子陷入了僵局,收集到的所有线索全部排出了,毛强也很苦恼。在征求过王磊本人的意见之后,陆海涛把这件案子死死的压在局里,丝毫没有向外泄露出去。 
 
        李丽这两天最感兴趣的就是逢人就津津乐道王磊在东云市的壮举,王磊对此头疼不已。没有办法降伏那头母老虎,王磊干脆和毛强打个招呼,逛街去了。 
 
        王磊从早上走到中午,一直在市中区临水南路逛着。他几乎每一家店都钻进去逛逛,哪怕是女士内衣店。当然,他还是买了一些东西的,至少买了两三套衣服。 
 
        国安局驻南云省机构就在临水南路8号,非常普通的一个六层小院。唯一和其他院子区别最大的地方就在于这个院子是绿树成荫,全部都是很巨大那种树,在很阴凉或者说晚上很阴森的同时,也挡住了大部分窥探的目光。 
 
        王磊买一套衣服就直接换上一套,一个上午,就换了三套。帽子也换了两顶。他观察了足有4个小时,除开普通的工作人员进出之外,还有一辆没有挂牌照的商务车进去了。看得出来的是,荷枪实弹的警卫应该对这辆车很熟悉,隔着一段距离的时候就拉开了大铁门,这辆车几乎没有刹车的直接开进去的。 
 
        王磊很有耐心的慢慢的围着临水南路逛着,小眼睛眯得只剩下一条缝,为了林珑,为了安全,他不能摸出一个本子来记录自己看见的所有的情况。他必须凭借记忆,记住所有的细节:进出的人数、面孔、车辆、房屋的高度、窗户的位置、朝向等等一切。 
 
        在王磊换了第三套衣服,带上一顶长帽檐棒球帽第五次走过小院门口的时候,一个早上进出了好几次的年轻女人迈着窈窕的步伐再次走了出来。还没有到门口,年轻女人就摘下了胸前的铭牌,警卫也主动的和她打招呼,这种部门的警卫主动招呼的人只有两个原因,要么是官职大的,要么是自身很牛逼的。 
 
        王磊没有停下脚步,没有回头,继续保持自己的速度经过小院大门向前走着,年轻女人出了大门,直接过街去了。王磊一直走到前面50米处的人行横道才不慌不忙的过街掉头回来。现在是中午,年轻女人出来的意图很明显,应该是吃饭。 
 
        虽然只看了几眼,王磊已经看出这个女人身上穿的衣服价值不菲。大连调查公司小院侧对面有一家西餐厅,如果自己没有估算错误的话,那个女人是去西餐厅了。站在西餐厅门口,王磊看看招牌,小眼睛眨了眨,心一横,转身踏了进去。

支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