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调查公司遮住自己上半部脸庞

        王磊很清楚一点,如果说公安局是国家强力机构,那么国安局就是强力机构里面的庞然大物,如果自己稍不注意,就会连肉带皮被一口吞了下去。无论是为了林珑,还是为了不牵连队友们,自己必须要特别小心谨慎,不可踏错一步。 
 
        大连调查公司把长长的帽檐向下压了压,遮住自己上半部脸庞,迈步进了新月西餐厅。新月西餐厅在临海也算是大名鼎鼎,最出名的是这里的黑椒牛排,非常美味。很多时候如果是用餐时间过来就只能坐在休息区等着空位了,王磊以前陪着林珑去过新月的分店几次。 
 
        根据王磊进门时迅速扫视的那一眼看来,新月的总店和分店的布置是差不多的,也许分店就是按照总店的装修复制的。进门正对着是服务台,左边是休息区,再向右边走上几步,就是一排排的卡座。卡座的背后是一条走廊,那是卫生间。 
 
        王磊没有理会迎宾小姐的问候,粗着嗓音说了一句“找人”,继续埋头走向卫生间。 
 
        王磊每个隔间都推开看了看,没有人。王磊跨进在最里面的隔间,反手锁上。从自己拎着的几个袋子里面拿出一个小型手包。 
 
        打开手包,里面是一些很奇特的物品。王磊取出一双外科手术室用的无菌手套,轻轻的的带上。接着又取出一条塑身带比划几下之后,深深的吸口气,把自己小腹的肥肉全部缩了进去,把塑身带在自己腰腹用力勒了两圈,勒得自己眼珠快要鼓出来了才停下扣好了。 
 
        大连私家侦探举起手,感觉了一下塑身带的效果,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继续从手包里掏出一副大墨镜戴上。走出隔间,站在镜子面前,王磊左右仔细瞧瞧,差不多了。推开门,王磊走到卡座那边,找了一个最边缘的位置坐下,要了一杯清水,不过一口水都没有去喝,连杯子王磊都没有去摸一下。 
 
        廖清清坐在靠窗的位置,悠闲的听着音乐。廖清清对自己现在的工作很满意,虽然只是一般的职员,但是因为在后勤处,管着大家的福利什么的,大家平时都比较给面子。当然了,这里面待遇超好,这是谁都知道的。唯一让廖清清讨厌的就是每年都会有一个所谓的训练培训,让自己那一段时间晒得像非洲大草原过来的。 
 
        廖清清最满意的就是自己的男朋友,想到这里,廖清清就面带桃花,嘴角微翘。男朋友也和自己是同一家单位,要是找外面的男性,还必须过什么审查关口,麻烦死了。自己男朋友现在也是科长了,以后肯定还有机会上升,嘻嘻嘻,这样下去自己就是妻凭夫贵了。 
 
        桌上的手机在震动,廖清清拿起来一看,马上靠近耳边,声音很嗲,“图刚啊,你怎么还没有过来,我都好饿了。什么,中午过不来,在办公室吃?!哼,我生气了,告诉你,沈图刚,我生气了,我不理睬你了!” 
 
        气呼呼的扔下电话,廖清清抓起包站了起来向外走去,王磊心中正暗叹可惜,廖清清却又倒回来坐了下来。 
 
        廖清清生气招手,“服务员,点餐。”一个学生妹似的服务员小步跑过去,站在廖清清身旁,弯着腰,很有礼貌的问道,“请问你要些什么?” 
 
        廖清清依旧生着气,“来一客黑椒牛排。够了,够了,其他什么都不要。给我把水加满就够了。” 
 
        大连私家侦探缩在角落里,尽量不让更多的人注意到自己。他品着咖啡,眼睛的余光时不时的扫一眼廖清清。西餐厅最好的地方就是这里,服务员很少会主动来打扰你,王磊对这一点尤其满意。 
 
        看着廖清清又喝下去大半杯水,加上她先开始喝的足足快一升了。王磊想了想,起身去到卫生间,例行先检查了一遍,毕竟三点了,整个西餐厅人都很少,卫生间当然也没有人来。打开一条缝,王磊很小心的窥探着走廊。 
 
        没有出乎王磊的意料,大概过了5分钟时间,廖清清一手抓着包,急匆匆的向卫生间走来。一般的 下,女卫生间会在最里边,这里也不例外,王磊眼睛反射性的眯得很小,脚尖踮起,身体开始蓄力。 
 
        廖清清觉得小腹很痛,很憋胀,都快那个该死的沈图刚,要不是他,自己怎么会生气得不停的喝水,哪怕少喝一点也不至于这么难受啊。还好,马上就到卫生间了,廖清清不仅没有放松,反而走得更加快一点了。 
 
        王磊只留一点余光注意着廖清清,更多的注意力在走廊的入口处。要是那边来人,自己还必须继续等待更加合适的时机。还好,一直没有人过来。去西餐厅的,多数是成双成对,人家那是浓情蜜意,卿卿我我的,不到万不得已怎么会去上厕所啊。自嘲一下,王磊对自己在这种时候还会分神感到好笑。 
 
        廖清清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女卫生间的门,脚步再次加快。突然,旁边男卫生间的门打开了,一只强壮有力的手一把把她拉了进去。廖清清一惊,张嘴想要尖叫,另一只粗壮的手掌捂住了她的嘴,一直同样粗壮而有力的胳膊夹着她的脖子,拖着她后退几步,进了一个隔间,“啪”,隔间们关上了。廖清清已经彻底慌乱了,双脚胡乱踢着,一双手拼命的掰着夹得自己喘不过气来的胳膊。她唯一的念头是这只捂着嘴的手好粗糙,磨得自己脸上的肌肤生痛。 
 
        王磊的动作很快,很灵活,他靠着墙,双腿膝盖紧紧夹住廖清清的腰,让廖清清上半身根本没有办法动弹。自始至终,王磊没有让胳膊下的这个女人有机会看见自己的脸。只是这个女人的脚一直不停的踢得隔间的木板“砰砰”的响,必须马上处理。王磊夹着廖清清的胳膊用力收紧,廖清清已经憋得满脸通红。 
 
        王磊腾出一只手,衣兜里摸出一块刮胡刀片,压在廖清清娇嫩的脸上,凑近廖清清的耳朵边轻声的说了一句,“如果你再动一下,我马上划破你的脸!你抬脚再踢一下试试?!嗯?!!” 
 
        刀片一靠近脸,廖清清就全身僵硬,先前的尿意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脸上要是划一刀,这一生自己怎么见人啊!对于整容,廖清清一直认为那是造假。而且,单位每年训练的时候专门有专家讲过课,遇见绑匪或者抢匪,尽量配合对方,不要去主动激怒对方,免得对自己的生命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自己这么年轻,还没有嫁人呢! 
 
        王磊继续低声的说道,“如果你配合,我不伤害你。如果你反抗或者打其他注意,我不会对你手软。听明白了就点点头。”,廖清清被憋得出不了气,只能艰难的点点头。 
 
        王磊不慌不忙的拉开廖清清的包,直接抖落一地的东西:卫生纸、唇膏、眼镜、卡片,钱包……,王磊捡起卡片看了看,低声问道,“廖清清,是吗?” 
 
        廖清清再次艰难的点点头。王磊眯了眯眼睛,说道,“我的手稍微放开一点,如果你喊叫或者大声说话或者想要回头,我就杀死你,你不相信的话我个人意见你可以尝试尝试,不过机会只有一次。” 
 
        廖清清心里有一种恐惧感,她记得上课的专家提过,越冷静的匪徒越残忍。也是,咬人的藏獒是不叫的,“汪汪”大叫的土狗被一个小石子都会吓得夹着尾巴逃跑。廖清清不停的点头,害怕身后的匪徒没有看明白自己的动作。 
 
        王磊松开一点捂着廖清清嘴的手,廖清清努力的喘着气,感觉自己刚才要被憋死一样。他一只手摊开廖清清的钱包,随意撇了一眼,又检查了地上所有有关证件类的物品。然后再次发问,“廖清清,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回答完我就让你走,不伤害你。你不回答我就杀死你。” 
 
        廖清清终于觉得自己的呼吸要顺畅一点了,可是,讨厌的尿意再次让她感觉非常难受,不得不夹紧双腿,强迫自己不去想着。 
 
        王磊调整了一下姿势,左手胳膊全部移到廖清清的脖子上,随时可以收紧;右手盖在廖清清的脸上,随着可以捂嘴。双腿膝盖依然夹住廖清清的腰,现在的王磊一点都不敢大意,后退一步那就是万丈悬崖,粉身碎骨啊。 
 
        王磊靠近廖清清的耳朵,说话的气息让廖清清的耳朵感觉到痒痒,话的内容却让廖清清的心瞬间沉到了海底。 
 
        “春节前来国安局的人是那个部门的?来了几个?走了没有?” 
 
        廖清清想要尖叫,想要呼救,手机也就在自己的脚边,可是,自己不敢去拿,她害怕。耳边的声音再次重复了一遍,不过,比起开始,现在的声音已经冷酷得像冰块。 
 
        廖清清小心翼翼的,脑海里一边整理内容,一边回答,她不敢踩红线的,那些可以回答,那些不能回答,廖清清回想着老师的讲课,“8局的,我看见的来了3个人,走没走不知道。我们办事处没有资格过问他们的事情。” 
 
        “说说他们的名字、年龄、相貌?” 
 
        “赵华,大概45左右,高个子,至少180厘米,平头,他们都是平头;周卫国,30左右,170厘米左右;杨倩,女性,大概25左右,170厘米左右。相貌什么的我说不出来,我又不是画家。” 
 
        这一点武汉调查公司倒是很理解,其实,日常生活中,你看见一个人,要你形容他的相貌,一般情况下你会发现自己无法形容清楚的,除了特殊训练过的人例外。 
 
        8局,王磊心里冷笑着,8局,反间谍侦查局。

支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