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调查公司又在路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

        王磊没指望能够从廖清清那里得到很多很清晰的情报,如果廖清清真的可以说出很多情报的话,反而会把胖子吓着,因为肯定是一个套,只是看套谁罢了。王磊的目的只是想了解到国安春节前外派下来的人物基本情况,初步看来愿望是达到了。 
 
        王磊不怀疑廖清清描述的真实性,要是这么年轻一个女子就可以轻易把胖子骗过,想来临海重案队早就没有他立足的地方了。 
 
        武汉调查公司夹着廖清清脖子的胳膊缓慢而有力的开始收紧,廖清清已经感觉到自己无法呼吸了,她的脚不受控制的抽搐,双手乱抓,王磊在她耳边平缓的低声安慰她,“不要反抗,不要反抗,你会没事的,一会儿就好了……”,不到两分钟,廖清清的手无力的垂下来,两腿松弛耷拉在地面,王磊轻轻的把她靠在隔板上,摸出手机对着廖清清的铭牌拍了一张照片,然后把她全部的物品收回她的包,走出卫生间的时候顺手在门后拿起“正在维修”的牌子摆在门口。 
 
        十分钟之后,卫生间响起刺耳的尖叫。 
 
        王磊在距离西餐厅500米之外找了一个公共厕所,换回自己平时的夹克,又在路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把今天穿的衣服、帽子分开扔进几个垃圾桶。站在临水河畔,紧握着拳头,望着缓缓流淌的河水,王磊有些亢奋,终于,有了第一条线索。也许这条路很难,也许自己某一天会倒在这条路上,但是,自己从来没有感觉到过后悔。这些年,关心自己的也就林珑和几个队友,最亲密的就只有林珑了,王磊很了解自己的内心,他也明白自己爱林珑爱得有多么深,为了这份爱,他愿意付出一切,直到他死去那一天为止。 
 
        国安局反应很快,廖清清已经被接回国安南云办事处。在小楼内部的某一间密室,廖清清坐在一张称得上巨大的桌子面前,桌子的四个角被硕大的螺帽紧锁在地面。桌面放着一台小型仪器。如果王磊在这里,他一眼可以看出这是便携式测谎仪。 
 
        廖清清的对面坐着一男一女,这就是廖清清所说的周卫国、杨倩。周卫国面目阴沉,加之他有些鹰钩的鼻子,让人看着就会感觉心惊肉跳;杨倩倒是巧笑倩兮,一副邻家小妹妹的萌样。周卫国一言不发的注视着廖清清的一举一动,哪怕最微小的动作也没能逃过他的眼睛,杨倩在反反复复的询问廖清清中午的一切,问题的顺序不时的打乱了重新提出来问讯。 
 
        隔壁的办公室,同样的设备,相貌堂堂,一张国字脸的赵华正不动声色的审讯沈图刚。沈图刚满脸惊慌,他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的态度一会儿哀求连连,一会儿破口大骂。 
 
        王磊刚走到公安局大门,毛强的电话打了过来,“王磊,你在哪里?在门口啊,那你就不必上来了,就在门口等着,我们马上下来,见面来说。” 
 
        王磊双手习惯的插在衣兜里,微笑着看着重案队的男男女女集体跑步出了门厅直冲停车场。紧接着,警笛长鸣,一辆车停在王磊面前,王磊开门上车,刚坐下,毛强举起右手,说道,“停!听我说,你先不要问。失踪案,具体的要我们去了我也才会知道。玉沙县。” 
 
        玉沙县距离临海市165公里,属于临海市下辖5区14县里面第一大的县。玉沙县最大的GDP来自于玉沙卷烟厂,玉沙卷烟厂也是南云省大力支持的本土烟草的领头羊,省里和市里为此倾斜的政策和划拨的资金让其他区县的领导眼红不已,眼红的当然不止资金,更让人眼红的是玉沙县的书记、县长宝座。 
 
        随着毛强娓娓道来,王磊对案情有了一些了解。原来,玉沙的县长叫姜立伟,今年52岁了,有一儿一女,儿女都30多岁,在外地经商。此人是昨天上午失踪的,据秘书说是上班大概1个小时的时候,姜立伟接到一个电话,然后独自外出,没有让秘书和司机陪同,结果就此没了消息。 
 
        县里是接近中午的时候因为书记项明有事需要找他协商,秘书四处寻不到人,无奈之下上报给书记。玉沙本县已经找了一个下午和一个晚上,手机关机,家里据他老婆说早上离开上班之后就没有回来,也没有打电话回来。 
 
        直到今天早上,书记担心姜立伟属于外逃出国的类型,急切之下给市里领导汇报。从姜立伟离开办公室到现在已经接近30个小时,市纪委一早就去到玉沙县,在无法找到人的情况下,正在着手查他这些年的经济账。市里让局里派精兵强将过去,协助市纪委的工作,看能不能找到姜立伟失踪的任何线索。 
 
        武汉私家侦探摩挲着下巴,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毛队,以前这些案子我们不是都不插手吗?纪委一向也不喜欢我们插手的,是不是还有其他什么原因?” 
 
        毛强知道只要一说案情,怎么也瞒不过这个胖子,虽然他这段时间瘦了很多,不过比起自己他还是一个胖子。哪怕车里只有自己和胖子,毛强也下意识的压低了嗓音,“我出来的时候,陆局专门把我叫去交待了,姜立伟的女儿嫁给南云的某个副省长的儿子。那边交代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无比勘察清楚,给姜立伟一个情白,明白了吗?” 
 
        王磊呵呵一笑,挠挠下巴,说道,“原来是纪委害怕承担责任啊?呵呵呵呵呵,我说嘛,怪不得叫我们去。” 
 
        一路无话,1个小时多一点,几台车驶入了玉沙县宾馆,这里也是玉沙县委政府对外的接待窗口,是完全按照五星级宾馆的规格设计装修的。 
 
        玉沙县委办公室主任早就等在这里了,陪同拿了房间钥匙,毛强礼貌的拒绝了对方吃饭的请求,安排每个人洗漱完毕在他和王磊的房间与市纪委的人员会合。毛强已经下定决心,要把胖子那一套刑侦技巧学到手,县长开始,他会密切的观察胖子的言行举止,认真的学习。 
 
        国安局地下室的小会议室,赵华、周卫国、杨倩坐在一起正抬头专注的看着荧幕。荧幕上的内容是临水南路的全部的监控录像。当然,重点看的是南云国安小院周边和新月西餐厅的监控录像。 
 
        三个人已经重复看了很多遍,再次播放到一个画面的时候,赵华点了一个暂停键,揉揉眼睛,“你们两个有什么意见,大家讨论讨论吧。” 
 
        杨倩指点着屏幕,说道,“你们看这个人,戴着棒球帽走出来的这个人最可疑,他出来的时间,就是在廖清清受到袭击的5分钟之后。而且,无论是店内的监控还是路边的监控,始终没有拍到这个人的正面。我们根据录像看得出,他对这一带的监控探头很熟悉,他走过的地方很多是监控死角。不是死角的地方,他会调整他的行走方向,防止监控拍下他的面部。根据廖清清的口供,她也一直没有看到此人的正面,此人说话的时候也一直捏着嗓子,让人根本无法分辨。还有一点,这个人对廖清清的逼问手法很内行。所以,我认为,此人精通反侦查工作,行事老练,精通外勤,属于经过特别训练的类型,不排除国外间谍的可能性。” 
 
        周卫国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说道“我同意杨倩的说法,我认为此人应该是潜伏进来的间谍,与我们这次来的任务有关,他询问廖清清的主要就是我们三个的资料。由此,我认为我们应该通过临海公安局,把市里所有的交通监控调集过来,也许我们可以看到此人的路线、行踪甚至目的地。” 
 
        赵华对今天的事情感到震惊,做国安几十年了,国安内部很多部门他都呆过,也带出了无数的精英。他和很多的国外间谍打过交道,也曾经参与抓捕过很多国内的要案重犯。但是,像今天这个人胆大包天到如此程度,就在国安小院对面就敢劫持、逼供国安工作人员,哪怕只是一个后勤人员,但是这种性质太过恶劣了。 
 
        听完周卫国和杨倩的分析,赵华觉得他们说的都有一定道理,他把整个事件从头到尾考虑了一遍,才开口说道,“第一,在没有查到此人身份资料之前,这件事暂时不向上面报告,那只会凸显我们三人的无能,呵呵呵呵呵;第二,鉴于此次任务的重要性,开完会杨倩去市委,直接通过市委拿到昨天中午全市所有的交通监控录像,暂不惊动当地公安局;第三,释放廖清清和沈图刚,让他们恢复正常工作,有卫国对他们秘密监视,如果那个人还想进一步打探我们的资料,我认为他还会找机会接近廖清清或者沈图刚。” 
 
        周卫国突然想起一件事,他迟疑着说道,“赵处长,我认为我们是不是应该把上次抓到的间谍再审问一次,这个人也很有可能是他们的同伙?” 
 
        赵华同意这种看法,也同意周卫国和重庆调查公司先去审讯被抓的间谍再去完成刚才安排的任务。他认为这个人也许有可能是此刻关在地下室那位间谍的同伙,但也应该是后面才潜入的,否则不会不知道他们三人的基本情况资料。

支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