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调查公司立时发现这本书的不同之处

        陆海涛见到赵华是在市委书记戚伟良的办公室,听了书记的介绍,陆海涛心里非常讶异。作为一个省会城市的市公安局局长,对国安陆海涛也有一定了解。但是他打交道多的是国安12局,它还有一个名字叫“社会调查局”。12局的主要业务是民意调查和一般性社会调查,因此和地方警察系统业务来往比较多一些。 
 
        国安8局在业内是充满了神秘感的,说得简单一点,大家在电视、电影上看到的枪战、飚车、飞檐走壁、007、杀人执照等等,基本都是指的是8局这种外勤局。 
 
        陆海涛毕竟也在宦海多年,不论心里的感受,至少表面还是表现得很平静的。赵华的态度也很好,那也是,一个省会城市的公安局长,肯定也是市委常委,级别在体制内不算低。除非有确凿的证据,一般情况下赵华不会轻易的得罪这种人。 
 
        天津调查公司没有解释原因,他也不需要解释原因,直接递给陆海涛几张照片,说道,“陆局长,我这里有几张照片,你看看吧。不过很遗憾,没有拍摄到面部照片。我希望你们可以在系统内部尽最大力量帮我们找到这个人,时间越快越好。对了,这个人很危险,如果你们的人发现他的踪迹,让他们一定不能打草惊蛇,你直接通知我,我会派人擒拿的。” 
 
        陆海涛展露出标准的官方微笑,结果照片,扫了一眼,“没事,能够对你们提供支持是我们的荣幸,打击犯罪也是我们警察系统的责任,我回去就马上安排下去。”,正准备把照片放进手包的陆海涛突然感觉到不对劲,下意识的再次认真的看着手上的照片,飞快的翻阅。他的心里大骇,照片里的人都戴着一顶棒球帽,遮住了脸。正面的照片他还分辨不出来,但是背面的照片他一眼就可以认得出来,这不就是王磊王胖子吗?!一想到居然是最神秘的国安8局在查王磊,他再也无法保持镇定,脸色剧变…… 
 
        小范走在前面,郜林陪着大家落后几步,一边走一边介绍,“小范名范书义,是熊影的表弟。两年前来到姜立伟家,现在开了一家夜总会,平日里挂着熊影的招牌,县里无人敢惹,生意也煞是红火。我们也查了,姜立伟失踪那天他在家里和熊影在一起,没有嫌疑。” 
 
        范书义推开二楼的一个房间,侧身站在门口,神情颇有桀骜,“这是我熊姐他们的卧室,你们要看什么就看吧,不过东西不要乱动啊。” 
 
        毛强几个正要进去,王磊在后面喊了一声,“毛队,卧室每天都有人睡觉休息,有什么也早就不在了,呵呵呵呵呵” 
 
        天津私家侦探一想倒是这个道理,直接吩咐范书义,“刘晓林你检查卧室,小范你带我们去书房。” 
 
        范书义横了王磊一眼,没有多说,直接走到走廊尽头,推开正对着走廊的一扇木门,“这就是书房。” 
 
        毛强几个人一拥而进,四下里搜寻着痕迹,熊影不知什么时候也上楼来了,和范书义站在门口,盯着众人的一举一动。王磊站在姜立伟那个巨大的书柜面前,里面摆放很整齐,书籍都是崭新的,明显书房的主人很难翻看。 
 
        郜林跟随着毛强,低声说道,“这些地方我们都检查过了,毛队,我们可能比你们还检查得仔细一些呢。我的建议是找姜立伟的司机问问,我们问过,此人口风很紧,我估计他知道些什么。” 
 
        毛强翻着书桌的一些文件,都是县里的一些批文、请示、报告之类的,没有突兀不解的内容,“郜处长,不着急,一般来说哪怕是外逃,家里也该有蛛丝马迹留下。我们这边完了再去审讯司机。” 
 
        让人奇怪的是,丁跃也出现在门口,他先和大家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回来严肃的问毛强,“毛队,可曾找到什么线索吗?”,毛强扫他一眼,摇摇头,没有说话。丁跃的出现让毛强感觉很不自在,这样堂而皇之直接插手重案队的调查,甚至是前后脚跟着重案队的步伐,让人实在生疑。 
 
        王磊在书柜面前站了良久,嘴角露出笑容,然后有转身非常仔细的扫视着整个书房,直到看见书桌上一个相框 。他的视线久久的停留在相框上,好像那个材质一般的相框上有朵花似的。相框里面是姜立伟自己的照片,按照照片上面的时间,应该是01年09月11日拍摄的。王磊手滑,相框掉在地上,王磊又蹲下去把它捡了起来。 
 
        毛强注意到王磊的视线,直接拿起相框,相框的左下角有点摩擦的痕迹,毛强正要仔细检查,郜林有些尴尬的在一旁说道,“毛队,这个是我拆开检查了的,安装的时候螺丝没有拧紧,不好意思啊。” 
 
        毛强对王磊摊开手,意思和明确,胖子,这个相框人家已经检查过了,没有什么好看的。王磊依旧微笑着,忽然开口道,“毛队,既然人都到期了,那叫刘晓林过来吧,案子差不多了。” 
 
        熊影听了,甩开范书义扶着她胳膊的手,冲向王磊,焦急的问道,“什么?差不多了?我老公在哪里啊?”,李丽看她来势汹汹,赶紧上前拦着她,“你不要着急,有结果我们会告诉你的。麻烦你现在不要干扰我们的工作。” 
 
        丁跃也用疑问的眼神看向毛强,毛强勉强一笑,把王磊拉到身边,“胖子,什么有结果了?我怎么一点都没有看出哪里有问题啊?” 
 
        王磊的笑容让毛强恨不得直接给他一拳,“毛队,你要信任我的眼睛啊。呵呵呵呵” 
 
        刘晓林过来了,示意毛强自己在卧室没有发现丝毫痕迹。毛强递给刘晓林一个眼神,他懂事的站在门口。王磊走回到那个巨大的书柜旁边,拉开书柜的玻璃门,说道,“这里的书真的很多,分类也很好,每本都一尘不染,如同新书一般。” 
 
        李丽趋前一看,是啊,胖子说得没有错,可是这跟这个案子有毛线的关系啊。很多人的书柜都摆满了,也没见几个人看书,附庸风雅而已。 
 
        王磊敲了一下李丽的脑袋,指着一本《政治经济学》,问道,“不是看那里。来,这里,你不觉得这本书和其他书不一样吗?” 
 
        李丽望去,立时发现这本书的不同之处。这本书的封皮已经很破旧,上面还有几滴污迹。李丽看着王磊,眼里全是疑问,王磊点点头,示意稍安毋躁,转身问道,“熊夫人,姜立伟县长应该还在这间书房,对不对啊?是你杀的还是小范动手的?” 
 
        熊影脸色一沉,大骂道,“你这人莫名其妙,让你来找我丈夫,不是让你在这里胡言乱语的。你给我滚出去,滚!”,旁边,范书义扶着熊影,也附和着叫骂。倒是丁跃,不动声色的退后几步,退到刘晓林身边才站住脚。 
 
        毛强不知道王磊的判断是哪里来的,只是出于对未来一贯的信任,摆手阻止住熊影二人的叫嚣,淡淡说道,“熊影,你不要着急。让王磊先说清楚。”李元和袁飞腾已经在王磊说出这句话之后就不引人注意的开始移动自己的站位了。 
 
        李丽一脸崇拜,市纪委的、重案队的这么多人在这间书房,为什么都发现不了这个线索!自己也没有发现!虽说自己第一眼就看了这个书柜,但是这么多书,如果不一本一本拿出来,怎么辨识啊??? 
 
        王磊轻巧的敲击着书柜的玻璃,“我从开始说吧。这个书柜的摆放是分类的,第一层是政治性的书籍,第二层是经济方面的书籍,第三类是古文类别,第四层是百科知识。也就是说这本政治经济学应该在第二层,你们看第二层这里这个小空隙,应该就是这本书原本的位置。但是现在这本书跑到第三层来了,说明放这本书的人对这个书柜不熟悉,所以肯定不是姜立伟放的。” 
 
        “然后,你们看这本书的扉页”,王磊翻开封面,一个清晰的钥匙印出现在扉页,“这本书之所以有陈旧的痕迹,是因为里面夹着一把钥匙,而姜立伟肯定经常拿出来使用。既然大家都检查过,这个书房没有什么保险箱,那么这把钥匙是干什么的呢?我有了一个想法,呵呵呵呵” 
 
        王磊招呼李丽和自己一起,试着把书柜先左边推推,纹丝不动,再向右推动,众人只见得书柜向右轻盈的滑动了一段距离,一扇门显露了出来。 
 
        郜林被这个变化吃惊得想要跳起来,自己带着纪委的人在这里反反复复搜查好几遍还抵不上别人重案队来了半个小时的效果。丁跃饶有兴趣的盯着那扇门,不是还看看王磊。熊影没有再吵闹,只是紧紧的抓住范书义扶着自己的那只手,两个人的脸色开始有点苍白。 
 
        上海调查公司拿起那本政治经济学,“你们看,这里的几滴污迹我认为是血迹,化验的话我觉得这是姜立伟的血迹。原因很简单,紧贴书桌的地毯有一小团有点湿润,刚才我看相框的时候就发现了,所以专门去摸了一下,呵呵呵呵,熊影,那是姜立伟的血打湿的又被你擦洗了一下吧?”

支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