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调查公司究竟是什么原因让

       毛强被电话里陆海涛说的话惊呆了,他不敢相信自己刚才所听见的,“陆局,你是说把王磊扣押起来?哪个王磊啊?” 
 
        陆海涛的声音斩钉切铁:“混帐,除了你队里的王磊其他还有谁!” 
 
        毛强急了,“陆局,为什么啊?你给我一个理由!王磊做了什么!” 
 
        北京调查公司这个电话是在戚伟良办公室打的,这也是赵华叮嘱戚伟良必须监督的事情。电话声音很大,戚伟良也听见了。陆海涛见到戚伟良已经紧锁的眉头,心里把毛强恨得咬牙,你毛强也是重案队的老人了,你说你怎么听不出我现在说话很不方便吗!蠢货!!! 
 
        毛强还在追问,陆海涛再次在心里骂了一声蠢货之后,声音陡然拔高了几十分贝,“毛强,我以临海市公安局长的身份命令你,立即扣押王磊!” 
 
        毛强挂断电话,脸色变幻不定,看看自己几个下属正忙着把熊影和范书义押解出去,开始搜查整套别墅。王磊究竟是什么原因让陆海涛下达这样的命令,王磊左思右想不得其解,算了,执行吧,相信回到市里陆局会给自己一个答案的,就算王磊有什么错误,自己也应该保的下来他的。这时的毛强并不知道这一次凭他区区一个科级干部是没有办法扛住的。 
 
        毛强走到郜林身边,勉强笑了笑,说道,“郜处长,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们不适合继续下去,原因你也知道。加上领导打电话另外安排我们有案子要查。你看……” 
 
        郜林虽然自己心里也叫苦不迭,但还是理解性的点点头,“行,你们把熊影两人带走就够了,他们至少也是一个伤害致死,归你那个口子管。这里的就交给我吧,我已经打电话安排我们的人过来接手了。” 
 
        对于重案队几个人来说,这个确实不算什么大案子,几个人笑闹着把熊影两人带到别墅楼下,找了一个大房间坐等着市纪委的大队人马来了就好撤回宾馆。 
 
        毛强示意李元把熊影两个铐在窗户上,李元还觉得这样有点大惊小怪的,何必呢,难道这两个还敢跑不成?再说重案队全体都在这个房间里,想跑你也让人家能够跑得掉嘛。王磊靠在一个沙发上,看着这个情景,眯了眯眼睛。 
 
        李丽拍拍手,挤到沙发上,向王磊胳膊上一靠,“哎哟,好舒服啊,今天是累惨了。毛队,回去给我们大家放一天假怎么样啊?”刘晓林看得眼红,也准备挨着李丽坐下,李丽抬起腿,做势欲踢,“你没有看见这是单人沙发啊?” 
 
        刘晓林讪笑道,“挤一个人也是挤,挤两个人也是挤嘛。”毛强看着他们嘻嘻哈哈,心里有些难受,但还是硬着头皮走过去,掏出手铐,“王磊,陆局命令我把你扣押起来!!!” 
 
        众人愣住了,坐在窗台下的熊影和范书义也抬起头,吃惊的看着毛强。李丽坐直身体,双眼瞪得铜铃一般,“毛队,你,你说什么呀?” 
 
        李元平时非常沉稳的人,这会儿都忍不住上前摸摸毛强的额头,“毛队,你发烧了?” 
 
        毛强“啪的”一下拍开李元的手,苦笑着,“我也想我搞错了,这是陆局直接下的命令,我也没有办法。王磊,配合一下吧,有什么我们回去我给你做主,我去找陆局。你要相信毛哥,我一定会站在你这一边的。” 
 
        北京私家侦探跳了起来,这算什么事啊!出来办案,反而把自己人抓起来,胖子那么老实一个人,这不是诚心欺负人不是。李丽伸手拦住毛强,“毛队,就算真的有什么事情,也用不着上铐子吧?你什么意思啊?害怕王磊跑了不成?这些年王磊没有少给局里做贡献吧?” 
 
        王磊自始至终保持着微笑,甚至没有站起来。看着四周围上来的队友们,看着他们义愤填膺,王磊举起手,“算了,大家不要闹了,毛队也是身不由己。大家都理解一下毛队,我回去会去找陆局的。来,毛队,戴上吧。”王磊这样说了,大家都不好再闹下去,只是整个房间的气氛瞬间变得诡异,没有人和毛强说话,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 
 
        袁飞腾进卫生间找了一张小毛巾出来,包在王磊手腕上,毛强尴尬的一笑,扣上手铐。 
 
        王磊很清楚,这一定是国安廖清清的事发了,他只是没有想到8局的速度会这么快,搞不好是陆局提供的帮助,看来自己还是小看对方了,要提高警惕啊。 
 
        一辆SUV在临海到玉沙的高速路上飞驰着,“老周,再快一点,尽量再快一点,半小时之内务必赶到……”赵华不停的催促着周卫国,周卫国没有回答,但是脚下的油门再次踩了下去,SUV怒吼一声,瞬间超过几台车,飙飞而去。 
 
        杨倩合上手里的文件夹,赞叹道,“赵处,没想到这个王磊居然还在南云警察系统威名赫赫。我们没有搞错人吧?” 
 
        “哼、哼”,赵华冷笑着,“要是不厉害,怎么敢在办事处门口挟持我们国安的人啊。检查检查装备,不要掉以轻心。包括老周,你们记住,我们不仅要把嫌犯活着带回来,还要防备重案队有人帮助嫌犯?必要时除了确保嫌犯的安全之外,对于阻拦的人,不论身份,允许自由射击!” 
 
        周卫国阴阴一笑,“我考虑到这个可能性的,你放心吧,赵处。”杨倩掏出腰间的自己最心爱的SIG P226黑水型半自动手枪,卸下弹匣,检查了一遍。这是美国黑水训练中心最新设计推出的特种部队用枪,发射的是9×19毫米的大口径子弹,配有20发大容量弹匣。国安是通过秘密渠道购进了一批配给8局专用的,比起警察系统的转轮那是天壤之别。 
 
        重案队全体状态低迷,王磊站起来,“毛队,去卫生间可以吧?呵呵呵呵”,毛强也不在意,这件事一定是陆局什么地方弄错了,回去说清楚就行了。王磊点头道谢,用脚把门关上。 
 
        坐在马桶盖上,王磊心里思索着,很明显是8局介入才会导致陆海涛打电话过来。自己现在势单力薄,没有任何证据,这一次倒是被别人抓住把柄了。不过想来应该没有任何摄像头拍下自己的面部,那么,现在就选择和8局正面碰撞吗…… 
 
        想了两三分钟,王磊抬起右脚,一只手在鞋底摸索着,抽出来一根回形针,用嘴咬住弯曲了几下,轻轻松松的打开了手铐。自嘲的摇摇头,没有想到自己一直以来的备用最终还是用在自己身上了。暂且抛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王磊躲在门后面,喊了一声,“毛队,麻烦给点纸啊。” 
 
        外面一阵轻笑,伴随着毛强推门,伸进一只拿着一卷纸的手。王磊张开五指,一把抓住毛强的手腕,向里一拉,毛强冷不防之下踉跄着栽了进来。王磊舒展手臂,夹住毛强的脖子,另一只手灵巧的从毛强腰间一抹,反手把枪插到了自己的后腰。 
 
        王磊的胳膊很有力气,毛强感觉自己的喉咙几乎快要破裂开来了,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呼吸越渐困难。他双手抓住王磊的胳膊,用力的向外拉,但是让他很无力的是,任凭自己怎么挣扎,王磊的胳膊还是坚定的压迫着他的咽喉。 
 
        毛强感到眼前阵阵发黑,他很清楚这是大脑缺氧的反应,在自己彻底丧失意识之前,毛强的最后一个念头是“究竟发生了什么……” 
 
        黑色的SUV狂飙进玉沙宾馆,一个急停、摆尾,“吱……”,随着地面两条冒着胶臭的刹车印,三个西装革履、戴着墨镜的人跳下了车。迎宾小姐正在感叹这是不拿车当车,就看见三个人直冲大门而来。赶紧拉开门,微微鞠躬,“几位先生、小姐,欢迎……哎哟……” 
 
        杨倩毫不客气的伸手推开拦在自己面前的迎宾小姐,掏出证件,差点拍到小跑过来的大堂经理的脸上,“国安办事,闲人回避。” 
 
        大堂经理听不懂长沙调查公司的话,被杨倩推着一屁股坐地上的迎宾小姐也听不明白。但是他们很懂事的连滚带爬的躲到了酒店大堂的沙发背后,大堂经理战战兢兢的露出半个脑袋盯着进来的这三个人。 
 
        听不懂没有关系,眼睛看得见。进来的三个人,包括那个看着非常漂亮的美女,都从腰间抽出一把乌黑发亮的、平时只在欧美电影里面看见过的杀气腾腾的手枪。三个人微弯着腰,双手紧握SIG P226的特殊木制握把,前后交叉掩护着跑向底楼的过道,杨倩冲在最前面,这个平时妩媚诱惑的美丽女人骨子里却是一个极度暴力狂热分子。 
 
        大堂经小心的理监视着闯进来的三个人,发着抖从裤兜里摸出手机,连续拨打了好几次都由于颤抖而失败。迎宾小姐埋着头,捂着嘴哭着,身下是一片淡黄的水迹。

支持地区